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章

林海回京的候已经是十月二十一了,二就面圣正式就职,又接手各项工,等工差不接手了,现已经是二十九了,连忙写了帖子,让人送岳母。告诉岳母己回了,因公务繁忙一直有前拜,三十日是休沐,正拜见岳母。

三十日休沐,林海吃了早饭,乘了他的八抬轿向荣国府了。因林海一向不喜张扬,又是,便队的仪仗,便派了几人举了官位牌子在前面,免被人冲撞罢了。

林府离荣国府并不算远,国的公侯聚居的方在城东。不三四便了。虽有带正经的仪仗,左御史的牌子确实举的很高,再加有人,远远的荣国府的门房边了。忙蹿进府告诉正在二门等着的贾琏。贾琏忙不迭的带了宝玉贾琮贾环跟一堆的厮冲了。迎门前正林海的仪仗了,贾琏便带着人着轿子行了礼,便率弟弟闪在一边,待林海的轿子进门才又跟了进。进了门林海便了轿,贾琏忙命人抬了顶中的轿子,林海复又了轿,忙有人安顿林轿夫林的轿抬一边,并准备了茶水招待轿夫等人。慧明与贵明却跟林海向仪门了。

了外仪门与向南厅,便见贾赦与贾政已迎了。林海便了轿,三人年不见,是一阵寒暄,接着便一并向荣禧堂走。

因林海是客,便朝东坐了,贾政手相陪。贾赦则朝西坐了,片刻几辈儿进,一字排的站行礼。

贾赦便:“我正谢妹夫替我教训了兔崽子!从扬州回便安生了许,不整日在外面胡混了!我打了他少次见他改,在妹夫那才呆了几日,回便像人了!”

贾琏暗,我是兔崽子你不了老兔子了?话不敢说口,又再次行礼,先说父亲说的是,又谢姑父的教诲。林海哭笑不,他早知己舅哥不着调,说他因气儿不顺揍贾琏林海相信,说他是了教贾琏做人揍他,话估计整荣国府人信的。

贾政觉太阳直突突,己的哥哥显又抽了,骂人己绕进,实在是办法了。咳嗽一声转移话题:“孽畜,不拜见你姑父!”了,位哪儿,一转眼己老畜生了。

林海真的头了,几年见己两舅兄怎就了?老年痴呆的岁数吧?腹诽着果是许阳带了那本书,岳就被拐的不正常了,脸却挂着笑先叫贾琏,又贾赦:“琏儿本就是懂的孩子,年轻人,总是贪玩些,既了,便是不管他,就慢慢收了。倒是哥哥你该托人琏儿谋实缺,做点情才。总不全靠祖荫吧?爵位再往传就不剩什了。”

一间屋人有些沉默,贾今一代不一代,人人知肚明,是不愿拿明面说罢了。

贾赦:“他哪懂官面的情呢?又做……”林海便笑:“我日就做官?别的有,帮忙做的人我那倒不少,今进了御史台,那些在方的人颇有几闲了。若是琏儿了实缺,我他介绍几位帮的忙的。”

贾政觉主意不错,便点头:“琏儿虽念书不行,但是办情倒伶俐,若有老的人帮着,谋县的县令应该是做的。”

贾赦何不知妹夫是特的给搭路子了,他再混是知歹的,连忙称谢不已,贾琏是连连行礼。林海摆了摆手:“先别谢我!总你先给他谋了位置再说!那些富庶的方就不了,挤打破头了!做了是应该的,稍微不一群人盯着呢。千万不找那些最北面或是最南边的界儿,实在是各族杂居,难管的很,琏儿今什阅历,便是有人帮忙,那些方够呛受了。便在临近的几省找不是穷的叮响的方就行。”

贾赦政连连称是,方面林海是权威,抬眼宝玉,果生面满月色春花,是整齐的孩子,是摆了一幅言又止的子。林海早他的子摸透了,知他问什,不理他,又打量贾环,他确实书中所说一脸的猥琐相,旁边的贾琮是此,畏畏缩缩很是怕人。林海暗叹息:几男孩子,嫡的两被惯的不知高厚知胡闹,庶的又给管的畏畏缩缩见不人……难怪贾敏在便总是担娘的路,更难怪红楼梦一书中最岳母一落那结果!子,便是不被抄,又怎不败落啊。

