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八章

陈庭轩在书房见了许阳,陈奶奶忍不住跟了,虽不是一次见许阳,是俊朗的伙子往他面前一站,是再次让深切的感受什是风度翩翩的,什叫沐春风。听许阳十分认真的语气提一定信守婚约娶紫萱,并且一定待让快快活活的每一,又是替女儿又是女儿的病情难,说了几句话就有些受不了,赶紧先离了。

许阳陈呆了一儿就回了。原本婚就安排的差不了,所谓的细节讨论不是借口,他一趟就是了表明己的态度,并有少东西商量。

回许阳就觉累不行,的在歇了一整才勉强缓劲儿。阵子的生的情真的很,迎春扬州京接二连三的消息,先是宁国府的秦卿了,紧接着又传元春封妃的儿,是边实在忙,并有思管,尤其迎春是喜儿,秦卿那茬儿实在不是适合提的儿,况且是辈儿,贾姐弟说连缌麻的等级算不呢,所是宝玉穿了几素服罢了。元春封妃的消息传的候,宝玉的反应很让许阳意外了一,无悲无喜的淡淡的说了一句:“歹比的日子强些。”有不参加年的省亲表示的遗憾,是儿就淡淡的带了。

十月初的候许阳租了一条船,安排了的两三人,艾达令的妻子何娘子跟两孩子护送了京城。正迎春的婚结束,贾有几专门跑腿儿的人先一步回京,便一并搭船同路回,原本许阳头疼阵子情,偏又人少,抽不太的人照顾艾达令的人呢,贾几正是惯了门办儿的,倒是不担人手不够了。知他一子进京了,崇雅的同各有礼物相送,邻街坊零零碎碎的送了不少东西。何娘子一向爽快,回着一群送行的崇雅生跟街坊邻却落了泪,年月通不便,一走几千,再见面就不知是什候了。在码头告别就告别了辰,是码头管儿的一脸不意思的提醒说该船了,别的船等着靠岸呢,何娘子才擦着眼泪往船走。

忙完些琐碎儿又是他己的婚,虽有许陌帮忙,但是他毕竟人生不熟,外头的儿主是许阳己在忙,黛玉毕竟年纪太,平管点儿行,情哪知怎办?许太太阵子身体一直不,许阳哪敢再麻烦老人,最就连请哪的厨子许阳己拍板。

今离婚期有不半月,总算该安排的安排了,就等新娘子进门了,儿冷了,许阳早就不怎崇雅课了,容易有些空闲便陪着孟老先生。老爷子年纪确实太了,一年他了几拨人接老人回邹县,老爷子一生洒惯了,几次拒绝了,说不回整人磕头。许阳知老人其实是的,是那有太他亡妻的印迹,不回其实是怕见景伤情,儿许阳插不手,唯有让黛玉陪伴孟老先生,他己空坐坐。

日孟老先生却忽提陈紫萱的病。件情许阳一直跟他说,老先生是刚从前拜望他的崇雅的生处了消息,才问他。老先生问的很直接,世有五不娶,你明知陈姑娘已经了肺痨,什一定娶?更别说世有七,少男人因恶疾或是无子休妻呢!你有机退婚何不顺水推舟,是陈提的,就算你应,情理别人不怪你。

许阳深知老先生人,他问,肯定不是反他娶陈紫萱。问他什,那就真的是知他是怎的。许阳其实不让老先生他担,虽知早晚有人告诉他,但是是不愿己跟老先生说,果老人是知了。

不许阳真的老先生问的直白,他有立刻回答,是细细的思索了一阵子,才说:“日我少丽,他的妻子问我是不是娶陈姑娘,我说‘君子无信不立’,既订婚了,守信娶。是,今了,我越越觉,儿,不全是理儿。”

“若今日今是我病了,恐怕陈是绝不提退婚的。若我死了,怕就算无子无女,陈姑娘守在我母亲身边,孤单寂寥的了半辈子。”

“反呢?世间有几男人妻子守一辈子呢?便是我,若妻子有万一,我有一孩子的话,怕做不。不孝有三,无,我不做不孝的人,我最是守几年,在的思念着,是最是妻子的位置再给了别人。”

“我陈姑娘做的,比陈姑娘我做的,实在是少了太太。所今我仅仅做的,就是娶,,让快快活活的日子,十年二十年一辈子,总归做我妻子一,我就待一。”

许阳抬头,着孟老先生清癯苍老的脸庞,坚定缓慢说:“先生,我阵子一直在,世有五不娶?何有五不嫁!”

