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章

紫萱的灵柩送镇江老安葬,许阳又赶回了扬州,一就病倒了。

气渐冷,许阳情一直非常沉重。许太太年岁了,光是儿媳的丧就够操了,一间顾不关儿子;许阳己的贴身丫头早就嫁了,今贴身伺候他的是两紫萱陪嫁的丫头,己哭的不子了,许阳的照顾就有些疏忽了,衣服了少了吃的了坏了的哪有平那精?再加中国的丧古是最折腾人的,不病才怪。

许阳一病,许太太吓坏了。儿媳妇不在了,儿子又病了,了?在许阳着病的挺厉害,毕竟身体底子,病倒比身体的病症严重些,不就床了,是精神不罢了,尤其一见母亲憔悴的面庞,更是越不肯放纵再己消沉。硬是打了精神每日母亲身边陪伴,许太太见他更是难,己的儿子千万,怎就是命般的苦呢?不儿子了,总算松了一口气,真是被些年不断的失亲人的悲哀吓怕了。

了年春了,许太太忽一些情处理,紫萱有孩子,照着候的律法规定,情况该嫁妆返给岳的,便与许阳商量了一,派了人请了陈人商议儿,准备许阳一孝就紫萱的嫁妆送回。是陈庭轩夫妇哪在意呢?女儿了,女婿又女儿,儿女儿才走几,他急吼吼的就嫁妆拿回,算怎回儿啊!便死活不肯同意。许太太的态度很坚定,那是死活退回,紫萱死了,紫萱的爹妈够难了,理他拿了紫萱的嫁妆不,就冲着律法的规定不干儿啊,况且他不是了嫁妆娶媳妇的啊!

其实候的律法确实有妻子在无子的情况世,岳收回嫁妆的规定。是一般情况嫁的女儿泼的水,并有太的人真收回,,情况的现很程度是因部分姑娘嫁的嫁妆是消耗品,普通人衣裳布料就占了部分,姑娘嫁几年便是不完放旧了,谁不已回?具是,回难给别的女儿做嫁妆?户人又是另一回儿了,妻子不生孩子往往妾的孩子养在膝或是早早的继了孩子,所往往了情分相一部分财产给了庶子或是嗣子,候就酌情留给娘一些嫁妆了,又是另一回儿,许陈两的情况又有不同,紫萱无子,又年轻,带入许的嫁妆被消耗的很少,铺子田的产又颇观,笔财富就是在巨商聚集的扬州不觑了。情况两人却不肯笔财产,儿一间倒了谈。最情在新升了扬州知府的原知州郑致的协调有了结果:许铺子田及陈紫萱的压箱银子统统给陈,日的东西则留给许阳纪念,诸具陈设类。紫萱陪嫁的四丫头,有两已经嫁人了,另外两位问了己的意愿,愿意留在许,就全留了。最许阳让人给陈送需返回的嫁妆清单的候,铺子田产几年息一并列了进,弄陈又是一阵感叹。陈二爷又一阵痒,十分女儿说给许阳,他人品实在太正了,女儿若是嫁给许阳做续弦比别人做原配惬意,不他的老娘前阵子的那顿臭骂,是缩缩脖子打消了念头。,些是话了。

孝期的许阳并有闲着,病稍微一些就爬床跟着孟先生读书,因几年几场病,许阳越觉身体很重。除了跟着胡教头了骑外索练了一些基本的武艺,他身体素质不错,原本就骑舞剑什的,儿又基本的拳脚练了练,马的长兵器稍微练了练,虽练什高手虎将什的,架势摆倒似模似的。

许阳身边的丫头今全是新人了。他己的丫头桔子被他常的那文具铺子的老板的儿子,提了亲桔子同意了,许阳婚二年便赎身嫁那做正头奶奶了,前年年底就生了儿子,经常许串门望许太太;另一丫头雪梨则被刘管己的儿子,许阳的贴身厮顺求做了媳妇,今在许做着管媳妇。紫萱两丫头日一嫁给了许别庄的管,另一因有人赎,便放良了。两嫁的稍点的丫头了年有了归处,春其中一丫头的人姑娘赎身,许阳问了那丫头己的意思,知是儿的邻居娶,什意见,便免了身契银子又赠了添妆放了良。另一丫头却被他的厮赵二喜,问了那丫头的意思便定了婚。

