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章

许阳不间全在惆怅焦虑面,春的候他跑回镇江尝试考秀才回,结果毫不意外的倒在了院试关。

许阳不失望,意料中,洪秀全早就埋汰他的水平了,说许阳的那哪是诗?数候连打油诗的水平够不,叫顺口溜差不,考考就练手了!所被许阳靠他的顺口溜蒙了县试府试实在是很不科。所最一关被刷真的一点什稀罕的,什玩笑!前两关让你了已经够逆了,就那点墨水院试!

考了试顺便回乡祭祖,爷爷老爹的坟头收拾,又跑七叔的老人的坟头烧了些纸,顺便回乡搂了一堆土产,就高高兴兴回扬州了。

回扬州许阳倒是紧张了,怕许太太失望。不知子莫若母,他那点破水平许太太哪不知?全让他练手了,听说他连两关已经很满意了,子的话今年再八股练练,让黛玉给他挑些诗读,明年说不定就了呢!

倒是黛玉很有些失望,在眼己哥哥是最的最聪明的最有才的,怎秀才考不呢?一定是考官太苛刻了。了两,许阳就拎着本儿唐诗三百首请教,教了一儿林黛玉抽了……瞧破诗做的!前两关的考官真是瞎眼了。

回崇雅果又被洪秀全埋汰了,他跟林黛玉一法:“前两关的考官眼神儿真的不咋……”气的许阳跳脚:难落榜的人不是应该收获各安慰劝导贴话?什我就是处被讽刺被打击啊!你伙不是人啊。

倒是艾达令说了句厚话:“字写的确实沾光,你的诗再烂,配你那手字增色三分,况且回考的诗又正是你做的。”错儿,才是许阳的破诗闯二关的真相,那题目那韵,是他前一年腊月的候忽诗兴一口气儿做的,做完了念给艾达令跟洪秀全听。不,就他那诗的水平,现场憋不憋的是回呢!

洪秀全几越忙碌,他的婚期很快就了,是频频请同喝酒聚。许阳真的觉伙有病!你单身派一场就行了,十弄四场算怎回啊?喂你是真的不满意门婚你直说不?

洪秀全一脸苦逼:“最烦我喝酒了,不赶紧抓紧间再喝几顿,机就少了啊……”

许阳:“……”

几洪秀全又乐呵呵的亲给送帖子参加他婚礼了。毕竟同在校住校,再专门弄仆人挨帖子送太装逼了。

节的婚礼确实是昏礼,从黄昏始的。别洪秀全了农民义头子的名字,人正经是书香门的孩子,洪从国现在,五六代人了24举人,进士有三,虽不是什名门望族,是真的是诗书传了!因此婚礼办格外有书香气,迎新娘子的洪秀全的同辈亲友除了许阳,最差是秀才。进门儿花团锦簇的吟首诗赋,许阳崩溃死了,他那点诗才早被他的表妹跟洪秀全埋汰了不知几百遍了,哪敢献丑啊?是又哪逃的掉,轮轮他了。

许阳法儿了,他反正丢脸惯了,便冲姐的厢房面了揖,:“未的洪嫂子,我给您行礼了……”话说完周围一片笑,称呼太有创意了,洪秀全被整的哭笑不。许阳白了一眼哄的那些人,有:“我些兄弟诗做了赋吟了,我呢,前年才从欧罗巴回,您让我做中国诗,我打油诗;你说我念外国诗吧,估计伙听着就跟蚊子哼哼差不……不,我在异国的候,听见有咱在外的侨民唱汉文的歌,意思取诗经,是改的粗俗了些,不合咱的韵律,未的嫂子您听听就,不顺耳了,千万别让洪哥揍我啊!”是又是一片哄笑。

许阳已经了变声期,但毕竟年纪轻,声音十分的清亮,气韵够长,他唱的并非代的歌曲,是年许妈妈在校汇演中唱的一首老歌,邓丽君的《在水一方》

现代歌曲跟古代歌曲真的完全不同,在许阳本就是称从外邦回的,唱前就歌贬低了又贬低,他己先贬低了,谁再踩啊?先听听吧!