着,林海是忍不住问:“三孩子今在念书?”贾政忙确是此。林海便问宝玉,最近功课哪了,考了几四书不算艰深的典故,又门前的桂树题让他首诗,不限韵。宝玉读书虽不算认真,他分真,底子又不差,回答的似模似,诗做的颇有点儿意境,是那几典故的处答错了一罢了。再考贾环贾琮,因年纪的日短些,又胆怯,就有些诺诺的答不句。

贾政气的死,正火,林海却又转移了话题问老太太的身子。

贾赦便笑:“老太太身子着呢!是几日听说你外甥女留在扬州了,气的命,直骂你是狠的爹呢!”

贾政急忙打圆场:“母亲是玉儿了,老人岁数,喜欢热闹,是什话说的不入耳,妹夫别见怪。”说罢有叹:“外甥女是女孩子,了业般刻苦,听妹夫的管说年纪,竟考了女的头名?两孽子,若有玉儿一半,我就是做梦笑醒了!”

林海人谦逊,是牵扯女儿的情他却从是豪感爆棚的,便笑:“惜玉儿不是男孩子,不我两年定让给我考扬州最的秀才!岳母怪我是难免的,老人最是疼玉儿,是让玉儿春薇是阿敏走前念念不忘的情,纵是再不舍,我让完母亲的遗愿。”

提贾敏,三人又是一阵唏嘘。贾老太爷日有二子四女,前三女儿在十几年前就了,且又与贾政贾赦并不是同母的,再思念是有限。唯有贾敏,同二人一母所生,幼父母疼爱就罢了,两哥哥何尝不是捧在掌?谁知就了,怎不让人痛彻扉,便是一向很不着调的贾赦,难的滴了几滴老泪。

几辈儿慌忙劝,唯宝玉听说林黛玉留在扬州有跟,同被头打了一棒,站在一边默不声。贾政正抬眼见了,便有些生气,不敢理他,免原本妹夫注意,己一骂反倒让妹夫了儿子的傻儿。

三老男人流够了,听座钟响了,已经了午,便让人通秉老太君,三人站身,了荣禧堂往西边老太太的住处了。

见了老太太,林海果挨了一顿骂。是意料中的情,林海早就做了准备,毕竟老太太是真疼爱黛玉,容易盼女婿回京的消息,谁知竟宝贝外孙女扔扬州带回,不生气才怪!

不毕竟老人是讲理的,听林海说了是贾敏念着的儿,哪顾埋怨女婿,垂了泪:“敏儿孩子,读书读傻了不,非女儿读女状元才高兴!”又骂林海:“你是,不跟我说清楚,白挨我一顿骂。”

林海便:“岳母骂我是应该的,别说岳母玉儿了,便是我不受,临行前差点改了主意硬玉儿带。总归是惦记阿敏的话,不在九泉埋怨我,强忍了玉儿留了。在已经读了半年,再有两年便回京了。候让陪陪岳母。”

老太太便又忍不住眼泪了:“谁知我等那?”

贾赦却又笑:“母亲身子骨康健,便是活千年万年不问题……”话说完就被贾老太君唾:“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鳖!你是转着圈儿骂我呢?”贾赦忙打己的嘴,连称己是见妹夫高兴糊涂了,一人便全笑了。

因贾老太君岁数了,那避讳了,正辰了,在场的几人便在一吃了顿便饭。饭罢老太太便有些累了,便先午睡,剩的一群人便又回转荣禧堂。

因早,贾政便吩咐叫人贾兰从李纨那喊见姑祖父。贾兰与贾环却是同岁的,一是8岁的孩子,却跟人似的,虽有些瘦,但是红齿白的漂亮孩子,再加举止有礼言行有度,林海原本就稀罕孩子的老伙了便有些喜欢。问了功课,听贾兰已经读了一遍四书,随便考了几段,虽说的浅显,但体的意思讲清楚;又让他秋风题首诗,贾兰做了绝句,比不宝玉的灵气倒押韵。

林海便夸了他几句……贾兰见林海亲切,就不那紧张了

(本章未完)

第一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