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天高水远,满庭芳华 5、求证

快傍晚分,子柚被沐澄叫醒。沐澄说晚湖滨有烧烤,且在湖边住一晚。满脸期待请子柚陪参加,因果子柚不的话,父亲不让在外面夜。

沐澄子柚答应那痛快。明明一脸倦色,精神不振,但是随口问了问有谁参加,便点了头。

烧烤晚宴就在湖边的露。夕阳落山,暮色中湖水映着边晚霞与远山的倒影,白的热气渐渐消散了。

参加烧烤的有二十人,很年轻,除了周黎轩、他的两位堂表兄弟丽卡外,有很子柚不熟识的面孔,但沐澄一一叫他的名字,是庄园的常客。食材是提前备的,姐少爷围一圈边烤边聊,人穿梭其间替他服务,将平民式的晚餐搞依隆重。

周黎轩毫无疑问是群人的核,每人他更一分客气恭敬,即使他行动不太方便,数活动不参与,并且失了忆。连他那两位在子柚眼中很纨绔的堂弟表弟,在他面前显恭敬规矩。他谈文理历史政,很少提从前。

子柚留那些人的表情,每人向周黎轩的神色很正常,像他前一直是。是他的表现,此刻在的眼中,却分明就是江离城,淡的神情,喜怒不形色;简略的话语,一字回答绝不两,单音节回答绝不音节,有他稍感兴趣的话题才说几句;他专注盯着人其实在走神,他低头漫不经倒有在仔细听别人讲话。若不是方才那总结,连己不知,何江离城竟的了解。

一名叫麦琪的活泼女子正在聊月中国旅行的见闻,说尽兴处眉飞色舞,有模有人说话的腔调。

周黎轩笑了一声:“你的不是四川吗?怎说的话却是一口的湖南腔?”

麦琪不乐意说:“你怎知我说不?你几句给我听听。”

周黎轩果真四川话刚才说的那句重复了一遍。

子柚头,一紧,旁边已经有人笑:“你怎是无聊啊?”

麦琪问子柚:“子柚姐从中国,倒是评评,他说的那几句准不准?”

子柚回神:“我各方言实在辨别力,四川方言似乎是的味。周先生曾经那边旅游吧?”的跳有些厉害。

“他!”不等周黎轩答话,丽卡抢先插了一句,插太急,倒场面搞僵了。周黎轩子柚一了一眼,周黎轩眼神闪了一:”昨晚了CCTV的片子,有毛邓的讲话。”

他话听旁边那群人云雾,子柚却是意的,朝他笑了笑,情绪更复杂。

“算什啊,”另一人说:”他仗着语言分比一般人强,最无聊的候连盲文哑语。

周堂弟则突一件:”我计划中国投资建厂的那项提案遭二叔的反。你站在我边吧。

“二叔拒绝有理,你那份计划书有些问题。在中国建厂,尤其在城市,你不套的模式。”

“我亲洽谈,他愿意给我提供最优越的条件,因他急需资金技术,那是刚刚被允许外放的城市。我现在正是机,错就惜了。”

“越是不够达的方,越有他己的规则及守旧的势力。你调查的间深度不够,我的建议是,在你他的规则搞明白前不随便行动。”

“干吗啊,说跟你在那边公司似的。“位少爷将目标转向子柚,”陈姐,国内经济环境有那糟吗?”

子柚勉强一笑:”周先生果是CCTV的结论,那应该是错不了的。“说话并位名字叫做雷特的周少爷,是着周黎轩。但他神色若着,待说完,堂弟说:”换话题吧,女士情不感兴趣。”

陈子柚张新面孔,引了不少人的奇,问题十七八是冲着的,那些很西方传媒风格或者狗仔队风格的问题,险些让招架不住。他又身世欷歔感慨了一番,一人说:”沐澄子柚姐,仔细一长很像。“又一人说:”我猜子柚姐在十几岁,就是沐澄现在副子。”

在前针的提问讨论程中一言未的周黎轩突左右各了两人一眼,摇摇头说:”不像。”

他说话,正往己面前的烤撒胡椒粉。坐在他身边的丽卡伸手阻止他,低声说:”你的嗓子。“周黎轩无所谓收回手。

麦琪笑笑说:”丽卡的助理,遇不求。”

周黎轩抬眼瞟了一眼,又有一人说:”咳咳,你嗓子就一直了?明明撞的是脑袋,怎嗓子却挨了一刀?”

