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四章

贾原本租了一艘船,迎春的嫁妆本就不算,件的具又准备扬州再买,随船带的不是古董衣服布料罢了,给迎春陪嫁带了四丫头,宝玉己带了两丫头伺候,另有八九办跑腿儿的男仆,一艘船足够了。许陌结伴,因许阳年底亲,许子清颇准备了不少的礼物让他带,索租了一艘船。艘船跟贾的船差不,人带的少一些,吃水却更深。回给嫂子买房子,结果金子被全数退回,许子清一口气憋了几年,子趁着侄儿结婚,塞了一货仓的东西做贺礼,从皮草绸缎笔墨纸砚,居有两匹进口的马,乱七八糟的什有,儿林海颇笑话了他一顿:“知的你是给侄子送婚礼贺仪,不知的你嫁闺女呢!比人陪送的嫁妆。”

宝玉虽因父亲说的情,有些难受,是毕竟他跟许陌感情一直不错,说老实话今他跟许陌比跟黛玉熟些,总不至因己揣测的完全影儿的情跟他生分了。故此等一,早忘了前阵子的难儿,动不动就趁船停靠的候摸许陌船玩儿。,他知轻重,许陌什候见不着?姐姐次远嫁,再见面就不知哪年哪月了,所平泡在迎春那。迎春做针线,他就在一边读书,偶尔两人聊聊,迎春脸皮薄,明知宝玉认识汪全明,是却拉不脸问。是绣橘忍不住了面问了宝玉,宝玉便他知的汪全明的情况说的说了,什熟稳重(老货一),一派名士风度(爱装逼),细(龟毛无比)……反正是说说是优点,让原本因远嫁满不安的迎春逐渐放松了许。

夏的航水量充足,又不像江河什的急险滩几,所一路行的挺快,不四十,两船便了扬州。

正是半午的候,船在扬州的码头靠了岸,许陌先了船,果他伯娘的刘管已经在岸边等着了,面浩浩荡荡的跟了一队马车,显是了方便搬东西从车马行雇了车。一许陌就笑着迎:“昨儿接消息,太太一早就让我等着,果等了。”

许陌笑:“是赶巧了,正前儿儿跟邮船停靠在一,就顺便托他递信儿,又辛苦刘叔了,回船东西真不少。”

正说着另一条船一红齿白的少年,刘管便知是荣国府的宝二爷了,忙见礼,又见几花容玉貌的丫头,扶了带了锥帽的姐娉娉婷婷的走船,赶紧叫人的马车拉跟前儿行礼,让丫头扶了姐车,两位公子了马,留了人着卸船装车,刘管带路,一行人浩浩荡荡往杭州城走。

宝玉一路行,路边熙熙攘攘,川流不息,与京城很是不同。忽听许陌笑:“扬州民风放,且商铺众,便是闺秀是街的,宝玉你平日玩注意,凡哪店铺门前有马车停着又丫头侍立,十有八九是谁姐夫人在头,虽说闲人止步,是绕是绕的。”

宝玉一听便笑了:“倒,惜二姐姐不在常住,不不的走走,真是不错。”

许陌笑了:“便是不常住儿,就是京的规矩严些,了长江,便松快了,汪进士外放的方各族混居,那些外族的女子是随便门的,女孩子更宽松呢!”

宝玉悦诚服叹:“四哥你懂真!”

许陌哭笑不:“算什懂呢?不是听别人讲的。全明兄外放的方确认,就处踅摸那边的消息,专门请了湖南平江的同年董进士喝了几回酒,那边的风俗摸了差不,特了些的土话。董进士是知他己的乡任职,何尝不希望老乡亲摊父母?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吃酒的候我做了两次陪,故知了一些那边儿的情。”

宝玉听了更是叹服:“世洞明皆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我觉话俗不耐,现在却觉很有理。”

许陌笑“不像你说的话了,我现在记你说的那些禄蠹……”

宝玉顾不在马,便凑捂许陌的嘴:“四哥别提那些了,候不懂儿,净让你听笑话了。”

许陌提了缰绳躲,笑:“了了不逗你了,在路呢!仔细撞人。”

