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同学少年两无猜 第6章 宫墙之内(一)

齐国皇宫依山建,许宫殿群间层次分明,皇帝所住的承殿就在山腰处,据说在殿内俯览整虞城。皇宫主有三块宫殿群组,分别是北面的皇帝居住的承殿群,东北皇及嫔妃所住的六宫殿群及西北及南面的勤政殿群,就是百姓口中的宫城。勤政殿群并非宫中贵人居所,是皇帝朝,公卿处理政务的所在。

齐王姜弘年少就十分喜文艺,继位首重文治。他继位一年就在宫中设立教坊,收拢乐人与舞女,指派亲信宦官担任总监教坊内使,主持教坊务。十余年,宫中宴席少不了教坊品的歌舞助兴。教坊使因常轻易讨齐王的欢宫内炙手热的职位。

“范教使那边我已打招呼。”姜毓林文卿说,“他拨一间院并几舞女给你。是,教坊靠近六宫,位置敏感,你果误入宫,候陆皇追究,我怕不保你。所你千万,知吗?”

“放吧。我知的。”林文卿笑了笑,回,“不,有一件,我提醒你。”

“什?”

“我设计的歌舞,与旁人最的不同倒不是在歌舞姿态乐曲。是我比任何人注重最的舞台效果,试,那日在周府堂,果有那恰其分的灯光变幻,苏绾姑娘的舞曲是否那让人惊艳?”

“所……”姜毓皱眉问。

“果你一定让我帮你忙,真正让贤妃娘娘的话。那,很有必让我先观察我的舞台,达最的效果。”林文卿嘴角划了一狡黠的笑,说,“我,些舞女表演的主点应该是贤妃娘娘所住的万安宫吧。所,殿最安排间,让我万安宫查探查探形。”

姜毓沉默了一儿,缓缓说:“倒是问题。我母妃喜静,果你宫动干戈,布置舞台,恐怕不喜欢的。”

“倒不担。我转一转,一万安宫的风景布置,就概知怎布置了。我听褚英说,贤妃娘娘的生辰就在近日,必,殿是希望我的歌舞赶生辰吧。”

最一句话,让姜毓挑了挑眉,他抿:“吧。我给你安排。”

林文卿听他的保证,中窃喜,面却不说什,笑了笑,说:“那走吧。殿带我见范教使,我才始工。”

……

“听说最近姜毓带了人进宫,且安置在了教坊,是吗?”华服贵妇斜靠在栏杆,低头玩弄着己遍染丹蔻的手指,懒懒问。

“是的。王娘娘。”

“子从鬼主意就。着点,别让他再分薄陛康儿的宠爱了。”齐国王陆曼君长十分丽,充满魅惑感的眼角的凌厉却令人惊。

“王娘娘不必操。陛太子殿的喜爱,哪是别人比了的。”近侍带着讨的谄媚,说。

陆曼君斜睨了他一眼,笑了笑,说:“我从不担康儿的圣宠。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所,我不希望,宫有任何我掌控外的情在生。你明白吗?”

“是。奴才明白。”

“吧。给我着点,万安宫那边,教坊那边,是。”

……

“左哒哒,右哒哒。转圈,绿柳头再仰一点。三圈,四圈……。”教坊,一众女孩练香汗淋漓,杨在旁边念着节拍,充着监督者的角色。那边厢林文卿却偷偷从教坊的侧门溜了。

林文卿从手中掏一份图,着面慢慢认路。虞城乃至齐皇宫所在初,本是一片平山,是七十年前齐武帝一声令,在七十年间慢慢建的。它与别的城市最的不同处就是,它从始建设的候,就有一严格的建设规划。整虞城被建设同棋盘一般,条理分明,方圆。

广内府的书库是搬空了齐皇书库的,那份由年的匠师画就的“虞城形势图”在其中。虽经了七十年间的修修补补名称变更,现在的虞城少那的计划有相程度的入,但是的格局却是一经底定再难更改。所,林文卿手份偷广内府书库的图已经足让顺利的找周贤妃所在的万安宫了。

