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六章

虽季山长退休了,不许阳依三五不的跑崇雅蹭课,他今名气够,人缘够,人管他蹭课的情——新山长刘光是季山长的生林海的师兄,找许阳的麻烦才怪呢。

兰济每旬崇雅讲课,竟比林海勤。他是真正公无的人,异官所校有任何他的辈亲朋,纯粹是因在一处官便做点情,巡盐御史并不管民政,无法直接造福百姓,那就索教教些未的国栋梁吧!

老实说,兰济并不是一适合老师的人,他的课比林海真的严肃许,往往一辰脸连一丝儿笑容不露。但是毕竟年官,再刚正不阿是颇懂一些官场门路的,品级摆在那,见识就广,生他的课固气儿不敢喘,但是真的各受益匪浅。

兰济的官声是很的,虽他不管民政,但是扬州是商业重镇,盐商聚集,盐商是巨富,在扬州的影响真不,崇雅的举人便是己不做生意不是盐商,是与盐商有往与盐商有亲戚,有几位干脆盐商的子弟。兰济不牢油水秉公办,谁又不知?他做的儿就盐政那一块儿,所他是什儿的人很容易就了。

所虽有人因兰济油盐不进颇有微词的说他假清高的,但部分正经凭本做生意的盐商是真的兰济话说!崇雅的举人便是觉他有林海那亲,是人官,真是国栋梁几字!

日正又有兰济的官课了,许阳早早就跟一跑礼堂占了位置等待,是一屋子百十人左等右等,了半辰等兰济。便有几位坐不住了,悄悄打听,不是,有一举子气喘吁吁的跑进说:“了不了!兰人被圣旨缉拿了!全押解进京受审,刚才听人说竟被那钦差派兵士围了春薇,硬是逼着春薇的山长兰姑娘给送了……”

教室顿乱一团,在座的很尊重兰济,今朝廷人抓他,子又不知具体是怎回,怎不惊讶不慌张;是些人境优越,有几就有姊妹或是辈儿在春薇,谁的女孩儿不是千娇百宠的,怎经般的吓?顿一些人议论纷纷,头接耳的打听兰人是了什儿,但是候皇权至高倒人敢闹什,半儿的人急忙往外走,准备春薇安抚的姑娘。

许阳觉头在嗡嗡的响,顾不许,赶紧跑崇雅的马房牵了马,跃身马,向春薇赶。远远的见春薇门口很人,挤进春薇的山长姜夫人一脸怒容,正在跟一身官府的知州郑致说着什。

“底有王法!纵是兰人有罪,涉及亲眷,总该等放了,再不送信儿进行,竟直接派兵围了校,若不是郑人赶及,怕就冲校拿人!满校是人的姑娘,他就敢干!是朝廷的四品员!”

郑致脸色不,但是劝慰:“山长莫生气,莫生气,是头催的紧,周人才乱了方寸!”

“催的紧?谁敢催他周国舅!”姜夫人真是被气坏了:“一姑娘,有的干系,就那生生的锁了……”兰梦是意的生,姜夫人疼的眼泪落了。

许阳觉己的额头在冒汗,但是是强压不安与焦虑,先在闹哄哄的人找了,不果了接妹妹的车,便赶紧走前让春纤儿进姐领。一儿林黛玉果戴了锥帽,领着两丫鬟走了,许阳不言,赶紧让人打帘子黛玉送车,匆匆赶回。

回,黛玉摘了锥帽,许阳才现的一双眼睛哭红了,姑娘呆愣了一阵子,忽的放声哭:“兰伯伯怎是贪官呢?再有比他更简朴的了,兰姐姐的统共就那一金镯子,带了两年了舍不炸一炸……”

许阳听更是难受,兰的朴素他早就亲眼见,春薇的女生兰梦是身仅次黛玉的,是的钗环首饰却是整春薇最少的。并非兰人不,恰恰相反,他很疼女儿,每抽间给女儿讲课……不兰梦的问怎那?是他一简朴惯了罢了。或许有的人是沽名钓誉故意装穷,许阳知码兰人不是,他是真的一公,是许阳与许人亲眼见的。就是在扬州,人说兰人的不是,日许阳给胡宝堂的老太太画像的候,他的人胡四狗那老滑头直言:“表一兰人子,我些见惯了贪官的生意人不不佩服。”连的人,怎是贪官?

