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九章

宝玉林府却是了找许陌。

许陌今已经是举人了,所不再宝玉那所官念书了,已经安排了让他春就国子监念书,因国子监,许陌就林海念书。前一年夏许陌就回扬州参加秋闱了,腊月底才赶回,年的更是忙,宝玉容易放假,被他母亲跟奶奶扣在轻易不许他门,容易了十五,偏又了,宝玉许陌的够呛。容易了两三课就了休沐日,实在忍不住了,索杀林府找他。

贾宝玉今书念不错,所见林海就不那憱了。非常规矩的跟林海行了礼,又汇报了一己的习进度,林海听了满意,便让贵明带宝玉内书房找许陌玩。

谁知两人了内书房,许陌居不在,却碰孟姨娘领着丫头换屋的幔帐陈设——完了年,那些特别喜庆的绣墩套什的该撤了。宝玉知孟姨娘与的周,赵两位姨娘有不同,规规矩矩向孟姨娘行礼问,又问许陌哪了,孟姨娘便告诉他许陌面东边的院子找朋友了,宝玉依是一脸疑惑,带路的贵明便笑:“陌少爷年前是跟几位江南赶考的举人老爷一回京的,那几位是老爷在崇雅教的生,是阳少爷的朋友,因此便住在备考了。有六七位苏州的举人,拿了乡老的信拜访人,住了,两拨人正分住在两院子,是江南老乡,十几位举人老爷凑在一每日谈文论诗的很是逍遥,老爷最近忙很,所陌少爷做完功课就东边那俩院儿凑趣儿。”

若是放在前年,宝玉一听许陌是找一群赶考的举人玩儿了,他准扭头就走,等回头再找他。他早不是年那不懂儿的孩子了,不那了,他冲孟姨娘:“既是许四哥的朋友,定不是俗人,我半年见他了,很,是不认识些举人,贸贸的万一扰了人备考,倒是不妥了。”

孟姨娘一听就乐了:“有什妥不妥的,你两是的亲戚,他却是的客人,你便面找你四哥又怎!他若怕吵那些举人备考,带你玩儿。我啊,今儿气。他十有八九又在院子打羽毛球,才不嫌你吵呢!”

羽毛球是什东西,贾宝玉真不知,不肯定不是一句两句形容的,知己就是了,不问,又与孟姨娘行了礼告别,让贵明带他面东院儿。

了内书房,沿着抄手游廊又穿一正在移植花木收拾修整的院子,又了一隔墙便一条南北向的甬路,青石砌的一丈宽的路,东西两边各有两院门,贵明便跑东边比较近的那院门处叩门,片刻便有一厮了门,贵明便问陌少爷在,那厮笑:“原是宝二爷了,陌少爷正在儿,我就禀告。”

说罢回身进,宝玉便听院子有人叫的声音,紧接着门许陌便匆匆的走了,他额头微微见了汗,脸色十分的红润,一见宝玉便笑:“半年不见,你又长高了!”说罢亲亲热热携了他的手他拉进院子:“,给你引见几位江南的老乡。”许陌话真说错,别贾宝玉最远不京郊,人是正经的金陵人,不是跟些江南的举子算老乡!

宝玉许陌就,其实他认识别的什人兴趣真不,虽他现在科举并不排斥了,是知些举人肯定年纪不了,玩一才怪呢!不既是许陌他见,那他高高兴兴的见见。

院子的人真不少,或站或坐有十穿了披了斗篷的书生子的人,周围有些伺候的厮,不的院儿塞的满满的,却是隔壁的几位举人带着书童跑了。中间的空拉了一网,两穿了短衣的人正跑跑的一羽毛围圈儿的漏斗形状的东西拍打,屋檐的雪化呢,两位却了一头的汗。

打球的两人长的是分有比,一身高足有六尺,面黑体壮,袖子高高的挽,露胳膊纠结的肌,乍一根本不像读书人,倒像武夫;另一面白有须三十,长很是儒雅,一跑胡子就飘,配着一身的短打瞧着反倒比比前一位奇怪了。

宝玉随着许陌在院中站定,却见那黑面壮汉忽手打球的拍子往一旁一放,叫:“不打了不打了,再跟你打活活累死我,东奔西跑的接球就算了,费劲儿球专门送你手底!”

