第四卷 天高水远,满庭芳华 3、发现

无论什原因,总,李由夫妻再度请陈子柚住一些日,同意了。

,李由特意推了一整的工陪四处闲逛。季节是李由很忙的间,他本身话少,,与相处及说话的机,不与那母女。

但是感受李由补偿的父爱。

他教一一辨认各葡萄的品,在葡萄长廊踩着梯子替摘熟透了的食葡萄,又捏着葡萄几百米外的水管亲冲洗。又因随口一句话带酒厂,耐给讲解每一流程,每一酒的特色。

其实除此外,他说的东西不太。

从见周黎轩,陈子柚一直问李由一件。问他是否见一位与周黎轩长很像的年轻人。江离城既见李由手的佛珠,必见李由人。那李由该见他。

什知,己不明白。

终找了合适的机,委婉问,李由却一脸讶笑问:“真有与黎轩长很像的人?果你认识,一定介绍给他认识。他一直坚信世有人与他长一模一,并立志找。”

“怪人。”陈子柚有失望更有疑惑。

“是啊,他从就是怪孩子。”

李由说,周黎轩从就坚信两件。其一是,在世界的某角落有一与他一模一的人;其二是,他的生母活在世。

人见周黎轩的母亲。据说他的父亲早年曾经了国内,年辗转回,抱回了刚刚世的他,称孩子的妈妈已世。,他的父亲早逝。

“他有线索,却雇人在国内江南北找了很年。”

“找了吗?”

“应该是有。差不十一二年前吧,他说再感受不母亲的气息,所停止了寻找,孩子有候很灵异。就像初他昏迷,医生已经判了他的死刑,结果他却活了。”李由说周黎轩,一反他平的寡言少语,“子柚,你不舒服吗?”

“是太阳太刺眼了,不紧。”陈子柚晕眩的那一刹,突记主宅墙的那幅白衣少女图何觉那熟悉。

年前,调查江离城的背景,侦探曾经提供给一张陈年的照片,是江离城母亲年轻的候。世的间,正已经了十二年。墙那幅油画,与那张照片何其形似。

将秘密藏头,随李由参观庄园的酒窖。

花岗岩结构的酒窖光线很暗,温度很低,空气中弥漫着橡木与酒的味。又高又深的偌空间,橡木桶静静躺在架子,一排排一列列,墙边则是堆满整面墙的瓶装酒,在拱形屋顶昏黄的灯光,那些微斜横躺着的玻璃酒瓶的瓶底映着幽微的光。每一处有标签,记载着年代。仿佛沉淀了历史的图书馆一般庄严肃穆壮观。

陈子柚摸着那些橡木筒酒瓶,听李由给讲述的趣史。比,座庄园本是周老夫人的嫁妆,最老的酒,酒龄超七十年,庄园送给最爱的孙子。两任庄园主有一点点怪癖。老夫人反打着庄园的名义卖酒,认酒是堕落品,并且严格规定禁酒日。少主人则反酿制红酒。

“很年前,黎轩不打翻了一瓶红酒,他就始讨厌红酒的颜色。”

他说说停停一直走了酒窖的尽头,尽头有一处暗门,李由将暗门打:“给你庄园品质最的酒。”

暗室一片黑。李由伸手将所有灯打,瞬间满室光华,映千万瓶葡萄酒一片璀璨琉璃。

灯光亮,酒架间的矮梯子坐了一人,因被突的光线刺眼睛,立即伸手挡在额前,却正是他方才谈论的怪癖又灵异的周先生。

“李叔。”他客气称呼,又朝点一点头,“你,姐。”他很细很刻意掉了的姓,随慢慢从那梯子。李由立即前,边扶着他边叮嘱:“一些。”

即使在黑暗中的冥被此打扰,教养良的周黎轩表现半点恼意与惊讶。反是李由语气带了嗔责:“你行动不方便,些方又不像前那熟,总该带随行人员。”

周黎轩指指已经打的监控:“有监控,有警铃。”

“那不应该坐梯子,很危险。”

“因有椅子。”

陈子柚头低,免被人在笑。方才几句话让年前曾经与朋友相处的短暂的幼教生涯。

“我带子柚参观酒窖,不打扰了你。”教育未果,李由解释。

“关系,我是在坐一坐,否找前的感觉。”

“找了?”

“有。”

“找不。你概一共了两次,最一次是五年前。”

因被中途打断了静思,周黎轩与他俩一了酒窖,他的步子很慢。

高云淡,微风习习。他一走了一段路,竹栅栏金银花正。陈子柚重重,走在最前面。李由与周黎轩在面偶尔谈一两句。

李由的电话在突兀响。他熟练的英文应着:“知了。现在?”他有所顾忌了一眼陈子柚与周黎轩,“我正有些情……是否改明?不,两?”

应该是关工的,因他的子有一点难,概既担误,又不让周黎轩觉他因忘公,但不失了的约。体谅说:“您忙吧,我己就了。”

李由欣慰一眼:“我让沐澄陪你。”

“不,我认路。沐澄午跟朋友有约。”

“你本打算哪儿?”周黎轩礼貌插一句。

“我本打算镇逛逛,今又有香草剧团的木偶戏。”李由说。

“正我镇逛一逛。不我陪着位姐。”周黎轩温文尔雅口。两秒钟,他收回应,又补充,“或者,陪我逛逛。一人逛比较无聊。”

“。”陈子柚干脆的回答,不仅李由吃惊,连周黎轩有点意外。

回有两名随从跟着他,一人车,另一人保护,浩浩荡荡,很是气派。

镇古朴宁静,一些年代久远的楼房紧紧挨着,狭窄的,容不一辆轿车的宽度。他俩了车步行,一名随从在面不紧不慢跟着,另一人则车绕了远路停车。

面有行车快速掠,周黎轩极有绅士风度将护行在最靠墙的那一边。

他走非常慢,周黎轩每一步很谨慎。

“我走不快。”周黎轩解释,“在我今的方,有不通车。”

“你应该少走些路,你乘轮椅的。”陈子柚内说。

“总是坐轮椅,我怕连怎走路忘记。”

“不。”被勾一丝同情。

“医生认,锻炼比较。”

“哦。”的同情又了。

那支本镇的业余木偶剧团今演《罗密欧与朱丽叶》,简化版的,剧情很完整,但删减了量的台词。剧院现场有不少人,是父亲或者母亲带着孩子,少有他俩的。

有些观众很投入。罗密欧与朱丽叶双双殉情,他身边那两人,一人在哽咽,另一人在抹泪。

散场,陈子柚回方才演现的失误,低声笑了。

“别人在哭,你居笑。”

“候伤,但是现在觉……两人毫无芥蒂嫁给世仇与杀害亲人的凶手,最连命不,不思议。果我是朱丽叶,我既不杀,不嫁他。”

周黎轩说:“我一首诗送你。”他一本正经朗读,“Love is dear,freedom is dearer.Both be given up for life.”(爱情诚贵,由价更高。若生命故,二者皆抛)

陈子柚被呛了。

他逛了镇的瓷器店、玩具店水果店,在一书店待了很久,又了镇的教堂。周黎轩是游伴,有绅士风度,善解人意,但又不热情度至让局促不安。

他的车在镇的街缓慢行驶,每陈子柚的眼睛往哪店面停留的间超一秒,他便让司机停了车:“我,吗?”不需口,不需领情,就像他在李由面前不提姓“陈”一,非常善解人意,非常有绅士风度。

购物他不失礼抢着付款。但他面帮砍价,经常砍一低离谱的价格,甚至砍一

(本章未完)

2、宁夏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