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天高水远,满庭芳华 4、迷局

陈子柚与周老夫人有一些换条件,有了一些照不宣的默契。

坐在花园的凉棚,着一丛玫瑰花,陈子柚努力回忆:“他的房间,他的衣服,除了白色、米色灰色,几乎有其它颜色。他不喜欢黑,连具电器不黑色。”

“黎轩是。”老夫人说。

“他不吃辣,很少吃,口味清淡。他喝白葡萄酒香槟,我从见他喝红酒。”

“是吗?黎轩吃素,几年不喝红酒。他有什爱吗?钓鱼?骑马?快艇?高尔夫?”

“我不知。”老实说,见着老夫人流露失望表情,补充:“他不喜欢车。”

“是吗?是黎轩喜欢飙车,少年参加赛车队。”老夫人的眼眸黯淡了不一点点,令子柚有些悔主动提“车”字眼。

从老夫人那儿听了关位周长孙的身世。他的父亲是生,便怀着一腔热血与热忱投身国内的,但是他遇的是动荡的岁月,尽管饶幸平安,却机施展抱负,实现梦,所年他意冷灰辗转回,怀中抱着弱的婴儿。他说孩子的母亲死了,他结婚,直几年意外身故。故很乡土,很悬疑,很有代感,竟比己的身世更加的狗血离奇。老夫人补充说:“他一直相信他的妈妈活着。”

的次谈话终止周黎轩与丽卡一前一从远处的绿荫现身。周黎轩的身体恢复力很快,不一已,他已经又丢了拐杖,虽走不快,却稳稳闲庭信步。丽卡依全神贯注走在他身边,一脸的关怀,仿佛随打算化身他的拐杖。

子柚与周老夫人的话题很有限,老夫人喜欢反驳别人的话,喜欢跟人激烈的辩论逼方认同的观点;子柚既不喜辩论,又不肯轻易认同别人,最擅长的是及闭嘴。

但那位老人就是不肯放,现与的话题总是不合,便寻了其他方法与相处。比,让子柚初级水准的拉丁文念诗,很有兴致纠正的音与节奏。现在,老夫人很离谱让人拿两匝毛线,声称教子柚织披肩。亲撑着线匝,指挥着陈子柚将那两匝线一点点缠线团。

“你怎不问,我是何知那孩子是我的孙子的?”

“您不是不愿意讲吗?”

“现在我愿意讲了。我换一吧,你给我讲讲你跟那孩子何认识的,我就告诉你你知的。”

“是我不愿意讲。”子柚说完便不再声,认真缠线。

“姑娘,你线缠太紧了。”老夫人敲敲桌子。

缠完一匝线又缠二匝。

“他的妻子你认识吗?何?”周老夫人又问。

斟酌了一秒钟:“的与您稍稍有些相似。”认位老太应该喜欢结论。

“哈,你很不喜欢那女子。”老太太宣称。

子柚抿紧了,定决今再不回答老太婆的任何一问题了。缠那些线,一圈又一圈。正撑着线的老太太突一改语气,温柔无比说:“宝贝儿,帮我撑一儿,我打电话。”子柚那称呼一阵恶寒,抬头便见正从门口经的老太太的“宝贝儿”已乖乖走了进,接老夫人手中的线,在让的位置坐,很手配合的绕线动。场面又尴尬又暖昧,且像孩子。

子柚回次两人谐一游但是不谐分了手。觉己挺理亏的,但一直机表友善的态。是诚恳问:“你的腿伤了吗?”说的是废话,因周黎轩是稳稳己走进的。

“了,谢谢。你的伤口何了?”

