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同学少年两无猜 第4章 周府寿辰

“……爷,少爷!”杨提高声量喊。

“啊!”林文卿悚一惊,着杨无辜说,“怎了?”

杨极其无奈叹了口气,打从两前从笨钟楼回,姐就像三魂了七魄似的,尽日呆走神,每每恍恍惚惚,了回就己锁在房间,不知在些什。

“门口有人送了一封信。”杨将手中的信笺递了。

林文卿漫不经接信,问:“我叫你派人笨钟蹲点等褚英那伙,有什消息有?”

“暂有。不少爷放,按照前的规律,最三他就现了。”

“嗯。”林文卿将信纸抽,展一,慵懒的神色立刻一扫空,见信写:“仲秋,月明镜,正是良辰景佳,湖南池楼,备一壶酒并几碟菜,静候知己友,共赏湖山景,同乐杯中物,细叙旧日情。英字。”

“算是有消息了。”林文卿精神一振,马吆喝,“杨,备马池楼!”

……

池楼是齐湖畔的最高建筑,其面湖一侧的楼台因筑有飞凤檐,且向湖中半倾故,有临水飞凤的称。坐在三层左侧那间名飞凤台的包间,不但欣赏湖光山色,且与虞城遥遥相望,是遍览虞川胜景的所在。因缘故,飞凤台的单间茶水费素贵惊人,非普通富贵人支付。

撩水晶帘子,就褚英很是惬意在面喝着酒,边有一位貌标致的歌女在弹唱。林文卿了一眼,撇了撇嘴,说:“你倒是享受啊。”说罢,毫不客气坐给己倒了一杯茶。

“杨柳呢?”褚英,笑嘻嘻问。

“杨很忙的。他现在是勤读居的管了。特别,是不陪着我的。”林文卿随口应了一句,转头那歌女说,“你先吧。”

褚英故叹息状,说:“了人奏琴,是少了不少情趣啊。林文靖,你怎赔我啊?”

“那琴声有什听的。”林文卿哼哼了一声,说,“你听弹,不听我呢。”说罢,就走琴旁坐,弹了。一曲《渔舟唱晚》飘,此,正是夕阳西,着波平镜的齐湖听曲子,倒是味很。

褚英眯着眼睛听了一儿,脸便露惊讶的神情,啧啧有声称赞:“不你有一手。你一比,刚才那琴声真是狗屁了。”

显摆完毕,林文卿拽拽身,说:“我的,你不知的,了。”

“儿,说你胖你真喘了啊。”褚英伸锁喉手,掐住林文卿的脖子,笑骂。

被突袭的林文卿哇哇叫,顺势滚倒在旁边的软榻,同操枕头反击。两人一阵笑闹,才喘着粗气停了。褚英走桌斟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林文卿,随即嚷嚷:“渴死我了。”

林文卿举着杯子,抿了抿,问:“那,在笨钟楼的夫人是谁啊?”

褚英往软榻一坐,冲林文卿嚷:“哥,你腾点方啊。”才回,“那是我一位远房姨母。”

“姨母?”林文卿不觉将杯中酒一饮尽,随露一笑容,说,“是富贵人身啊。你的世不简单哦。”

“嘻嘻。你听富在深山有远亲吗?富贵,所我一表三千的亲戚才找门。我啊,现在不是在周混饭吃的闲人。”褚英概是觉酒杯不瘾,干脆身桌的酒壶取,挂在手,吊儿郎靠在桌旁。

“周?”林文卿脑中浏览了一遍虞城中的名门世,姓周的,唯有……

“是贤妃周氏的娘吗?”林文卿讶。

“。”褚英点了点头,说,“我娘是周远亲,从前中落,做贤妃娘娘的伴读。凭着点情谊,便我托给了周。”

林文卿咬了咬,问,“那那位,就是周贤妃吗?”褚英肯定的答案,林文卿眸中闪了一丝失望。

“怎了?”褚英注意瞬间的失落。

“啊。什。”林文卿忙摇头,“我是,是见的贵人。”沉吟了一儿,说,“你给周永人送什礼物了吗?”