你承认一点,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歌曲的韵律,真的比是二十一世纪的歌曲讲究了。艺术是共通的,或许首歌完全不符合的审,但是婉转悠扬的曲调,配许阳清亮的嗓音,有那俊青年完全不让人歪的认真的表情,真是颇让守在门前的一票丫鬟一阵的脸红跳。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绿草萋萋,白雾迷离,

有位佳人,靠水居。

我愿逆流,

依偎在身旁。

无奈前有险滩,

路又远又长。

我愿顺流,

找寻的方向。

却见依稀仿佛,

在水的中央。

我愿逆流,

与轻言细语。

无奈前有险滩,

路曲折无已。

我愿顺流,

找寻的足迹。

却见仿佛依稀,

在水中伫立。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一曲唱罢,许阳却有说废话,赶紧给洪秀全使了眼色,洪秀全反应快啊,立刻走前站许阳身前,朗声诵:

蒹葭苍苍,

白露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

溯洄从,阻且长。

溯游从,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曦。

所谓伊人,在水湄。

溯洄从,阻且跻。

溯游从,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涘。

溯洄从,阻且右。

溯游从,宛在水中沚。

讼罢深鞠一躬,:“求不,辗转反侧,请诸位姐姐怜我,便了门,让我接我的娘子吧!!”

洪秀全本就生的,今日一袭红衣更是衬他鼻悬胆面似银盆,旁边的许阳是高俊朗,陪的一群才子就有长差的。世界什代不缺乏颜控,何况守在门前的是一群懵懂却有些知的丫鬟?一分便被许阳带了一群人冲了门,不敢冲门,再不敢往头进了!

啥?头陪着新娘子的不是丫鬟流,那是新娘子的闺中密友跟的亲眷朋友,所一群人撞门就赶紧又闪一边儿了。

片刻一群姑娘拥着凤冠霞帔的新娘子走了,别刚才一群才子蹦的欢,儿全老实的低了头。许阳不例外,直姑娘几乎了院门,他才慢慢抬头。谁知队伍并有了门,跟在面的一位穿着黄衣的姑娘恰回头,在满园火灯烛的照耀,那姑娘的眼神与许阳的目光撞了一。

姑娘的倩影就猛撞进了许阳的视线,满院灯火的映衬,那粉面,那桃腮,那清亮的眸子,牢牢的刻进了许阳的眼睛……许阳忽古人人的形容:“增一分则太长,减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

那姑娘见许阳抬头,似乎很是惊讶,愣了一,又望了许阳一,身边另一姑娘概是不知己的同伴什忽站住了,便扭头了许阳一,随即扯了扯那黄衣姑娘的袖子,两姑娘一同脸转回,匆匆的追前面的队人马了。陪着洪秀全一的青年早就往门口拥了,有许阳慢慢落在面,怎平静不,他的脏怦怦的跳着,又忽一句诗“蓦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接充满古代风情的婚礼许阳完全不在状态,浑浑噩噩的替洪秀全挡了几杯酒,有书院的朋友他似乎状态不,他酒量不行,赶紧他拦在一边角落坐,又有丫鬟送醒酒汤让他喝。

是许阳哪是醉了?他根本就是在走神,他不是见人,二十几世纪的女了了!说真的,身边的女孩子再,跟电视明星的是不一的。比他在电视那主持人王丫,觉真的是一般的长相,,但是绝不惊艳。是有一次王丫他校,他才惊讶的觉,他一直觉挺的给人做向导的系花,站在那岁数已经不了的画了淡妆的主持人面前,却显皮肤粗脸色黄脸型连端正算不了!

所人生物,并不是你在电视网络了,免疫力就真的提高许——至少有你象的那高。怎立体的镜头,毕竟是镜头,根本体现不住真正的冲击力。所许我着

(本章未完)

第七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