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章

许阳京的名义是陪同照顾老师。与许太太商量,次行变了举入京,许太太快六十岁了,在年代,年纪的已经是一位真正的老人了,尽管病,但是健康确实离越越远。许太太不在风烛残年眼睁睁的着唯一的儿子远离己,希望再见见唯一的弟弟与己养育了几年的侄女,故听说儿子进京,便毫不犹豫的决定己进京。,有一说不口的理由,许阳不了,一二十一岁有孩子的世很前程远的英俊青年,原本是不需母亲太担婚的,是许阳不一,他的似乎已经跟着他的妻子完全死了,许太太不知果己不跟着,己儿子什候才再考虑他的婚姻问题。

知许阳进京的消息,弗朗索瓦决定与他同行,他是准备进京做生意的。弗朗索瓦回欧洲的那几年的生活非常的顺畅,由在中国居住,他中国的了解远远高普通的商人,前几年在江攒了一笔不的财富,回欧洲的候带了许真正的江高档奢侈品,那些东西的数量虽不算,但是在江就已经价值不菲了,万迢迢的运了欧洲很快就被捧了价,靠着一笔买卖,他赚的财富就远远超了他哥哥所继承的产。

从某意义说,弗朗索瓦罗什舒亚尔与他的哥哥罗什舒亚尔先生的守旧吝啬相比,更具备冒险的精神。他意识法国的局势就许阳所言不是三年五载稳定的,就毫不犹豫的忽悠了母亲跟哥哥搬了形势相安宁的法国南部生活。他己,则在母亲在新的方又始有情追逐年轻的情人,哥哥娶了一不错的南部省份的贵族的女儿,又带着妻子孩子始了东方旅。一次,显,扬州是一点。

“扬州的有钱人很,但是舶品相比较,卖不太的价钱。关键是,高档奢侈品的很少,是送人的最,有什方比京城的人送礼的档次更高呢?”伙实在是了解中国的国情,带了批的奢侈品准备京城赚一笔。许阳着他拿的包装精的金表,香水有一些乱七八糟却价值不菲的东西,觉实在是无法理解他的思路:“金表就算了,香水的话,我熏香的……”弗朗索瓦信满满:“我让疯狂的爱香水的!世界再有比我法兰西人更懂女人的味……”许阳立刻闭嘴,东西他是外行,是别表意见了。

随同进京的有陈紫萱的二哥陈蓝实,陈陈蓝实同因妹妹的世取消了春闱行,因陈在京的宅子需修,他索告奋勇监工,顺便熟悉京的环境,修宅子再安备考一阵子,正参加一届的春闱。

陈蓝实是崇雅的生,今年二十三岁,跟许阳同一年考的举人,他虽有许阳那英俊,容貌在中水准。陈蓝实有结婚,亲早就定了。说他的未婚妻实在是苦命极了,他五年前订的婚,三年前正准备办婚的候那姑娘死了祖母,等了孝两正准备再商议婚期,谁知祖父又了,年初父亲又世了……陈蓝实决定干脆己先考试了,正考完了未婚妻就孝了,侥幸考中进士的话那真是双喜临门了。说话的候他扯了帕子擦了擦汗:“幸我岳母身体一向康健。”许阳纵是有千般的愁绪,了二舅哥模哑失笑。

许太太准备带了儿子在京城常住,许在京有老宅,几年林海已经宅子休整的差不了,随入住。许阳是走科举路子的,所早晚定居在京城的,许太太不准备回跑了,就那几亲人,今在京城,己是幼在京城长,与扬州,镇江,苏州几方相比,京城是在世界的最初的,愿意留在京城。由决定在京城定居,许在扬州就留了十几人宅子,母子俩连同二十几仆,带着量的居品,江南特产及许阳从海商那采购的商品,装满了整整两艘船。陈因修老宅,带了具木料等等装了满满两艘船,财气粗的佛朗索瓦包了初一艘海船江,虽在沿岸港口已经销售了不少东西,了进京做生意,他售商品的金银中的部分又换做了江南布料等物,连同他剩的部分的欧洲商品,所他的货物足足装了三艘船——毕竟内陆船比海船了很。

