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年本就是各忙乱。是林妹妹,人许阳人使唤,因此林府早就鸡飞狗跳了,是两人在年三十前是腊八喝了腊八粥,年儿吃了饺子,平日竟是安静读书,偶尔玩玩雪。

林黛玉的身体不是特别健康结实,但是真的不是风吹就倒的子……许阳严重怀疑是在贾府处处陪,才折腾那子的,姑娘就是不胖已,蛮活泼的嘛!

口胡活泼头了!一领子的雪!许阳伸手从脖领掏一雪,幽怨的扭头,正林黛玉惊慌跑了。林妹妹居打雪仗?!(是雪团扔一,算不打雪仗吧)喂喂,我底穿哪了!

回房间赶紧叫桔子拿了干爽的衣换,估计林黛玉是吓唬他一,谁知居正塞了一脖子,顺着脖子滑背,嘶……冷!一屁股坐熏笼,许阳现在再不琢磨坐熏笼是女气的行了。在有暖气的世界,江浙又不流行火炕,伸手烤火盆简直是太太太折磨人了,那真的啥干不了干烤火啊,再的炭直接那着脸觉呼吸不畅啊!是坐熏笼舒服啊,热气从往的熏着,在搬案子放跟前,取暖读书两不误,就是盘腿坐血循环不太。

年实在是热闹,中国人在烟花的造诣真的是让人叹观止!年,年三十,灯火烟花映的扬州几乎了不夜城。许阳着满的绚丽,恍惚中有一在二十一世纪烟火的感觉……

正感慨,居惊了,尼玛那是什?一条龙?那边的鸟是凤凰吧?是凤凰吧?忽听孟姨娘在一边说:“旭宝斋的龙凤呈祥的烟火真是做的绝了!年年,年年相似又不一,总不够!”

许阳抬眼,那游龙摇头摆尾,凤凰似活一般满的挥翅,绚烂的烟花几乎整引燃了……许阳知中国古代的许东西现在失传了,比他些日子吃的的:几米现在根本找不品,至少许阳在现代有吃绿色的米,碧粳米早就因产量问题被淘汰了……穿的图案繁复却极柔软的花罗,更是现代有在博物馆才见斑驳褪色的展品。现在,亲眼空中绚丽的壮烟火,许阳一间竟感动的不知何表达,他穿越空,失了几乎一切的东西,着满的烟花,他忽有己属的感觉。其实感觉累积了久,照的整亮了的烟花,像许阳的给照亮了。

林是人口少,就那规矩,林海己领了闺女拜祠堂,许太太领了许阳在他院子给他名义的爹遥遥的磕了头……便是整年最严肃的情了。

年初一拜年,是许阳头次认真的按着规矩挨磕头,许太太林海各磕了三头,换两荷包,回打一,娘啊全是金锞子!许太太的是八,林海的是八,两两款式不同,每有一两,加一正十六两整整一斤的金子啊!

代两比现代的,估计就有30克,一斤有十六两,所算一斤是比现代重的,估计有现代的600克,就是一斤二两。些单位换算许阳己从现代带的又赎回的首饰的克重,教桔子称银子的称称了己计算的。就是男女思维的差异,是女孩子回古代,恐怕兴趣换算些,管他跟现在的重量制度一不。许阳是男孩子,即使是文科生,依些东西龟毛无比,不弄清楚些难受。

古代……话说压岁钱东西,金锞子着真的比人民币带感了!难怪世又始流行送金条做压岁钱,着就瘾啊!且关键是东西极的避免了孩子乱花……套的跟工艺品似的,谁舍兑银子花了啊。一便又脑抽了,见了孟姨娘,高高兴兴的跪磕头,孟姨娘惊的急忙他从揪。

“阳哥儿万不,不合礼数的!”孟姨娘少见的拉了脸。许阳忽意识孟姨娘的身份,是的,孟姨娘是妾,尽管是良妾,且日进门,据说林夫人贾敏是直接做二房姨太太的,妾毕竟是妾,尽管许阳长辈,却不待长辈的礼节待,尤其在的节日。许阳暗骂该死的封建制度,却是老老实实爬,给孟姨娘端端正正的做了揖。孟姨娘才笑眯眯的拿了荷包:“不值什的东西,阳哥儿拿玩吧!”