宝玉慌忙稳住马,不再嬉笑,老老实实跟许陌并马行。

不半辰,一行人行至一条幽静的路,两边郁郁葱葱是梧桐树,树影绰绰露一些门户,竟是条极宽阔的巷子。许陌便:“巷子着不眼儿,住的却有一般的人,最差是江南数号的盐商,几致仕的官儿在巷子住,安静很,等闲的人不往跑的。”

正说着,前面带路的刘管回头:“二位少爷,了。”

宝玉抬眼,前面果是两扇黑漆门,是几人全马,便有人马牵了。扭头迎春坐的马车,却见几在面马车的丫头已经纷纷了,却有衣着不错媳妇着迎春的车面说了什。随即便有几健壮的仆妇,面的轿棚抬,直接进了门。

宝玉便不再,随着许陌进了门往西,又是一门,再往北便是垂花门。两人站定,片刻丫头追了,迎春从车扶,又从垂花门穿着绢纱的秀丫头,笑吟吟的冲三人行了礼,领了三人一同向面走。

垂花门却是院子,坐北朝南五间轩昂敞阔正房,最中间匾挂了“庆德堂”三字,东西各有一排厢房,沿着房子皆是雕梁画栋的抄手游廊,郁郁葱葱的十棵梧桐遮了半院子,一进便觉比外面凉爽许。许陌在住许久,又是己本亲人,所便充了半主人,迎春宝玉笑:“儿是阳哥哥的住处。他整日忙很,咱又不一定什辰,定是不一直等在的,子怕是今够呛在。”

引路的丫头跟着笑:“是四少爷知我少爷的习惯,今儿尚老先生了帖子请他研究画儿。”

许陌笑:“画尚九公?就难怪了,扬州书画,论老一辈儿谁跟他比,一辈儿的,又有谁比阳哥哥。两位早就是忘年了,老人了帖子他怎不!”

那丫头是颇懂些文墨的,听罢竟接着:“不是!少爷阵子正跟尚老先生研究怎西洋油画跟中国画儿的风格结合一呢?”

许陌奇:“两儿怎结合一呢?”

丫头乐了:“我怎知?就几词儿,我是听了少爷姑娘说话,现炒现卖的呢!我那点斤两,认己名字就不错了。”

“桔子姐姐又玩笑,谁不知你日做的诗阳哥哥给比了……”许陌的情真不是一般的,跟那丫头了玩笑。

桔子哭笑不:“您就笑话我吧!那是哪年的儿了?那子少爷才回江几,话说呢,让他诗那不是难人?就是您,姑娘说什信。”

宝玉从进了门便觉跳的厉害,子便是娇俏的姐姐一口吴侬软语的与许陌打趣,他思细听。

了许阳的院子,便又进了一院儿,回的院儿了一些,依是郁郁葱葱的树遮了太阳,正房有那巍峨,却了些庄重,正屋依挂了匾,书“半闲居”。那叫做桔子的丫头闭了嘴不再说话,宝玉便知是了许太太的住处了,果有丫头打了帘子,又有人往面递话:“贾姑娘,贾少爷跟四少爷了。”

三人鱼贯入,宝玉便一慈眉善目的与他母亲差不年岁的端庄妇人走了,许陌慌忙便喊伯娘边拜,是未等跪就被那妇人一拉住:“快别礼,瞧一路折腾的,容易养的一点又了!”

迎春宝玉二人纷纷拜,那许太太忙松许陌,一手拉了迎春一手拉了宝玉,连声:“了了,亲戚,快吧。”又回头许陌:“难怪你写信总夸宝玉,孩子真是跟金童似的,真招人喜欢。”有细细的了迎春:“姑娘,生的跟你姑姑有几分像呢,我了就觉亲切。”

几人落座,许太太:“阳儿今了,玉儿本是在等你的,偏教阳儿功课的孟老先生身子不爽利,偏阳儿又不在,玉儿便赶安排情了。刚才递话回说老人是积食,什碍,儿就回。”

迎春虽子糯,那真是子糯已,正经的闺秀,长,站坐行止十分的有子,见人不畏缩,论卖相十分的拿手。许太太越越喜欢,连声:“我就那一皮猴子,幸有玉儿陪我,不真是被那臭子闹死!就,他三五不的拐了

(本章未完)

第二十三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