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同学少年两无猜 第5章 是耶非耶

夕阳余辉,一女孩依偎在一女子的怀中,专低头编织着花环。女子了一眼认真的女孩,笑了笑,问:“卿儿,你爹几日就接你了。候,你回泓城,那是唐国的二城池,风光秀,你一定很喜欢那儿的。了,你有弟弟,你长一模一,高兴吗?”

“那画姨跟我一那泓城吗?”女孩专致志编着花环,随口问。

“……画姨就不了。”女子叹息,此言一,女孩立刻抬头,黑白分明的眼有着明显的困惑,直直望着贵夫人,等待的解释。

女子摸了摸的头,淡淡哀伤的语调说,“卿儿回,听你娘的话。你陪了画姨十年,给我带了太的快乐。今,真的让你回了。我却怕,养你十年,害了你。”

“画姨怎害我呢。不的。”女孩不明白一贯朗的画姨什忽哀伤,努力身,将花环戴画姨的头,搂住的脖子,努力力保证着。

女子回抱着女孩,喃喃:“但愿,但愿不害了你。”

……

粉色花瓣飘落水面,溅点点涟漪,林文卿失神着水面,脑中不断回着那一日,周贤妃的神情、话语,将记忆中的那人比照。

难,真的不是吗?是一长相相似的人已吗?其实,早该知,不是的。果是齐国的贤妃,怎有间抚养己十年呢。不。是,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不平白无故现两长此相似的人。周贤妃画姨的关系底是……

“……公子,林公子?”柔柔的女生将林文卿从恍惚中唤醒,猛惊觉己此正在承恩坊头牌苏绾姑娘的房中。

距离那一日的周府寿诞已了半月,苏绾此已从一介无名女子了蜚声京华的“仙女”。的人何曾那般炫目的水袖表演,寿诞结束的二日便有无数富贵人打探了苏绾所在的承恩坊,派管携重金贵宝门求舞。宫中传,周贤妃甚爱苏绾歌舞的消息,门求舞的人群更趋疯狂。极做生意的承恩坊老板立刻面,八面玲珑招呼各丁,直苏绾身价非凡,一舞千金,从中抽足了油水。

“文靖失礼了。”林文卿着苏绾柔的面容,忙说。

“无妨。”苏绾微微一笑,说,“不知林公子刚才在什呢?整眉头皱了。苏绾有今日,亏了公子助,果有我帮忙的……”

“不不不。”林文卿推让,“苏姑娘赋异禀,哪有文靖什功劳。”中暗,若非你的身段柔弱异常,彩带舞比常人,在短间内掌握那丈二彩绸的舞动方法,我不挑你台。

“公子不必谦让。苏绾是知己的。承恩坊中女云,苏绾有国色香,若不是公子恩赐我的曲歌舞。将不是倚门卖笑,静待年华老的命罢了。哪有今日门庭若市的热闹。”苏绾微微有些伤感身,走窗边向外,“我虽不稀罕热闹,明白,正因有热闹。我才己身子有了,那一点点的主权利,不必哭笑由人。”

林文卿听说伤感,倒有些不忍,便说:“果苏姑娘不喜欢儿,那文靖帮你办法,不……”

“不必了。”苏绾摇了摇头,说,“林公子已帮了我很,此倒是不敢麻烦公子。了,前日,贤妃娘娘邀苏绾入宫,又点了那曲《仙女散花》,似乎很喜欢听呢。”

林文卿的注意力一就被转了贤妃身,紧张:“真的吗?是什反应?”

“苏绾觉……贤妃娘娘似乎总是透我,在怀念着什人。”苏绾说了己的猜测,“的神情有很伤感。”

“伤感……”苏绾喃喃,回忆着那一日在宴席周少慧平静无波的神情,有些茫。

“贤妃娘娘是极制的人。的那些神情,有在屏退了所有侍从,才偶尔流露。若不是苏绾一直注意,怕现不了。”苏绾轻声说,“有……”

“有?”