“哦,了。”他所谓的“的伤口”,其实不是蹭破了一点儿皮。

尽早结束无聊的局面,所了加倍的速度缠完了线团。松口气,线团扔进桌的浅筐,站,退场。但是退很不优雅,因被突钻脚的老夫人的狗惊吓,了不踩它,身子一晃便失了平衡,险险歪倒。周黎轩迅速站扶,但他太猛又触动了不够灵便的脚,己站稳,是二人双双跌回他先前坐的那张椅子,子柚很结实扑进了他怀,听他抽了口气,极压了他的伤腿。

狼狈从他身爬,理了理头,正打算歉兼解释,却见他眸色淡淡瞥向门口。随着他的目光,在他俩目光的尽头,站着一脸若无其的周老夫人,及神色复杂难描述的丽卡。

尽管陈子柚认清白又无辜,但是甩不掉那被“场捉奸”的虚感。尤其那丽卡说了句“不,打扰了。”老夫人则补充:“你继续。”顺手带门。周黎轩不带半句解释。怀着无比恼恨的情回了,索二日称病。

不周老夫人傍晚特打了人“探病”,给送点,周黎轩则派人送一盆微型昙花,栽在像工艺品一精致的方形的青花瓷碗,有寻常昙花枝叶的五六分一,五白色花苞已微微启。

“再一就花,不耽搁姐休息。”送花的佣人解释。

昙花果在一准绽放,那花姿繁复妖娆,颜色却纯宁静,浓郁的花香蔓延房间的每角落。是那华丽的盛,在一瞬间,仅仅了一刻钟,便渐渐收拢了花瓣,低垂在枝头。

“黎轩少爷像在追求你。”李沐澄说。

“不乱讲。”子柚正色反驳,“他不是有女朋友吗?”

“你指丽卡?其实是式。”李沐澄不。

因那件,陈子柚再庄园主宅,情就更糟了几分。

老夫人今不知从哪儿请了一位刺绣师傅,教陈子柚绣桌布。认刺绣是淑女的必备课程。

陈子柚了与周老夫人少说话,是认真,是老夫人总是不与说一两句话,了不显失礼每每抬头,是的手指频频被针扎。

“你女红技术与你的外表相差不止一点点啊。”老夫人什同情说。

子柚又受了半折磨,手指扎了几洞,勉强在质量乘的细亚麻桌布绣了一枚角花,己毁掉一条料子的台布懊恼,老夫人却建议趁热打铁将另三角绣。

正在中叫苦不叠,两日未见的周少爷向祖母请安,称外面兜兜风。

周老夫人说:“你今应该代我参加莱斯特的慈善拍卖。”

“不吧?我女伴。丽卡刚走,替我办些情。”

“让子柚陪你。”周老太扬一贯的专制风格,不征求人的意见,直接替决定。

“我的衣服不合适,有头。”子柚直觉反。

“一身挺的。”“让黎轩陪你买一身新衣服。”周黎轩与周老夫人同说。

陈子柚是跟着周黎轩了。虽不太情愿,是觉,拍卖继续虐待己的手指,今已经扎破了几处。

车子在一华丽的门头前停。了目的,随周黎轩了车,却现是服装店,是他俩了争执。

“你前说我一身很合适。”

“但你己说不合适。”

“现在我觉合适了。”

陈子柚现规律,无论他俩说什话,很容易陷入死循环,猜他接说:但是我现在觉不合适了。

但是周黎轩回说:“我觉更一些。”

服从他的愿换了另一身裙装,被他挽。台阶,子柚突被绊了一,鞋带了。正弯身系,周黎轩已经蹲身子替系。

“你让别人误。”子柚低声表达不满。

“误什?”他诧异问。

“误你与我的关系!”子柚不惯他装傻的子,提高一点音量说。

周黎轩沉默了片刻:“那你误了吗?”

两人恰走车边,司机已经了车门。陈子柚车前说:“我不误,我有知明。”

年轻司机将车很远,周黎轩突改了Z国语言说:“你一向是排斥别人你的感追求吗?”

愣住了。那国是读书的方,那国的语言算不热门语言,平在国内,很少有人与流,他讲。显他不让司机听懂他俩的话,且,他己的了解实在不少。

“我才见几次面?你了解我少?你我的感又从何呢?”

“难你不相信世有一见钟情吗?”

(本章未完)

3、发现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