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八章

林海知皇帝选中了许陌做驸马的消息是在二朝前,他呆了一呆,面却不敢显。他不怪许子清贪图皇的尊荣背信弃义接了圣旨准备另娶公主,许跟周是死仇,他乐意娶周淑妃的女儿那才是见鬼了呢!

虽表面许陌与洪秀全是新科进士,相比,洪秀全的名次靠前些,是洪充其量不是方土豪,洪在朝最的官有四品,且跟洪秀全快五服了,许陌却是正经二品员的儿子。同,林海更是从一品的太子太傅,许陌身林海的弟子,若许真是坚持不肯娶公主,林海抬,就说两已经在议婚了,那逃一劫的是非常的。是什儿有万一呢?万一皇帝又犯浑了呢?尤其是洪秀全的情才不一年,候因同的情打皇帝的脸,就算什儿,是被记恨那是一定的。

林海理解许子清,他是不拖累己。倒霉儿他一受着就行了,必拖林垫背。况且周的情不了少间估计就尘埃落定了,退一万步许陌最差的结果就是娶公主进门,倘若被扯进儿,林黛玉嫁人?

林海又是替女儿伤又是替许陌闹,一整的情很糟糕。回问丫头姑娘在干什,丫头回禀说姑娘在己屋做针线。林海慢慢踱女儿房中,却见黛玉正拿了鞋底子在纳,炕桌摊了裁的几块儿鞋面子,花色显是给己做的。林海中酸涩,轻声:“玉儿,暗了,别做些东西了,伤眼睛。”

黛玉抬头是父亲,笑吟吟的放鞋底子林海:“正准备收拾呢!父亲知我向是最躲懒的,一双鞋半月做就不错了,哪累眼睛。”

林海了黛玉半晌,却不知怎口,黛玉觉父亲的情绪不,忍不住问:“父亲,了什儿?您不高兴?”

林海己的女儿,己的女儿的懂,谁的姑娘比呢?什的命就的苦,己已经尽办法安排的生活了,什是的岔子?

林海着女儿,直黛玉坐立不安,又问了一次:“父亲,底什儿了?您怎了?”

林海狠不女儿的眼睛,着窗外说:“今,圣了旨,让许陌尚了昌平公主。”

话毕半晌听黛玉的声音,林海更是难,正再说点什,却听黛玉轻声说:“许三哥被周害死,今却仇人的女儿娶进门,实在是太难师兄了。”

林海:“爹,爹眼睁睁的着,玉儿,委屈你了。”

黛玉:“我不委屈,爹,我什委屈的。您,满京城的闺秀,有谁像我的惬意?爹方方面面替我了,我有什不知足的。”说罢慢慢走林海跟前跪:“爹,我不嫁人,就让我陪着您吧,您实在不放,些年就给我招门女婿,我陪在您身边,一辈子不离。”

林海再忍不住,手抚着女儿的头老泪纵横。

许阳消息呆了,昌平公主害洪秀全毁了前程毁了容就罢了,居又祸害了七叔!许阳是隐约知两位长辈有意许陌跟林黛玉凑一儿的,不黛玉怎十六了定亲?谁知飞横祸,许陌竟被迫娶仇人的闺女,黛玉,黛玉怎办啊!

匆匆赶林,问了人黛玉在哪,跑书房一,却正着花瓶子拿了炭笔画素描。一见他进便笑:“哥哥正,快给我画儿哪不,我怎觉像是走了形儿似的?你帮我改改。”

许阳一顿子的安慰话被噎了回,老老实实给黛玉修改画,左改一笔又改一笔,最撑不住笑了:“底算你画的是我画的?”黛玉泄气:“欧罗巴人的东西太奇怪!比工笔难!”

许阳忍笑:“是是是,林姑娘的工笔那是无双啊,一亭子画了半年少画了一柱子。”

话说法被林黛玉扔了缎面的靠背砸在脸:“哥哥真是讨人嫌,快闭嘴快闭嘴!”