“倒。”褚英耸肩,“你知。周显贵年,我那舅父又是主。什珍奇重宝见识了。慧姨的意思,又是希望我送特别的礼物,讨他欢喜。真是,让人头疼很。”

“不……我帮你一吧。”林文卿笑了笑,说,“怎说,是兄弟。总不着你在中难做。”

“你有办法?”褚英睨了一眼,有些不信。

林文卿回横了一眼,说:“别忘了。前我做错被船老罚,每次是我哄他的。哄人回,我比你臭脾气的伙内行了。”说罢,附在褚英耳边,细语了一番。

褚英脸的神色从疑惑惊讶,迟疑:“,真的行吗?”

“你检验,再确定不采我的方案。”林文卿说。

“几?我是有十间哦。”褚英提醒。

“放。绝及。”林文卿保证,“五,你就果。是不满意,我直接从我珍宝斋给你挑古董送周永就是了。”

“吧。我等着你的消息。”果不是了贤妃周少慧,褚英才不在乎周永怎。现有人肯帮忙准备礼物,他乐轻松。

……

林文卿随着褚英从门偷偷进了周府,见周府灯火通明,门口更是客似云,迎宾客机械重复着某部某人贺周尚书寿的话语。吐了吐舌头,褚英悄悄咬耳朵:“人说周尚书是周半朝,果名不虚传。你攀了房了不的亲戚啊。”

“别东张西望的。”褚英弹了弹的额头,说,“我一儿就厅陪客。边就全给你了。别岔子啊。”

“绝问题。”林文卿俏皮眨了眨眼,打了ok的手势,保证。

褚英挥别了林文卿,就了厅。在的日子,赶着抱腿的人数不胜数,不进厅。因此,厅有朝中二品的高官及周关系极亲密的亲友才有资格进入。褚英是最进入厅的人,他一进,就有管的跑了,连声呼喊:“表少爷,你跑哪了?贤妃娘娘处找您呢。”

“慧姨已经了?”褚英一听,忙加快脚步往走。一进门,果周少慧正坐在周永的左边。他走前,给周少慧一位儒雅清俊的中年男子坐在主位正说着话。那就是今日的寿星——齐国吏部尚书周永了。

他走前,规规矩矩向二人行了一礼,周永见他了,冷冷一哼,撇头。倒是周少慧忙将他扶,关:“英儿,你哪了?叫你舅舅担了。”说罢,使了眼色,暗示他千万别惹周永生气。

“我忙着舅舅准备生辰礼物,是晚了。”褚英意,他转头向周永行了一礼,说,“见舅舅!”

“嗯。”周永面无表情点了点头,却是不喜怒。

“英儿,,坐姨母边。”周少慧指了指己的左手边,说。

“是。”褚英听话坐了周少慧边。他周少慧素亲近,情同母子,但因周少慧久居深宫,难见几次面。因此每次见面,他总是尽力逗其。很快的,本有些矜持的周少慧就笑声连连了。贤妃的笑容让底列席祝贺的人惊讶不已,许人偷偷询问少年的历。

褚英陪着周少慧聊了一儿,见不宴,便问:“怎不宴呢?再迟就错辰了。”

周少慧听询问,笑容一敛,淡淡回:“他在等毓。”

褚英啊了一声,说:“怎毓吗?他一贯舅舅的很重的啊。”

“说是被卜府丞关了禁闭,今日才放。约是子修操持贺礼的了。”说此处,周少慧顿了一顿,问,“你的贺礼准备了吗?”

“放吧。万无一失。”褚英保证,“绝是舅舅喜欢的那。”

周少慧微微一笑,转头周永说:“客人差不了,是宴吧。毓不知什候,总不让干等着。”

周永微微皱了皱眉头,说:“是……”

“他虽担着皇子的名头,说底,不是的晚辈。让你长辈巴巴等他,不是正礼。我按宴就是了。”

周永终究是扭不妹妹,叹息着同意宴了。客人分别给周永及贤妃敬酒,便始各应酬,或歌舞表演,或谈说,流朝廷内外的

(本章未完)

第3章 久别重逢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