许阳跟随便惯了,便随手打荷包,一,却是块色相不错的玉佩,满眼疑惑孟姨娘,却听孟姨娘肃容说:“君子无故,玉不身,我知你不喜欢些东西,就像你底叫我孟姨却断不在人前叫我一,有些习俗,你是了的……明年你就书院了,打扮的的素净,却是被人异类了!”

许阳鼻子一酸,差点又落泪。他怎不知孟姨娘特特拿己身份做比的意思?不就是逼着他接受些习俗,就他明明尊重孟姨娘却依不长辈的礼节一,他必须社的规则求己。林海毕竟是男人,不注意些细节,许太太有子万足,许阳竟比林黛玉管教的少,他怎。唯有孟姨娘,身份所限不直接教导他,却是总在适合的候提点他许人处世的理。

的人,却命运舛,今在林府做妾,虽锦衣玉食,却怎真的在。

许阳眼泪憋回,他很久哭了。抽手从袖筒拿纸筒,嘿嘿的笑:“孟姨,你,新年礼物,我给你画的画像哦!”

孟姨娘乐呵呵的打一,真是被他惊了,并不是画的不,是的分了。

与的画不同,许阳幅画并非毛笔画的,是炭笔勾勒的形象,原是一幅素描。世界西方的东西传了中国,扬州商业达,的文具店真就有西洋画的画笔画具卖,不买的是做生意的外国人,一年卖不几套。西洋画有人卖,但是寥寥几幅是油画,面画的女人的打扮被文人了骂骂了,倒是很吸引了些人气……林海有传教士送的一幅他的画像呢!不本国的画那有意境,却是挺像的,但是挺像已。那传教士炭条打的稿,林姨娘觉很是有趣,再听说画画炭条打稿子。谁知今日见了许阳炭笔画的画像,神态栩栩生,竟似不比那传教士画的差。

许阳嘿嘿的傻乐:“本是送母亲一幅画像讨,是不着老人的话我画不,特让摆姿势,又了惊喜。索先画了孟姨练练手,孟姨别嫌我拿你实验啊……”面的话却是说完,孟姨娘的脸那活就是张芝姐的脸,不脑海古装芝姐的印象深的不了,许太太的画像,一提笔就是穿着套装的许妈妈。孟姨娘却是不知一节,感动的命,直那画细细的卷收了。又回头嗔:“不赶紧给你母亲画一幅!不我哪敢拿,己偷偷,岂不是锦衣夜行了!”

说奇怪,许阳跟孟姨娘就是投缘。其实理很简单:孟姨娘张像二十一世纪明星的脸,既有亲切感又不有伤的联,让许阳喜欢接近。孟姨娘人确实太了,就从见计较己的什,全是别人忙了,且办情极有条理,从不慌不忙,极有气度,处世公允,让人挑不错,更别说年四十依此的端庄秀,落落方。的人,拿谁不是太太的料?偏命苦,亲人死绝了,林的人亲人,在做名义是妾的女管。

许阳终是给许太太画了一幅画像,孟姨娘的那副是持扇纳凉图(季节吧!见不是写实,构图纯象!),许太太的则是很端正的冬装坐像,画一送许太太喜的又是笑又是捶他的:“你我画的年轻太了!褶子少了几条……”许阳跟着笑,却涩涩的,一不,是画了许妈妈的模……

谁知画又被林黛玉,缠着让许阳给画,是许阳就让林妹妹坐在一边摆读书的子,素描了一幅——幸是素描,不是很浪费间。谁知林妹妹了便瘾了,又让他给己画弹琴的画像!结果画了一幅又是一幅,给林妹妹画三幅的候被林海给抓住了。是被舅舅人一通臭骂,灰溜溜的乖乖滚回继续念书了……

第二十章目录+书签第二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