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七章

许阳望恨不己插翅膀飞京城,不毕竟他坐的是船,实在快不哪。他一行人京城,史太君的生日与探春的婚期就挨着了。史太君的生日在八月初三,因一年并不是什整岁数,老太太身体不是很,故办很是简单,请了一些亲朋聚了两日,戏唱了几场罢了。比较意外的是王熙凤竟带了两儿两女特赶了回给老人祝寿——女儿是平儿年前才生的,一回便被史太君埋怨了一番:“千迢迢的,孩子又,你真忍千跋涉的跑回”。

话是说,老人见了几粉粉嫩嫩的曾孙曾孙女再有不高兴的,是又少不埋怨熙凤:“你怎平儿带回了了?留在琏儿身边照顾着点他。”熙凤扯了平儿:“老祖宗我俩一儿老皮子老脸的,他恨不我俩走一阵子他才在呢!”引老太太笑了,王熙凤才认真解释:“我本说二姐儿,便不回跑了,琏儿却说孩子了见中长辈,让我带回人人脸儿,等了年儿再回。他又怕我一人带着几孩子忙不,才让平儿跟回了。”

隔辈儿亲隔辈儿亲,就是贾赦不着调的伙,乍见一群孙子孙女稀罕的不,整贾琏的儿子放在脖子满院子溜达,是他毕竟身体不,疯了两,脖子便落枕了,再不敢太折腾,领了孩子满院子乱窜,倒是很省了点儿他胡闹的银子。

史太君的生日在八月初,探春的婚却在八月底。

探春的婚办的有些匆忙,老太太了生日身体便越不,人十分担,探春己忧忡忡,故婚礼的筹办很有些不在焉的味。有一糟糕的方便是贾府今的财政状况,日的默认的规矩是每女孩子一万两的嫁妆,现在子,现银真是抽不少,部分东西的嫁妆是扫的库底儿,有四季衣服是现做的现做的,些衣服虽是每季四套与迎春齐平,是冬的毛皮却差了很——几年库的东西进的少的,像的毛皮越越少了。在探春的特意求,最陪送的绸缎料子占了一半儿,其他是绢布跟高丽布等等平民百姓穿的料子。幸具是王夫人早就备的,材料很不错,式很。的嫁妆探春身的姑娘说,不算太简薄,真不算丰厚。

幸王夫人探春毕竟是比邢夫人迎春了,虽的财政捉襟见肘,己的嫁妆消耗的很厉害,是在身边养的庶女是真疼爱的,压箱银子足足给了五百两,加老太太的五百两邢夫人的二百两,统共一千二百两压箱钱,让探春的松了口气。

除长辈的添妆,亲戚的几位姑娘送了探春礼物。寄住在贾的邢岫烟李纹李绮三人送的是己的针线活儿,薛宝琴送了儿珐琅插瓶,湘云弄了套新书,惜春趁着回宁国府哥哥的机从库搜了两砚台送给姐姐做添妆。不管礼物轻重,是真正了的,探春一一的谢了。

比前头几位姑娘,宝钗黛玉两位在财政无疑有更宽松的权利,但不太张扬,明面跟别的姑娘一送了针线什的,却又添了其他东西。宝钗送了整套的十二支师先生亲手做的湖笔加一箱子的各色纸,黛玉则很干脆的拿了幅颜真卿的真迹许阳手书的两挂轴给探春包了。

两人拿的东西是有钱换不的物件,探春感动的命。宝钗却:“我那笔字儿,些东西惜了,放在那白白生了虫子是惜,有你手字才配纸笔。”黛玉很爽快:“颜真卿的真迹我有几幅。至许怀乡的字儿(注1),东西放在外面或是值几钱,在我却不算稀罕,三妹妹别嫌我拿己哥哥画的东西凑数就是了。”探春早听宝玉说未的夫婿极其喜爱书法,字写的不错,宝钗黛玉准备的东西何止是呢?一谢字太轻了,说说姐妹几倒又哭了一场。

陶境一般,有力婚礼操办的豪华。在陶诤与陶静在校的同有很举人,甚至有进士同——惜许陌在孝,不一进士同,故迎亲的队伍倒是很撑的场子,一水儿的读书人,请探春门的候佳赋词一首接着一首,在闺房陪着探春的众姑娘俱觉新女婿实在是正经读书人,探春己了不少。

