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谁爱一人谁吧!许阳泪流满面,我是招谁惹谁了啊!不就是给我山长送礼,干嘛给我玩一夜名的戏码啊!,一夜名错,名利双收有,反倒麻烦找门了!文无一武无二。他蹭课的透明意见,你死不死的儿弄扬州书画一人的名头(喂,少年两字跑哪了,子打击面太了!),你是从蛮夷回的,你连秀才考,你根本不是我扬州人!喂你不是打脸!

熟识的人,不熟识的同,儿不管他是不是什三品员的宝贝儿外甥了,儿就给他眼刀神马的……尼玛!我招谁惹谁了!许阳两被人瞪的快筛子了。

感谢许爸许妈给他生了一张娃娃脸,脸实在太爱,极的降低了敌方的攻击值。几位原本气势汹汹赶的崇雅的生一许阳那张无辜的脸儿,一口老血喷,直接憋回差点内伤:真跟孩子较劲,更丢人吧!且据说人才读了不一年书,跟他拼问太欺负人……吧,是正直点的。有高气傲的,一见他臭未干的子更火了,在许阳伙并不是真正的古人,又在世的书籍见了尖酸刻薄的书生形象,所类人不但吓许阳,反倒让他觉很亲切:矮油!我终遇正常的读书人了(喂——)!阵子人见太我觉是不是穿越江主旋律连续剧了。

吧,孩子已经彻底被折腾的脑抽了。

其实许阳真有太被人欺负,他实在太了,再加流落在外十几年,接受正规科举教育一年呢,有点名气的文人跟他较劲真的是降身份。许阳门又少,崇雅是跟着季山长,谁脑抽了才着季山长的面挑衅呢!许阳在崇雅最就是被人几眼,偶尔被人考几次罢了,反正他姿态摆的低,四书五经什的被考住了就方承认己书读的少,反请方指教。书法方面他是绝不憱的,谁不服气写写嘛!至画画……不意思我专攻油画,请问哪位知油画的颜料怎调?一二的原本觉不舒服的人他子办法生气了,人书画方面确实有料;四书五经些,才了几月的孩子你鄙视人,别人寒碜你呢。

崇雅内部安全了,许阳平日在K书,平日门谁认识他啊?倒是跟崇雅的几朋友门喝茶的候遇外校的书生,相互介绍的候遇脾气不的,被刺儿两次,不等他说什,就被崇雅边的几位给打压回了。神马玩笑!我的校友什候轮外人欺负了?啊?许阳不是崇雅的生?喂,歹子是我崇雅的吉祥物啊!别人面打脸呦!

所才是许阳有被弄理影的缘故,说闲话背议论的有,是由他镜率太低,所正面挑衅头的就两次,结果一次被洪秀全PK掉了,一次被艾达令给暴力镇压了。许阳感动死了,他非常感慨的,果人名的亲度跟人品值是正比的啊!你洪秀全跟艾达令二位仁兄,名字的此色,果人品色啊!(喂!)

所许阳忙的原因不是跟人PK,是他的画。

他的那幅肖像画被季老先生给挂在了书房,季老先生什人啊?际往的哪有普通人,本他寿辰那幅画的就不少,一挂,更的人了。东西不比其他,太像了,画的人太少了,结果首先林海就中枪了,陆陆续续有几同僚试探问他不请他外甥给画幅画……

林海不敢答应,他太清楚西洋油画画费力了!再说肖像画不比别的,是方摆姿势配合的,画的就门给人画!很次……跟哪书画师画山水什的别人求完全两码啊!搞不就降低身价了。

许阳边有同求他头,许阳更不敢答应了!光是现在的功课就累他趴了,哪有功夫给别人画画!有润笔不,什,三百两???泪啊像,是不!了头就不办了,哎呀疼啊……

最是季老先生了话,说他现在业主,画画儿太费间,不打扰他了,才安生。

日许阳从崇雅送了季山长回,正往林府走呢,忽有人从身赶拦住了他的马,抬头一却是许郊。许郊笑眯眯的跟许阳身边的厮说:“回跟你太太说我你少爷请走了,晚饭在我那!”说罢不由分说便拽许阳的缰绳。许阳汗,忙缰绳拽紧,:“有话说,别鬼头蛤蟆眼儿的……”

许郊伸手就敲了许阳的脑袋一:“怎说话呢?我是你哥!了快跟我走,我带你方!”