偌的宫城不有守卫,任人乱闯,不在早有准备,不识路名,怕迷路名从姜毓处偏了通行玉佩。将玉佩挂在腰间,南熏殿贵客的标志让在宫畅通无阻。

走了一段路,林文卿躲在一处假山,细接的方向。

“穿前面的那条路,左转就是年的温室殿,绕温室殿再走几步路就是万安宫了。”林文卿在己所在的位置做了标记,确认便从假山,向暖室方向走。

温室殿是盖在宫内温泉旁的型阁楼群,供宫中贵人泡温泉休息所。此正值盛夏,温泉水热,林文卿估摸着此处估计是有什人,便了先前的谨慎,手脚从阁楼旁绕。

风轻轻吹,将一处门窗轻轻吹,恰巧挡住了林文卿的处,一不慎竟撞了。

“唉哟!”林文卿轻呼声,接着就被那房内蒸腾的热气熏有点晕。

“桐?”一略有些迟疑的男声从房中响。

氤氲的雾气遮挡了视线,让林文卿有间慌乱将图藏袖子,知躲已不及了,虚等候人露脸。在温室殿泡温泉的,不是宫走动的宫女侍卫,姜毓给的玉佩就打回。

从雾气中的,是相貌清俊,头湿漉漉的男子,他身随意披了一件蝉衣,一副刚浴的子。他倾身朝窗外一望,吃惊现束手立的林文卿,结巴问:“你是谁?桐呢?”

林文卿忙低头,不敢男子露在外的口,含糊说:“打扰了,我是毓殿的同,迷路了才转。”

“毓的朋友?”男子微微一愣,随即才林文卿腰侧的挂着的玉佩。他转头,向另一方向高声喊:“桐,桐!”

很快,就听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向方向行。林文卿暗一声晦气,打精神迎接随的质问。

首的是一有着清亮双眸的素服女子,走林文卿跟前,屈身福了福,说:“祈殿陆桐见公子。”

“陆姑娘请!”林文卿退半步,手中的折扇微微一托,做了请的动。陆是齐族的姓氏,位太子身边的陆姑娘必是陆安置的人吧。不普通的奴婢视。

陆桐平视林文卿,脸带着客气的微笑,说:“公子贵姓?”

“免贵姓林。”

“林公子?”陆桐眉头一皱,随即恍悟,“莫非是毓殿请的那位同窗林文靖公子吗?您不是应该在教坊吗?怎……”

“迷路!迷路!”林文卿忙声明,“在初宫中,被风景所迷,谁知却找不回的路了。才冲撞了太子殿,实在是失礼了。”

陆桐听完的解释,微微一笑,说:“林公子不必紧张,太子殿叫陆桐,是请公子一叙,并无怪罪意。”说罢,身子一侧,做了一请的动。

林文卿配合,在陆桐的指引见一见那传说中体弱病的齐国太子。

陆桐是很招呼人的女子,一边带路一边林文卿闲聊着。

“殿他近身子有些不适,太医建议他每日温室殿泡一泡药泉疗养。因他不喜欢被打扰,所,每候,温室殿附近的守卫宫人撤。不知林公子是怎绕外围的侍卫进的?竟人通报。”

林文卿呵呵一笑,轻描淡写:“我不晓啊。我人生有点路痴,从教坊,不知怎的,就走了。若不是遇太子殿,继续向前怕是惊了内宫贵人呢。那罪就了。”

“原此。”陆桐抿嘴一笑,随即说,“了。林公子请进。”

……

齐太子姜康是齐王做太子的宠姬陆氏所生,陆氏难产亡,留一子。齐王姜弘却是情子,儿子爱护有加,继位迎娶了陆氏女,便护太子姜康。

位太子曾被不少医者断言命不久长,但集齐一国力终究保他命今。一进入内室,就闻一阵药香扑鼻,让林文卿“泡在药罐子的太子”一语有了深刻的切身体悟。

姜康长与姜毓倒是有七分相似,是整人比姜毓苍白削瘦些。陆桐入内,便快步走姜康身旁,附在他耳畔耳语了几句,约是在介绍林文卿。了一儿,姜康微笑身,林文卿说:“林公子,请坐!”

第5章 是耶非耶目录+书签第6章 宫墙之内(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