“娘娘初曾向苏绾打探,我舞曲是何人所授。听真是公子您所授,似乎有些惆怅……的失望。”

林文卿听罢,陷入了沉思中,不明白什周贤妃己感惆怅与失望。苏绾见静默不语,便体贴将冷掉茶水换,静候着一步的询问。

“姑娘,奏琴的间了。请您。”侍女红儿的声音打破了房内的寂静。

苏绾满怀歉意林文卿笑了笑,抱歉:“林公子,真是抱歉,我就推了。”

“不必了。文靖已打扰苏姑娘。就告辞了。”林文卿知趣身,说,“谢姑娘今日所言。”

两人并肩走苏绾的闺房,惊讶现苏绾房前的庭院此刻正坐着一人,却是齐国二皇子姜毓。意外的相遇,让三人愣住了。

“在碰林年兄。”是姜毓的反应比较快,率先身行礼。

“哪哪。”林文卿有些尴尬回礼。两不太熟悉的人,在承恩坊的方相遇,总是有点尴尬。

“毓今日是请苏姑娘进宫的。本打算近日就林年兄中拜访,现在正是择日不撞日。”姜毓方方说,“不,由我做东,一儿就钟山酒肆喝一杯吧。”

“……我已约了褚英在池楼一聚。怕是不……”林文卿难。

“啊,那什。我一吧。”姜毓笑眯眯说,他非常熟揽林文卿的肩,半拽着了承恩坊。苏绾神望着二人离的身影,眼中有着羡慕。

……

“你两一。”褚英一边给俩人斟酒,一边说,“喝点。我特意从舅舅的酒窖拿的万香。是周秘方制的,外头喝不。”

“你撬锁的功力又进步了。”姜毓饿虎扑羊般抢一壶,护犊似护在前,“壶归我,让我带回宫。”

“德!”褚英戳了戳姜毓的额头,说,“你每次,己又胆偷舅舅的东西,总从我手捞。”

“什酒稀罕啊?”褚英,林文卿顿轻松了许,随手抄一酒杯,抿了一口,奇怪,“不就是葡萄酒吗?”

“你知?”褚英与姜毓异口同声说。

“啊。我不止知,我做呢。”林文卿翻了白眼,说,“至让你两抢跟山疙瘩的土财主似的吗?不嫌丢人。”

“不是吧。你跟谁的啊?”褚英啧啧称奇,说,“酒是我舅舅的祖传秘方啊。我毓在外面喝了那酒从见相似的。”

“跟……”林文卿刚说话,却忽顿住了,“你说,是周的祖传秘方?”在褚英姜毓二人肯定的答案,林文卿脑中一遍一遍重复着幼年,在画姨的教导酿酒的场景。周,画姨……底有什瓜葛?

“文靖,文靖?怎了?”褚英见忽不言不语,担推了推的身子。

林文卿猛醒神,强笑:“,。是了一点往。了,你是喜欢酒,拿些葡萄给我,我帮你酿点就是了。”

姜毓与褚英视一眼,笑嘻嘻举杯致意:“那就谢了。”

三人斜靠在栏杆,手持酒壶,就着几碟花生瓜子茴香豆,谈说。夕阳挂在戍公山头,在淡橘色的光与青蓝水影相互映衬着,飞凤台,一派名士风流。

“文靖,除了那女散花外,你知别的那的歌舞吗?”三人聊酒酣耳热,气氛正,姜毓瞅准机,口问。

林文卿手中摇晃着酒杯,眼皮不眨一,回问:“知何?不知何?”

“我母妃真的非常喜欢类歌舞。半月,几乎日日召见苏绾姑娘。是,你知苏绾姑娘的身份,朝中总是不缺臭脾气的书呆子。苏姑娘在我母妃宫中长常入,我怕有人拿着点做文章,总是不。”

“所,你何?”林文卿隐约有一点摸姜毓的意思。

“所,果的话,我请你宫中教宫中教坊的女官跳舞。省苏绾姑娘一趟一趟往宫跑。”姜毓说了己的真正目的。

林文卿有些讶着姜毓,料他竟提此突兀的求。正口回答,却被褚英拦,褚英抢:“毓,我知你是让慧姨。不,让文靖入宫教女官,太失礼了吧。他毕竟是林的公子。”褚英将重音加在林二字,提醒着姜毓,林的财势。

姜毓微微一笑,却不理他,说:“文靖,我现在

(本章未完)

第4章 周府寿辰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