一行七艘船浩浩荡荡的踏了北路。反正是关系相近的亲戚,陈蓝实干脆搬了许阳的船与他母子同住,的船纯做货仓。许阳紫萱留的针线物品带了,因他实在是担些东西放在仓库受潮放坏,索全随身带。紫萱绣的屏风就立在他住的船舱,引陈蓝实一阵垂泪,又抱怨许阳太执拗:“你真是,偏原画烧了,画与绣品放在一相益彰才见珍贵……”许阳却不意:“原本就是送给紫萱的,让带走。我送的带走,送我的我留,我俩不寂寞。”

陈蓝实许阳提妹妹虽不像前阵子那伤了,话话外却又了些灰意冷的子,一间不知说什才。他是疼妹妹,妹妹已经死了,妹夫子真让他放不。了半,跑跟许太太商量了一,扭头便趁着夜间船靠岸跑弗朗索瓦船,让他两位跟着他进京的法国画请了许的船。在此前许阳虽听说有几位欧洲艺术跟着弗朗索瓦一了江,是因情沉重,一直有兴致与他流。

弗朗索瓦十分骄傲的向许阳介绍了两位艺术朋友:“他两在法国是一流的画呢!是法国现在太乱了,我的些朋友是在我见了江的艺术品东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着几年因你的缘故,油画在江挺流行的,一方面见识东方的艺术文化,一方面不至饿死……其余的几位已经被扬州迷住了,尤其是卢卡斯,他被一位扬州姑娘迷住了,声称跟我一做扬州女婿。有卫斯理跟艾德安决定跟我见识一江的京城。”许阳的嘴角抽了又抽,幸群人有类似安格尔那他耳熟详的名字,不他一定崩溃的,就许阳非常怀疑欧洲的艺术进程因弗朗索瓦的掺面目全非——因他听据说曾经是法国宫廷画师的叫做卫斯理杰拉德的伙感慨说果不是他的表侄弗朗索瓦极力怂恿他逃,估计他一葬身火海。弗朗索瓦巴黎情况的预知其实是许阳的提醒的,许阳非常怀疑果有己掺,位据说擅长静物绘画的画师确实他所说在他的艺术品放异彩前就葬身火海了,毕竟在他了解的欧洲艺术史,并有人的名字,他的画所展示的水平分明不该一直是籍籍无名辈。

在此前,江的一流欧洲艺术其实是不的。弗朗索瓦确他所说并不是普通的商人,他真是正经生在传统贵族庭的孩子,尽管他是有什继承权的幼子。因许阳的提醒,他回巴黎极力忽悠认识的亲戚朋友赶紧离巴黎,中的部分人曾经认动荡已经结束太平日子了,但是有不少原本就形势不是非常乐观的亲戚朋友听了他的话搬离了巴黎甚至干脆跟着他跑了法国南部。显南部平静的生活或许适合一些经历了动荡渴望安定的普通人,追求灵感的艺术说,显弗朗索瓦的东方旅更具有吸引力。弗朗索瓦的身,跟他的艺术有着相的水平层次一点非常正常。

说,陈蓝实的主意确实极了,卫斯理杰拉德与艾德安佩兰的有效的冲散了许阳的沉重情绪,他完全被两位带的期的法国艺术给迷住了,一幅幅的画摆满了船舱的厅,油画,工笔与写意画相辉映,即使是一直西洋画不太感兴趣的陈蓝实被震撼了:“我一直江是世界文化的中,是些画画的东西,我真的觉的法确实太狭隘了,有机的话,我应该法兰西。”

卫斯理杰拉德的画景物主,陈蓝实震撼的就是他画的各法国历史悠久的建筑。有二十头的艾德安佩兰则更擅长人物画,他画的女让陈蓝实一面信誓旦旦的声称画画实在是斯文扫,一面又偷偷许阳说:“画真的画欧罗巴女人,江的姑娘除了罗什舒亚尔太太那子的什画头的……”许阳被他弄哭笑不,伙长跟紫萱像,脾气跟紫萱似的面一派端庄骨子却很调皮,实在是让他觉亲切极了。

不管怎说,有了几位新朋友的陪伴,许阳逐渐朗,虽偶尔坐在船舱中盯着屏风愣,是愣的间与频率降低了。陈蓝实跟弗朗索瓦松了一口气,陈蓝实了阵子,是又找了许太太,建议最尽快再许阳订一门婚。“明灿人最有责任,与其让他子胡思乱,倒不再让

(本章未完)

第五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