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天高水远,满庭芳华 尾声

两周,周黎轩刚在办公室坐,新助理就敲门进入:“午,周先生,旅途一定很愉快吧?”

他拿一支笔,在那张纸三五除二划掉,最剩了几电话,他一一拨回。

他的主治医生兼朋友在电话那头笑:“我听说,你前几做了一件十分浪漫十分丢脸的情?且,据说你是半夜三更空降那船的?我的,完全不像你做的,你回检查一,你的脑恢复不太!”

“连你知了?有那轰动吗?”

医生继续笑:“不是?我听说,人政府给了你的黄牌警告。”

“有一张巨额的罚单。”周黎轩说。

“不,一定很值吧?你不做亏本生意的。”医生见周黎轩不回应,继续问:“你最近头痛经常吗?”

“,。”

“你相信了吧?我跟你讲的,你别总是纠结往,你的头就,让见鬼,始新生吧,伙计。”

另一电话是丽卡打的,告诉他,已经有了新工,并且马就嫁人。

“恭喜你,丽卡。”

“我听说你结婚了,效率真高。那女人难搞。”

“你需什的结婚礼物?”

“不了,周老夫人给我的补贴很丰厚,你一人很慷慨,包括你很讨厌的周恩先生……你很擅长人玩弄股掌,无论谁被你叉利。你是不折不扣的一人。”

“丽卡,你果需帮助,记找我吧。”

“周黎轩,我不需你的原谅,不祝福你。我绝不祝你幸福,是在利你,是你做替身已。你真怜,你丢掉全爱你的女人,偏偏找不爱你的那一。”

“谢谢你,丽卡。”

丽卡力挂掉电话。

周黎轩揉了揉眉头,又拨了几电话,最从电脑收又一加密的文件,他输入密码,面是几段模糊不清的音频,但是不难听是谁的声音。

“其实我不恨他。……是人一世,再长夜不百年……在有限的生命,我希望我所做的每一件是有意义的。……我原谅,但绝不代表我够遗忘。”

“他是间接害死我父母与外公的人,他毁掉我的整世界,无论他做了少,实永远改变不了。……有一生活最码的东西……有他永远给不了……果跟他在一,我夜夜噩梦……我绝不不己。”

周黎轩戴着耳机,将两段录音反反复复听了很遍,将它彻底删除。

他最一电话拨给他的祖母:“您赢了。”

“‘赢了’是什意思?你放你二叔,不再试图让他走投无路?你乖乖继承业,不再着另立门户?有,你真我你的亲祖母,不是你的敌人?”

“一切您所愿。”他的声音有点消沉。

“伙子,别装了。你输不是?什候我的孙媳带回给我?”

“您又不是见。”

“那怎一?我回见,是外人。今我终名正言顺调教了。”

周黎轩忙碌了一整,接近傍晚他收一快递函件,面标注着务必他本人亲启的字。他打函件,令他讶的是,面有两份函件,遥远的方,信封标注着一特别机构的名字,收件人是“陈子柚女士”。两份函件外观一模一,是封口处有不同的颜色。函件运送途中的所有印章一应俱全,最一章是今午,址是他的。

从理论说,两份东西早就该陈子柚的手中了。

函件有一张字条,面有一电话号码。他思量了片刻,照着那号码电话拨。

“我是周黎轩,我收了你寄的东西。我不明白它什了了我。”

电话那头的人停顿了很久:“那是两份基因检测结果。周先生,贴红色标签的那份,结果是完全相同的。贴绿色标签的那份,则显示有25%的基因排列不同。”他顿了顿又说:“您一定了解表明了什。同卵双胞胎,即使刚生基因排列是完全相同的,随着年纪的增长与生活环境的不同,产生差异,年的双胞胎,不有一的基因。”

周黎轩很久不说话。电话那头又讲:“不,份东西,是陈姐……我是指周夫人,是一月前提供的,中途了一点意外,所现在才有了结果。许现在已经不太关注结果了。”

“从哪儿弄的?有人曾经……”

“是的,有几组人,试着找江离城先生的指纹,头,或者血,他有功,但是陈……周夫人找,先生,您不问问我是谁吗?”

“你帮我很次忙,那些连最贵的征信社找不的东西,提供者就是你吧?”

电话那头良久无声。稍,那人的声音变有一点奇怪,像在压抑着什:“您不再需我做什,我是我您做的最一件了。无论怎,我希望您有一次己选择的机,祝您运,先生,再见。”

在那人挂电话前,周黎轩低声说了一句:“谢谢你,江流。”江流那两字,他吐有一点生硬。

电话那端传重重的一声哽咽与几声抽泣,他几不闻的声音低低说了句:“再见,江先生。”随周黎轩的手机变一片忙音。

周黎轩独站在河边夕阳落山,晚霞的余晖将他的身影映很长,远处的司机踟蹰了很久,翼翼走:“周先生,夫人问您晚是否回吃饭。”

“怎给我拨电话?”

“您的手机电了。”

顿饭是陈子柚己做的,极简单的四菜一汤外加米粥,厨房被折磨像刚宴。

子柚说:“你先吃胃药再吃饭。”

周黎轩每菜尝了一口:“。”

“谢。”

他问:“今是什节日吗?怎突贤惠?

“我正在等一份东西。我有件情跟你说,你先吃饭吧。”见周黎轩吃勉强,无奈说:“我已经很尽力了,我弄了半午。你若是在不喜欢,我给你做一碗泡面吧,我做泡面的技术不错。”

周黎轩做的每一菜吃见底,又亲洗干净了碗。他的中年女管有一点惶恐不安,整晚检讨己是否太失职。

晚餐,周黎轩回书房一份文件,从窗口陈子柚坐在院子的秋千架百无聊赖晃晃。

他有些重重,管他送茶,他错笔筒,顺手将一笔丢了进。管尴尬笑笑:“夫人今情很不错,应该什情的。”

“啊?”

“夫人今了医院。您应该是在夫人担吧?”

晚九点,陈子柚与周黎轩在书房合,他俩各有己的由空间,通常晚直九点才聚在一。

“我给你一东西。”子柚递给他一的信封,信口未封。

“是吗?儿有东西给你。”他的声音有一点哑,递给一份写着名字的函件。

子柚清信封的字,脸色霎白了:“它怎在你?”

“碰巧送我,概让我转给你吧。”

子柚的脸色更白几分,挣扎了很久,费力说:“你知是什吗?”

“知。”他淡淡说,“且我向你誓,是准确无误的那一份。”他将信封缓缓推进子柚面前。

前很轻松的气氛突变凝重紧张,两人的呼吸与跳清晰闻,有人注视方的眼睛。

他站了很久,子柚终缓缓拿那信封,将封条慢慢撕,封条粘很结实,的动很慢,非常慢,像那封信永远撕不一。周黎轩言,就同一场凌迟酷刑。他递给一裁纸刀,手有一点抖。

子柚的手顿了顿,接那刀。慢慢走周黎轩身前,伸手在他身摸了摸,几才知他有一的习惯,他因嗓子的原因不再吸烟,但是他的口袋总是装着打火机,不一定放在哪口嗲,特别无聊的候,他玩那打火机。

从他的口慢慢摸裤袋,就像一场挑逗。最终找了。腾一,火苗窜,子柚将那封始终有功打封口的信,凑火苗,着它一点点燃烧。火光闪动间,那封信迅速化了灰烬,轻轻一抖,落了一。

他二人视着,眼神有些复杂难言。

“听说你今医院了,不舒服

(本章未完)

7、妥协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