子柚刚准备将烤的送入嘴边,听话又了周黎轩一眼。他本正专注盯着己的烤,此却突像有电感应一般抬头,眼神锐利滑的脸。子柚手一抖,便掉了。正低头捡,周黎轩已经很将己手中已经烤的那一串递给。

麦琪啧啧一笑:”你被撞了脑袋,倒撞了绅士风度。“周黎轩顺手将另一串递给麦琪。

勉强一笑,低声说:“谢谢你。”

子柚很体谅丽卡一腔真情被漠视的凄凉,所就的不友不意,是那位女士却不愿放。

被别人拉着说话,一转眼不见了沐澄,听说沐澄己跑回房间休息了,子柚急极赶回房间,路痴本色依,明明将方位记准确,敲门半,正担忧沐澄反锁了门又昏睡不醒,门却突从面打,半衣饰整齐的某年轻男子腰围了毛巾,屋内床单有曼妙身影,那男子冲粲一笑,子柚窘,连声歉。

面一整排一模一的房门又犯了晕,恰丽卡低头一路疾步走,险些撞,丽卡一抬头,在月色眼睛水汪汪,倒像是刚刚哭,见生几分尴尬。

子柚找沐澄,曾见与周黎轩在外面谈,中将刚才那情形猜了概,更生几分同情,先前房间是丽卡分配的,是子柚问是否记沐澄住哪间房。

丽卡脸浮现一不思议的表情,凝神了一儿,随指了指其中某房门:“应该是那间。”

子柚谢离,那房间锁,又漆黑一团,喊了几声“沐澄”回应,摸墙关,将灯打,却见屋内空无一人,觉不劲,一回头,那门已经从外面被反锁。

子柚感不妙,门边探听了一儿,揣测了一丽卡的动机,猜丽卡许正是希望呼叫引人笑话,那偏不让丽卡愿,但完全低估了丽卡的人品,一分钟,屋内啪的一声响,再度陷入一团黑,有人将电闸关了。

子柚恨咬牙,磕磕绊绊摸着黑跑窗边,拉窗帘察,那日因在黑暗中待了太久晕倒在周黎轩的怀中,早就是主宅那边津津乐的笑话,竟被丽卡利了一。

房间的窗户向外,见月光水,窗外有人,且方才周围十分安静,数人集中在楼玩,怕喊人无人听。

深吸了几口气,观察了一从窗口怕的,远处有保安在巡逻,敢保证己果爬,就算不摔伤,被那保安做偷先制服。找手机,在国却偏偏了沐澄的电话,其他人的不知。

在月光明亮,映窗前一片白,那黑暗恐惧症暂且有的。子柚正感慨着丽卡的无聊陷害与己的疏忽意,那门外竟有人锁,全身汗毛竖,见一高身影立在门口,正沐在月光无所遁形。

门口那人笑,轻轻吹了口哨,关门,快步跟前:“哟,瞧瞧是谁?意外的礼物哪。”那人一身浓烈酒气,眼神不明,竟是极不待见的周的另一位少爷,周黎轩的堂弟雷特,中文名叫做周正轩的。

“是误。”子柚急摆他,却被他准确擒住手,凑他的:“别害羞啊,又聪明又矜持的姐。”他嘴的胡渣扎子柚的手背,子柚已经痊愈的毛病又犯了,男人的靠近本升不适的生理反应。惊慌又厌恶甩他的手,低声喊:“放我!”

不甩倒,在的不明光线,的厌恶与反抗了调情剂。那登徒子顺势搂了的腰,捂住的嘴,笑很愉悦。子柚了全身力气朝他的腿狠狠一踢,那位少爷吃痛闷哼一声,松了松的力,立即跌跌撞撞跑向门口。

在门口处被一件东西绊倒,又被赶的雷特少爷捉住了,他反剪着的一手低声笑着:“你子就像从被男人碰似的,你不知更容易挑男人

(本章未完)

4、迷局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