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章

林海回转林府,已经是酉了,刚在坐定,便有人回禀说许侍郎了。

许子清前几日便给林海了帖子说在休沐日拜访,毕竟两沾了亲,与一般前拜访的官员不同,是林海就回帖与他约了三十日一吃顿晚饭。

因在己,林海便换了贾府穿的绸衫,穿了件一点绣工的棉布袍子了内仪门迎接许子清。二人携手入了肃堂,待许子清解氅,面却是一件棉布的夹袍,显是林海是己人了,才打扮的此随便。

两人齐齐在厅坐,此已经是十月末,北方颇有些冷了。在孟姨娘早早让人书房的龙烧了,屋一片暖意。龙东西不是有的,宅子面积的话烧真不是一般的费煤火,一般人很少,北方人的一般庭在室内弄火炕火墙什的。林海的高祖是南方人,怕冷怕的受不了,是那水益曾水太祖,御门听政的候林老侯朝服底穿的极厚,鼓的跟球儿似的在那哆嗦,一问他,知他白夜冻受不了,点少火盆冻睡不着。正林的侯府正在建,便特皇宫修龙的匠人借了他给府修龙。

虽龙费煤,在林人口实在是少,孟姨娘就让人林海的外书房跟住的院子的火打通了烧的暖暖的,其余院落若是有人居住的方,有火炕火墙的就点,有的就的了炭让他再冷的话就烧几炭火盆。

许子清一进门便觉暖气扑面,一眼扫并未见熏笼火盆,正堂不弄火墙立着,便知是龙了,不禁叹:“日买宅子翻修的候我就该让人弄龙!北京的冬真是冻掉人的耳朵!卧房,弄炕,外书房修了火墙总不是那子!往年冬我弄了四熏笼立着觉握笔冰手。咱江南人在京做官的,买房子不懂弄火炕火墙的,真是有几位年年手脚生冻疮的!”

两人虽总不在一处做官,毕竟有许太太的关系在那,其实关系是不错的。许子清随意的一句话,顿便几年的分离带的陌生感一子给冲了,林海是官场老油子,不己人必客套,便:“西洋人有壁炉倒是不错,又暖着又不村气,阳儿在你老三给买的那房子叫人他母亲修了一,很是别致!回头我给你画了图纸,你让人在书房修一,保证又暖又。”

一提许阳许子清便笑了:“是了,我听老三说了,阳儿那孩子孝顺的很,老三问他宅子改什,他头的便是我那老嫂子的屋子改的舒服些。老三真是混账,有的东西不告诉我!白白让我又冻了阵子!”

两人寒暄一阵子,原许子清却不是单纯了亲戚,是真的有求林海:“年初老三了扬州,就再参加县试,他那猪脑袋,估计再考够呛!倒是让老四场了,本是让他试试,谁知运气,竟被他一次了!今是廪生了,若不是,我不了口!孩子虽不算聪明,倒刻苦,我人的问在哥哥面前真的什说的,日进士是倒着数的,我儿子不稀罕我教,所求你了,哥哥千万给我面子,不我吹了海口,回情不,我儿子瞧不我了!”

其实许子清跟林海是同岁的,是一年头生,一年尾生……但既攀了亲戚,就叫的热络些。许子清颇有点惫懒子流氓习气,仪门那打招呼是林兄,一扭脸了林老哥,一句直接就是哥哥了,林海哭笑不,他倒是相信许子清专门口,那他儿子绝就是拿手的,是死皮赖脸的求法真让人踹他!

林海知,许子清是知己的求不分,是加深两感情的非常的方法,林海肯定答应,才故意态的。许太太早说,许子清让人见了就打的本比他管强了,绝不跟他认真,认真被气死。林海跟他算熟悉,早知他是什德行,懒生气。

林海便让许子清回有空儿子带。许子清立码笑吟吟的说:“不必等回了,那子就在你门外站着呢!”

林海更是无奈了:“气虽冷透,是黑了是挺凉的,你怎就让孩子在外面站着了?”

