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章

宝玉离,林海半晌法静。宝玉是他的弟子,是他妻子的侄儿,他是真的希望宝玉懂息;亲眼宝玉懂步,他却一点不。

宝玉门马,此离宵禁的辰剩不足一刻的间了,他纵马狂奔,总算在宵禁前赶回了。他情很是沉重,早带三妹林府是特特绕了圈从陶门前经的,他不知妹妹什在听他说了陶的困窘是一定亲眼——明明已经同意了他的意见却是坚持一眼。所他带,完的脸色果不,却依他强笑:“二哥放,我不被破房子吓的改主意的。”

尽管宝玉陶很次,尽管他知陶人真的很很,带着探春透那那旧砖破瓦垒的院墙面露的低矮的一排屋顶,是让他己的妹妹有一说不的愧疚感。是的,愧疚,他愧疚己无,他的际面,贫穷的陶已经是他妹妹找的最的归宿了。

回先祖母,老太太已经睡了,宝玉便床边跟说话,老人精神一不一,跟宝玉说了几句话眼睛就困的睁不眼了,宝玉酸涩,静静的听着祖母的呼吸逐渐变均匀,显已经是睡熟了,轻轻走跟前老人的手塞进被子,又被子拉,放帐子,才向丫鬟打手势让照顾老太太,才慢慢退了。

宝玉了祖母的房间,便给父母问安。了王夫人的卧房,贾政却不在,宝玉知他准是了赵姨娘处,不问,认认真真给母亲请了安,便静静坐在母亲身边拨着珠子念佛,阵子王夫人念完了,才扭头问:“怎回晚?”

宝玉笑:“我有儿找老师,一直等他回着。”

王夫人点头:“你姑父忙,回晚些是常有的儿,倒是你,什儿急,非等候?”

宝玉有直接回答母亲的问题,倒反问了一句:“前儿我的候,听您嘱咐金钏姐姐不让乱说什?我怎依稀听又有人给三妹妹提亲了?”

王夫人叹:“倒不是别人提亲,是你伯,胡巴拉的跟你父亲提他给你三妹妹寻了人……”

王夫人今正经宝玉了人,并不瞒他什,直前因果细细:原贾赦提的人却是孙姓的人,孙乃是同府人氏,祖系军官身,乃日宁荣府中门生,算亦系世。今孙有一人在京,现袭指挥职,此人名唤孙绍祖,生相貌魁梧,体格健壮,弓马娴熟,应酬权变,年纪未满三十,且又资饶富,现在兵部候缺题升。因未有室,贾赦见是世孙,且人品相称合,正与探春相配,便说与贾政商量。贾政十分不喜,说两虽是世,年不是彼祖希慕荣宁势,有不了结才拜在门的,并非诗礼名族裔,兼又是鳏夫续娶,实在不是女儿的良配。贾赦那混子哪听进,场就了火,声称若是迎春未嫁,的女婿他才舍不让给了侄女呢。迎春做继室探春就做不?孙绍祖有拖油瓶呢!直说贾政是己闺女的比他闺女金贵……(注1)

王夫人说此处十分无奈:“哪是继室不继室的儿啊!你父亲跟我说,孙门风向最差,最是捧高踩低不,实在信不的生什孩子!”

“我阵子正你妹妹的婚犯愁,寻思着你伯再怎糊涂,总不至点儿理不通,保不齐孙绍祖真就不错呢?结果我让人一打听,人确你伯所言生的相貌堂堂,极懂官面的名堂,前程应是不错的,更别说产颇丰无公婆伺候无前妻留的孩子,虽是继室跟原配差不了少了。有一,他的原配却不是你伯所说病死的,是被孙绍祖活活打死的!蛇蝎肠的人,就算他财万贯前程无量,我又怎你妹妹许给他?”