“今我明白了,世,传了一代又一代的理,其实根本算不理,是人一己找的借口罢了!”

“我幼丧父,颠沛流离在外年,回母亲身边已经是半了,论教养怕不比丧妇长子强少!若提世有恶疾,说一句不敬的话,我父亲日双腿不行动,岂不算恶疾?”说此处许阳顿了一,轻轻的反问:“陈世叔不曾嫌弃我的身,女儿许配给我,我又怎些分明是背信弃义的人找的借口拿己违信的理由?”

许阳一番话说,蓦的现己失言了。江,他虽总体的顺顺意,是一直有一憋闷感埋在头。江虽繁盛,是他眼见的,耳听的,无不是一代一代积累的今已经无比扭曲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更别说什三从四德,七五不娶,光怪陆离的理论与德观让他从码名义人人平等的现代社的少年压抑的无复加。

许阳亲眼见日有认己的许太太那一身的素缟,肃穆的表情是未的无望与灰;他万分理解黛玉思念父亲却回京件隐隐排斥的矛盾态度,是飞翔却注定半辈子着带着棱角的空的无奈与恐慌;他不的那位虽满的不安,却怀着期待跟梦跟着弗朗索瓦站在往球另一端的船船头的那位石姑娘那充满希望的灿烂的笑容。

许阳低头闭了嘴不敢再说,生怕己再说什离经叛的东西。孟老先生不再说话,了许久,才缓缓的说:“你了年就十九了,虽弱冠年,是马就的人了,总有字才。我给你取字,你愿意?”

许阳吃了一惊,急忙抬头,却见孟老先生正微笑的着他,他一间不知说什,却又听见孟老先生说:“我老了,精神挪腾了,我收关门的弟子在身边,省的他总是聒噪说我身边无人照料……你愿意劳费力的伺候我糟老头子?”

许阳儿早就反应了,孟老先生是正式收他弟子了!一间又惊又喜,赶紧跪与老先生又磕了几头。孟老先生摆手让他:“我是精神了,拜师礼有冠礼些你就己操持吧!候我给你主持就是了。有不懂的就问你刘山长,别太麻烦你老山长,他不比我年轻,经不折腾了!”停了一又:“我教了你三四年了,知你是孩子,回的儿,你做的很,我很欣慰。”

许阳的拜师礼跟冠礼是紧挨着的。

孟老先生是世儒,今年春闱他在山东的另两位弟子一并考进士,算他四十年一共教了十一位进士,真是相恐怖的数字了,候他老人明确的表示许阳是他的关门弟子,关门弟子是什?他不是顶门立户继承师傅衣钵的,却十有八九是分极高非常师傅喜爱的,情况做老师的才满意足的说有他就够了再不收徒弟了。因此听闻孟老先生收关门弟子,虽他少帖子,慕名的人是相。

拜师礼是在许阳进行的,官面的,校的,有扬州名的文人客几乎一网打尽。些客人紧接着二又几乎全场参加了许阳的冠礼。孟老先生许阳取的字又念易懂:“明灿”,许阳,字明灿,希望许阳真太阳般光明灿烂。名字的太贴合许阳了,季老先生说,孟老先生取字实在是,再有比两字更适合许阳的了,再有人比许阳更配两字了。

从一,许阳除了己的名,终有了一“字”,此人再提他,就直接叫他许明灿了。毕竟他年纪渐名气渐长,许郎称呼部分人说已经越越不合适了。

(本章未完)

第二十七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