许阳哈哈一笑接住垫子,笑完了轻声说:“你子,我就放了。”

黛玉走跟前认真着许阳的眼睛:“哥哥,我知你候一定是因不放我,你放吧,我是真的儿。人说做夫妻的一定是有缘分的,我着,我跟师兄一定是缘分不够所才结不姻缘。今就算了是儿,硬凑在一怕是不。我认识师兄些年了,他喜欢隶书我喜欢楷,他喜欢养鸟我喜欢养猫,哥哥你,我凑一肯定吵架的!”

许阳一始听很认真,听差点笑场!才现己反被黛玉劝了。纯粹是找理由呢,喜欢什字体养什宠物些鸡毛蒜皮的情有什紧,许陌黛玉十分的那是瞎子的,黛玉是己跟己找理由呢。一间又有些恍惚:那愁敏感总是默默流泪的林黛玉,似乎从就有存在。

许阳本是哄林黛玉的,今既林黛玉问题不,索再不提话题,让人取了风筝,带林黛玉花园放。儿正是早春二月的候,微风拂面,晴空万,恰是放风筝的候,兄妹两在湖边呼叫的跑了一阵儿,总算四尺长的蜘蛛,有六尺长的蜥蜴给放了。一边的春纤儿笑的脸酸了:“人放蝴蝶风筝人风筝,你放虫子!真的让人无话说了。”

许阳正色:“你就不懂了吧!放风筝是放晦气着,你些庸人蝴蝶人什的晦气放了,那才是焚琴煮鹤呢!晦气就该是面目憎的!”一边说着一遍让人拿了剪子,递给黛玉:“线剪了吧!”黛玉接剪子,却蜘蛛风筝的线剪了,又剪子递回给许阳:“哥哥剪一!”

蜘蛛跟蜥蜴一断,那两风筝一子就被风了,又落了一,但是片刻又被吹了,终越飘越高越飘越远,最在两人的视线彻底的消失。

许阳轻轻的说:“,晦气放走了,妹妹一定顺顺意再有烦的儿。”

黛玉知许陌的情就一直强撑着,此眼泪不由刷刷的流:“是,晦气放跑了,放跑了……从今我每快快活活的。哥哥你是,你,你的晦气跑远远的了,咱快快活活的,谁不许再偷偷哭了。”

许阳的眼泪在眼眶打转,却终究有流,他轻轻答:“,咱快快活活的。”

二月初九是春分,一是官府宁国府女眷人与荣国府的人被卖的日子,在此前些人早被筛了一遍,颜色的女孩子有一些直接就被教坊司挑走了,其他人不是谁买就买的,总有达官贵人喜欢场合挑女人的,身极的女人带回玩物并不是常有的机。就一点言,漂亮的女孩子,其实充入教坊司虽抛头露面,但是至少表面人身安全是有保障的,毕竟国有法律摆在那。官奴卖,遇有不良嗜的主人那才是叫不应叫不灵呢!倒是容色一般的奴身的丫头无所谓,本就是奴才,现在就是换主子的问题。

探春求林海帮赵姨娘买回,其实儿不说林海的做,贾政早一月就豁老脸跑林府求林海了:“别的人就罢了,两却跟了我二十年了,二十年,有功劳有苦劳,我扔不管,孩子寒。”的孩子是探春跟贾环,周姨娘虽有孩子,却有管赵姨娘不管的理。更有日惜春所托,宁国府的人赎啊!

情不林海面,派管就行了。赵姨娘周姨娘本就是不是年轻人了,又被关了一阵子,又惊又吓又受罪,越邋遢的完全了两老太太,又老又病的谁买啊!花了六两银子就全给买了回。其他人贾府顾不了,带回养不,别人做奴才兴许比在他享福些呢!

林海与宁国府诸人什情,亲戚关系相远了,今帮忙全是了惜春的面子,惜春留的三百两金子被林海兑了三千三百两银子,拿了一千两买了院儿,又花了八百两尤氏与胡氏赎,尤氏三十岁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胡氏更是妙龄少妇,俩人一花了三百两一花了五百两,价钱放在外面足够买一沓儿貌少女了,就,若不是林海的面子,花一倍价钱够呛买呢:前国公府的太太跟少奶奶的名头很是吸引了一些人妻颇感兴趣的权贵纨绔。贾蓉倒是便宜,五两,实在是因他日是犯人收押的不像女眷是在类似临守所的方住的,条件太差

(本章未完)

第十七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