许阳着身边两不十三四的丫头,恍间己才世界的候,那候桔子才,虽总是故老,曾经眼睛闪闪的给己扎冲辫,雪梨则总是淘气,他每每什馊主意是雪梨凑热闹帮忙执行……今两人身人妇,便是见了己低头垂目的,再有往日的活泼随意。紫萱的丫头更是怜,紫萱死总是战战兢兢,连嫁了二喜依在府中做的红鲤像被抽走了精气神似的少了往日的爽朗。

尽管日黛玉每每提扬州女孩子的限制比京城是的少,那仅限婚前,所谓的宽松是在文化教育放宽了限制。是一旦结了婚,依被关进深宅院相夫教子,在有少女期的惬意。

世界正在飞速的进步,他所处的国却依缓慢的爬行着。洪秀全的纺纱厂,被勒令停业了,原因是新的主簿向递了折子,说洪的纺纱厂“厂内男女混杂,易生瓜李嫌”,又水力纺纱机进行了力贬斥:“一敌八十较,使机器一台,实夺七十余人生业;使机器两台,则夺百五十人生业……机器贱人工贵,江南奸商纷纷效仿,此风若涨,商人购机器千台,则夺数万织工生业,……应永远勒停,安民业。”洪年初才斥巨资又购进了二十台纺纱机,运了机器的船行了码头,厂子却被贴了封条不许工了。洪秀全的父亲表现的很光棍,连船卸,他就带了人马重新登了船,老头子决定直接机器拉南洋厂子,朝廷总不至管国外!

身文科生的许阳一听消息就了历史书讲的继昌隆缫丝厂的遭遇,虽一是纺纱厂一是缫丝厂,是不同的空间,几乎提前了一世纪的代,所遇的困境居同一辙!,江真的不走清朝的老路?不,情况,更放,更早知外界情况的江人,比另一空反抗的更早吧!许阳正着,却忽有人报,有位欧罗巴客人求见。

许阳有与弗朗索瓦的重逢居是充满了伤痛的重逢,弗朗索瓦满眼是红血丝,一脸的仓皇,他急急的在口划着十字,主啊,我终平安的东西带了。说罢他哆哆嗦嗦的递给许阳一匣子:“我答应许知县东西给你,总算有辜负他的嘱托。”

许阳在弗朗索瓦一次了三哥许郊的死讯。佛朗索瓦带着几朋友一江,路广东新安的候船靠岸做了几笔生意,恰听说的知县是许阳的堂兄,便门拜访。

许郊本就不是迂腐的人,新安又是商港,因此他外商的态度一贯不错,既不像有些方官那清高的不外商放在眼,不贪无厌的压榨他,,糊弄他在税务占便宜或是弄些违禁品什的场绝不了,一点欧洲商人知,遵纪守法的普通商人最喜欢官员了,故打听了许郊的人,弗朗索瓦求见他并有什压力。

法国此跟英国的关系并不算,弗朗索瓦听说许郊力主禁烟的迹在见面的候的拍了一通马屁,核是英国强盗不是东西,我法兰西人才是遵纪守法的商人,人实在是英明。其实许郊跟弗朗索瓦有什情呢?无非是在许阳的面子才见了莫名其妙的法兰西商人,谁知弗朗索瓦是熟,一许郊见了他,二就带了老婆孩子一许郊拜访。

许郊的妻子是正经的闺秀,虽罗什舒亚尔太太是船娘身的外国商人妻子,既特的前拜访了,就客客气气的招待了。年月在中国做生意的外国人不少,是真正娶中国老婆的却是非常稀有的,弗朗索瓦的混血双胞胎儿子长实在是漂亮,许郊的妻子一见就喜欢,哎呀怎有的孩子?眼睛是双眼皮儿,皮肤那白,头跟中国人一是黑的却打着卷儿,哎呀太爱了,就连脸的几点雀斑招人喜欢!忙让人拿了两装了金锞子的荷包做见面礼——罗什舒亚尔太太给的三孩子是每人一盒精致的酒巧克力,在有冰箱的年代,巧克力舶品远渡重洋了中国保持完整就不错了,漂亮完整的酒巧克力的明显是冰保存了带的,真的相珍贵了。

(本章未完)

第四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