王夫人说着说着便落了泪:“我养年,跟亲生的差不了少,怎往火坑推呢!我派的人回跟我禀告的候金钏彩云在,儿毕竟是你伯提的,我让人查些,传不听。况且你妹妹阵子正因齐国公提亲的儿不在呢!何必再招,才吩咐不许乱说。”

宝玉听呆了,他阵子妹妹的婚愁命,谁知居又一遭!幸父亲母亲不像伯那糊涂,不三妹妹真落火坑了。此处更觉己琢磨的情不再拖,是赶紧告诉母亲己的打算妙。

此处宝玉再不犹豫,今求林海的儿原原本本跟王夫人说了,隐己问探春意见跟偷偷带陶的儿。

王夫人听罢目瞪口呆:“你孩子,怎,怎莽撞?你不跟你父亲商量你就敢直接找你姑父?”

宝玉轻声说:“我不是莽撞,我是怕,怕我不赶紧老师说了的话,我己打退堂鼓!我真的本给三妹妹找更的人了。陶兄弟与我相识五六年头了,他的人品,我放。虽穷些,穷又怎呢?陶诤已经是举人了,他弟弟是秀才,陶诤很干,一月赚二三十两银子,陶四郎赚十两的,门户的,些银子够花了。我寻思着咱现今很是紧巴,三妹妹的嫁妆无论何不赶二姐姐那候了。若是硬找门户的人,哪有不攀比的?三妹妹少不因受人的气。更别说给妹妹提亲的哪有像的?一两的是败子儿,一分什?就是人品有问题。不找日子又进的,歹有盼头……”

宝玉说着说着忽听见母亲的啜泣声,一抬头他母亲已经泪流满面,正不知再说什,却被一扯怀:“我的宝玉,我的宝玉,你才,就操些,苦了你了,苦了你了……”

宝玉初劝劝母亲,是劝着劝着悲从中,母子俩抱头痛哭。厦将倾,谁有完全有感觉呢?从盖了观园,府的日子眼见就变捉襟见肘,整日拆了东墙补西墙,王夫人在眼急在,是一深宅妇人做什呢?就老爷不的从账支了银子买丫头包粉头,快六十岁的人了全无半点儿廉耻;贾政够命的,他倒是知愁,怎表达愁绪呢?人养一群清客门人整日陪他吟诗赋,花的真是一点不比他哥哥少!王夫人被俩不着调的男人整疯了,是管不了不敢管,再有不许男人花钱的理儿,不是贤良妇人做的。

母子俩哭够了,宝玉便:“太太别难了,儿您先别管,我明儿先跟父亲说说,您陶不熟,不口的。”王夫人含泪点头。

二日宝玉果儿跟贾政说了,贾政最喜欢读书人,一听说方是举人就乐意了半,再听陶郎些年是了照顾母亲拉扯弟妹才拖现在未曾亲,越觉喜欢,至穷,二侄女婿年不是一穷啊,那带了俩拖油瓶呢!别说他日说不准考进士,便是考不,年头举人其实就有了做官的资格了,有举人的功名谋县丞或是边远一点方的县令是不算太难的,做的话混几年就爬了。至现在穷一些,关系,给女儿带嫁妆就是了。吧,位其实真是不靠谱的。

宝玉忖度了一,是又他父亲说:“三妹妹是极的,我估摸着陶哥不不乐意,不情是办妥帖点最,我先跟他透气儿。”贾政有意见。

所谓不打不相识,日宝玉与陶四郎闹了一场,反倒了友,两人在校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宝玉带陶静几次己,不怎他父母怎一听是陶就那放呢?实在是陶四郎表现的很是靠谱,长有教养问不错,年纪就考了秀才,弟弟教的的陶郎陶诤的人品那说?

陶的反应一点宝玉的意外,果是先惊喜再犹疑,知他的亲妹妹,那一定是的,又实在是觉高攀不国公府的姐。

宝玉豁了,干脆不隐瞒的情况:“我己我三妹妹有的,长相的说,知书达理不算,管理儿是一手。是再有什呢?说句难听的,毕竟不是我母亲生的,门户的人但凡提亲是说给不器的子弟,的男孩子再富裕又有什意思?我妹妹不是吃不苦的人,那空有一张富贵皮的人真不是的良配。我信陶哥的人品,就是日金榜题名,不嫌弃不是太太生的,更何况……”他一横干脆最实际的问题说了:“我给我姐姐盖了那园子,底儿掏空了,莫觉我门有高,就是名头听着听点!

(本章未完)

第三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