白面书生怒:“你厮真是了便宜卖乖!有本打保龄球的候你赢我啊!”

黑面壮汉假惺惺的笑:“真是惜惜啊,京城竟有让你汪保龄一展球技的球,哈——哈——哈——。”

“我说几次了,不许叫我汪保龄!”白面书生怒,抡着球拍冲前就准备抡那黑面壮汉,一旁的人慌忙劝架,又有人在一边笑:“别费劲拉架了,理他干嘛?哪不装模的打两场,人是打是亲骂是爱……”

许陌正跟宝玉说:“那黑脸儿的是艾达令艾兄——”一听话顿喷了,哭笑不的往一边,说话的却是矮子的灰衣人,许陌连连摇头:“孔兄的嘴巴是坏!你你不劝着就罢了,火浇油……”

那姓孔的举人慢悠悠站,冲许陌一笑:“办法,艾达令纯粹就是特找抽着!平日是洪秀全跟许阳打架他拉架,今那两伙,他寂寞的很,不就是处找茬?劝了有什,子汪全明劝住了,一儿他又找别人麻烦!不就让汪全明狠狠揍他一顿,他老实一儿。”

被人抢拍子的白面书生愤接口:“不是!平日人模狗的,才离扬州几啊?就变幅讨人嫌的子,我不光是许阳跟洪秀全不在的问题,根本就是何娘子跟,人揍他,他皮痒!”

一说何娘子,顿所有人恍悟,齐齐笑:“怪不,达令是媳妇了!”

艾达令不生气,不害羞,捡挂在一边的长衫穿,笑:“说我媳妇,难你不?怕是做梦做吧?歹我儿我媳妇儿的像儿,你哪?做梦了……”

子连孔举人火了:“说你讨人嫌你是劲儿了,一,揍他!”是一群人欢呼着扑前艾达令压倒了。

贾宝玉目瞪口呆的着一群读书人跟市井泼妇一闹一团,扭头许陌,果他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习惯就,习惯就,隔三岔五就闹一子的……”

许陌真是郁闷了,今儿是怎了,本让宝玉结识几正经有功名的读书人,是今的表现怎猎奇啊?难不就是许阳说的,那什考前综合症?我考举人前啊,果是那难度太所压力不够?唉唉我就是参加春闱一定注意,千万别变儿。

在是很快的恢复了正常,纷纷与宝玉打招呼。贾宝玉毕竟是林的表少爷,己的身本就拿手,再说他的卖相甚,今肚子的墨水足,跟举人说话是很有底气的,因此他的态度真不错,说实话,贾宝玉一年的变化确实非常。他是聪明孩子,某些情一旦通,那长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再加他资本就不在许陌,因此今在他那班,宝玉早就冲进了那些刻苦了年的生的行列,了优等生的代表。

很候,长就像是一夜间生的情,今的宝玉,跟前年初官那一身纨绔气的孩童已经判若两人了,他今十三岁了,完全已经是一少年的模:面若中秋月,色春晓花,鬓若刀裁,眉墨画,面桃瓣,目若秋波。虽怒若笑,即嗔视有情。你不欣赏他柔的长相,但你不不承认,是一张生就让人法子讨厌的脸!配一身月白色的锦袍,未带头冠,带子一半儿的头束在头顶,因冷,披了宝蓝色的氅,越衬他面白玉,打扮的宝玉,从头脚不半分纨绔气,见了让人觉赏悦目。

艾达令便冲许陌笑:“真是稀罕了,像底的灵气儿被你几的孩子给吸走了!许阳就不说了,今就是洪秀全不敢说比他更俊了,你做堂弟的不比他逊色就罢了,今他七拐八绕的一表弟,的像儿!了,说有林人的女公子,是许阳正经的表妹了,年九岁就考进春薇,是一名,真是惊倒了满扬州的读书人……”

话说完,汪全明便在一边训他:“快闭嘴!端端的怎却提林人的千金了,闺阁姐的儿少挂在嘴,儿不是咱江南,林姑娘回京呢,传真不是听的话。”

孔举人:“唉,边风气确实差,

(本章未完)

第十八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