探春门的二日,许母子便进了京。

一日并不是休沐日,林海需值,黛玉一早便坐立不安的在转转,直雪雁春纤儿笑的够呛:“姑娘一早走的路,怕是赶姑太太跟少爷进城走的那远了……”黛玉面一红,却安静的坐了。一早钱管就带了人跑车马行雇了几十辆车接人,毕竟回许太太母子是准备在京常住的,带的东西真不少。

正满转的工夫,却听人报,说钱管传信,姑太太跟少爷并不是己进京的,随行的有少爷的几位朋友,实在不叨扰。所先直接了许己的老宅,等安定再串门。

黛玉泄了气,己暗笑己,是,带了那东西,果先往己再回许宅,那折腾啊!己真是姑姑哥哥疯了,一早瞎转悠什呢!

滋味的吃了午饭,半午的候钱管回了,原因先一进京的有许阳的亲戚朋友,林雇了二十辆车,陈老宅的管雇了十几辆车搬东西,是伙儿随行的有弗朗索瓦商人,故车愣是不够,一间空再雇车,索就让陈蓝实带了人回了陈,许阳先带了朋友回了许,剩的东西让人慢慢搬,反正卸船阵子功夫呢,有功夫车送完人又绕回了。

黛玉忙又问姑姑哥哥怎,钱管笑:“姑太太着很是硬朗,少爷像又高了不少,着更俊了,他骑了马在京溜达一圈儿,满街的人他眼睛直了。我估摸着不了几,扬州一男子就变京城一男子了。”

钱管本就是林海一任的书童,林海待他跟亲兄弟似的,黛玉叫他声钱叔叔,故在他面前很随意,原本因不立刻见姑姑哥哥很是郁闷,听他了话便给逗乐了:“阿弥陀佛,在今不流行掷果子,不哥哥门不跟我似的蒙着脸?”春纤在一边声说:“姑娘是在夸己长?”黛玉又气又笑:“我真你惯坏了,什话敢说。”雪雁不干了:“什叫‘你’啊,又关我什儿。”

孟姨娘笑眯眯的主仆几人逗完乐子,却黛玉说:“我知姑娘是十分念姑太太跟少爷的,是现在他才进京,他又有几位客人安顿,我听说孟老先生的另外几位弟子是迎接的,必跟着许府。咱儿拜访反添乱,倒不先了帖子约了间,等姑太太安定咱再拜访。”

钱管点头说:“姨奶奶说的是,今少爷的几位师兄确实码头接人了,我今儿才知,户部的伍尚书,鸿胪寺的祝少卿,国子监的冯司业,是少爷的师兄,除了伍人在紫禁城值走不,另外几位请了假迎接孟先生了!因孟老先生住哪的儿几位人争执了一儿,撸胳膊挽袖子差点打,最是老先生己拍板说他些年跟少爷住惯了,不让他再因吵吵,才罢。是儿几位全跟着跑少爷了。有少爷的那几位欧罗巴的朋友带的货品实在是,那几位客人的住处收拾,姑娘儿,怕是让姑太太乱加乱,倒不先缓缓。”

黛玉一子泄了气,无精打采的低低应了一声,等钱管告退了是忍不住冲孟姨娘了句牢:“不在扬州那候呢!伙儿住在一,哪像现在,己姑姑等等。”

孟姨娘笑:“姑娘今儿真不是不,是那边那忙,你意思呆的太久?缓两的话,我啊,十有八九姑太太直接让姑娘留住几,或者让姑太太跟阳少爷咱住阵子,那不是更!”黛玉一听觉有理,不是!儿了说不了两句话就赶紧回,等姑姑安顿了,干脆姑姑哥哥请己住阵子才呢!一人又像那团团圆圆的在一,。

黛玉一通点便又快活,高高兴兴的带了丫头回院子了,紧接着便忙着让人己住的正房的另一件卧室收拾,准备给许太太做客住,是太姑姑了,就跟姑姑住一。又边有院子给哥哥住,又跟孟姨娘叨咕儿,孟姨娘哭笑不:“姑太太离咱半呢!表少爷侍奉老师,又有那朋友住在,哪咱住呢?最姑太太住住,表少爷

(本章未完)

第六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