许阳嘴角直抽,说他不带我秦淮八艳神马的吧?咦,不,是扬州,有秦淮河有京杭运河……一边一边跟着许郊,左拐右拐的钻巷子。片刻在一门前站,门口正有几人在往挂匾额。匾额似是新制的,裹着绸布,绸布松掉了半边,影绰绰露半“许”字。

许郊了马,笑嘻嘻的扯了许阳往门走,边走边说:“弟弟跟我,房子住人?”

宅子的景观林木是典型的扬州风格,是院子的布局却是京式的,是座带了花园儿的五进院儿。坐北朝南的宅子,门的那面儿并不是是墙,是一溜儿的倒座房,子像是给人住的。进了门,却是的院儿,院停着辆马车有几抬肩舆,却是入换座驾的方。东北各有一门,许郊指着北面的门:“门拐东边的园子,若是待客,无需进住处,直接拐园子就。”

说罢却有带许阳逛园子,是拐了东边的门,面又是院,很是精致,院儿北边有垂花门儿,了垂花门,才了院子。许阳放眼,院子比林海住的那院儿些,倒是跟许太太住的那院儿差不,南边正堂挂着“德庆堂”的匾额,子是一主的住处,东西各有两溜厢房,却有人正在打扫清理,子像是刚搬的子。

许郊边走便:“房子的主人是徽商,人口不,因宅子盖院子虽,每却不。前阵子房主人生了一场病,病了觉着岁数了,不再背井离乡日子了,便带了人回了安徽老,房子托中人寻了买,谁知那买的船月海竟翻了两艘,一子折几十万的银子,搭了十几条命,哪有思买宅子。徽商重新又找买,宅子,虽不算是实在是材料,不便宜,他又着急走,哪就正有人买?刚被我逮着,足足砍三的价!”

正说着已经走了北边另一院子,正房的格局与庆德堂差不,是矮了些,东西厢房少了几间,正中央的匾额写着“半闲居”许郊便笑:“名字的,让老人住最合适!又清静离近。”许阳听的一头雾水,不知许郊弄房子给谁住,怎老人了?七叔现在又不退休,退休了该回老镇江不是?

许郊说罢句话,又指了指东边一角门:“每院子有的门直通花园儿,散十分方便,并不绕前面。”说罢领了许阳从角门,果外面是一汪碧绿的水,周围错落的几座房子并亭台楼阁,中间点缀着假山喷泉,虽不算,却十分的精致。

许郊笑:“若是风雅些的客人,便让他直接住园子,省的扰女眷。”又伸手指了南边的墙,墙那边的树很是高,遮的严严实实的:“墙那边其实是院子,不更些,面有书房,有玩的方,读书赏玩很是不错,”又笑:“那园子西边,就是半闲居北边,其实有院儿,名字叫做叫做萱草堂,那院子的花草极,女孩子住最是合适了,因修整完呢,乌烟瘴气的太乱了,我就带你,等住进你再慢慢。”

许阳才忽醒神:“住进?谁住进?”许郊笑:“难怪伯娘说你呆!真不是一般的呆,房子是给你买的,是你跟伯娘住进。”

许阳愣了一,却答的牛头不马嘴:“我有方住啊!”

许郊叹了口气:“你难住在舅舅一辈子不?”许阳是一脸的迷惑,便:“若你住的是林舅舅的宅,我爹就不操了,是年前林人就递了辞表,圣虽定是不让林人告老,是不让他在操劳的太久了。且我离京的候,左御史莫人就病的厉害,怕是不了……前几又了消息,右御史曹人的父亲了,了表,今怕是已经丁忧了。转眼的功夫,御史台左右两位御史的位置空了,就算圣再怎难,定找人接替巡盐御史的位置,十有八九是林舅舅召回了

(本章未完)

第三十二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