许阳难受的死,他眼前似乎有浮现那灯火阑珊处轻轻转的那秀丽的面庞,那粉面桃腮又被兰济刚正坚毅的面孔所替代……忽听黛玉说:“辈子,不知不见兰姐姐一面……”

辈子,辈子……许阳忽觉热血涌,若今日见不,辈子是不是再见不了?许阳猛站了:“妹妹,你生歇着,我一……”

因有京杭运河的存在,一般与京城往是坐船,偏候北方的河已经冻,怕是押解的军士不坐船了,该是走旱路。

许阳打马飞奔,一路冲扬州城,又走了二十,擦黑的候终远远的了一队人马正在破庙外休息。因钦差周海华在扬州有其他的务,所先让军士押了兰一先行,倒是方便了许阳,他找带头的军官,说己是兰人故的儿子,求见他一面,实在不行若见他夫人或者姑娘一面,说罢偷偷塞了那军官两银锭子,那军官人倒不坏,悄悄收了银子,许阳一脸凄苦便猜了几分:“明晃晃的,许人着,你见兰人不是回儿,不既是故,你便偷偷的瞧他一眼,倒是跟那位兰姑娘说几句话!那子怕是不,你劝劝吧!”军官一则确实是,二则他真是不路再儿,况且他又有了处,不是姑娘,让他见一面怎?

军官便带了许阳进了破庙,许阳一眼就见兰济,他带了镣铐,双目紧闭的坐在一堆火前,一身狼狈却依是挺直了脊梁,身边围了几正在打瞌睡的穿的比较体面的男子。许阳着酸极了,喊一声兰伯伯,却被那军官使劲儿拽了衣角,强忍了眼泪悄悄的退了,又偷偷往破庙旁的一屋走。

许阳一进屋,便愣了,他码有兰太太在兰梦身边,却不料间有兰梦一人。破庙本就不算严实,兰梦是直接从春薇被带走的,白气暖很,穿的并不厚,身披了斗篷却仍冻瑟瑟抖。此正抱着腿缩一团坐在,听见声音抬头,见许阳,登愣了。

那军官声说:“我在外面等着,你快些说话,太久了让人见了不……”说罢便退了,轻轻带了门。

“是……许哥哥?”兰梦有些不确定的问。

“是我,兰妹妹,我送你。”许阳一脸的泪痕,说话的声音在抖,眼神儿很是飘忽,便试探着问:“兰伯母呢?怎跟你在一。”

“我妈走了……”兰梦呆呆的说:“就在早,钦差我抓人,我妈一口气,就……”话说完已经是泣不声。

许阳万是,一竟不知说什才,他平日虽算不言善辩,但绝不是木讷不说话的人,是此此景,他却真不知说什才安慰了方。

许阳呆呆的兰梦哭了一阵子,抖的更厉害了,便说:“兰妹妹,恕我失礼”扭头,就着披风的遮盖,许阳外袍了,面却是件夹了棉花的短袄,许阳门总是骑马,风吹的厉害,所结冰他就已经穿了棉;是了骑马,运动方便,外面虽是长衫,面夹棉的衣服却是分,并不穿很长的棉袍。许阳了那棉花衣,又重新外袍罩,那棉衣递兰梦手:“此京城,越越冷,歹添一件棉衣,虽了些,在是短衣,总凑活半的衣裳穿……衣服我昨才穿的,你别嫌我脏……”

许阳跪棉衣塞进兰梦的手,却见接了棉衣是呆,眼中竟是有一丝生气儿,竟是一幅万念俱灰的子。许阳狠了狠,伸手按住的肩膀,在的耳边说:“你便是现在死了,又怎?让兰伯伯更伤!他若是伤了,一狠跟你娘几了,那真是死了是白死,死背着贪官的骂名!”

外面传那军官敲门的声音:“公子快些,间再久了就不方便了……”

许阳放低了声音:“就算你一人死光了,你活着,你兰有一人活着,兰伯伯的冤屈就有昭雪的希望,

(本章未完)

第十五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