许子清:“人拜师程门立雪呢?才什候!男孩子就摔摔打打饿饿冻冻才养!您信我的吧,越是子折腾他,才越懂孝顺!你越是疼孩子,最养的越是白眼儿狼……”

林海真泪奔了,伙从二,怎爷爷了子?太扯吧?姐姐初怎忍了他在己眼前晃了十年的!收伙的儿子己的一正式的弟子真的是主意?

幸许陌完全不像他爹,不林海真的悔己引狼入室了。孩子戴帽子批斗篷,走进屋的候脸冻通红了,言谈举止一点局促,更别提长真是了!按说今的宝玉贾兰不错,是宝玉孩儿气十足,贾兰更,偏又有孩童的活泼显有些无趣,就是林海忒喜欢孩子的才见了就爱。许陌却截不同,十三岁孩子,已经有五尺二三寸那高了,声音有些变声期男孩子的沙哑,生的真是俊秀无双,又难的一身儒雅气,那气质竟全不像仅有十三四的孩子!便是一向偏眼儿的林海承认,他的外甥许阳长不错,是论气质,说实话,他往人许陌旁边一站,那真就是野猴子的感觉。

林海暗己的外甥的气质问题内伤不已,他是强求了,许阳才他久??站姿坐姿行礼是现的!你让他跟人从在书香门熏陶的公子拼气质,不带欺负人的。

林海随意的考了许陌几问题,顿更喜欢了,果是年纪中了秀才,孩子灵气十足,难有十分稳重,且眼神清亮,谈吐十分坦荡,一就是端正的孩子。一林海连着见了一堆的辈儿,其中就算有宝玉贾兰那不错的,加一比不许陌的一半儿。越越喜欢,林海便让许子清选日子,他正式收许陌做生。

许子清意的胡子翘了,他就知己儿子是中老年必杀!但凡点年纪的,无论男女,哪见了许陌不喜欢啊?许陌半点他那讨人嫌的本领继承,反倒行人见人爱的技,实在是太让许子清意了!吧,其实真相就是,许陌从头脚就有一分像许子清的方,完全就是全随了他娘丁太太了。

两人商量了一儿,决定次休沐的候让许陌正式拜师。

晚饭三人在一吃的,饭罢许子清便先让儿子,他跟林海内书房儿棋,让人散,他最烦人,嫌憋气。慧明与贵明便摆了棋盘,又泡了茶,悄悄的退了。

二人了几子儿,林海便一件情:“我圣人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几日我值的候总是不太有精神,且脾气有些急躁。”

许子清肃容:“我正是跟林兄说件情!”惫懒气一扫空,此的许子清才是那有任何靠山,三十一岁中进士,全凭己闯敢拼,硬是不十二年就冲了侍郎的位置的许难缠!他站了静静的在屋走了几圈,轻声:“圣人几年的身体,越不……脾气,有些莫名的古怪。林兄在文渊殿值,万万行。”

林海脸色沉了:“我似乎听些风声,莫人竟不是病死的,是劝谏的候惹恼了圣,挨了廷杖,活活给打半死熬不才故的!”

许子清一脸哀容:“建国,我朝从未廷打死臣,何况御史!圣打的痛快,打完了便怕了,怕史官记他一笔,竟是莫人扣在宫住了整整三!最是莫人确实不行了,瞒不了,才给送回了……”

林海顿悲恸不已:“何至此,何至此!莫老一生刚正,就算言语有些冒犯,圣又怎此,此……”

“林兄慎言!”许子清打断了林海的话:“此,你知,我知!京传言虽,谁又敢拿台面说!”

林海呆呆的坐,半晌才:“经此一,谁敢圣直言面谏啊!”

许子清冷笑:“便是,除了你兰台寺的几夯货,谁又敢跟今着干?偏你脸!一的又拧又冲的不命,着吧,你是回了,你那兰铁头是逃不了!”

林海觉冷汗涔涔:“底怎回?”

许子清斜眼林海:“你是真不知假不知?咱圣今又进了几人儿,一全东西,花销很!内库早就见底儿了,他准备给那位周人修高楼呢!别跟我说他问你钱!”

(本章未完)

第二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