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同学少年两无猜 第8章 东市买奴

褚英在人的带领,一路了听雨轩,见林文卿正在煮茶待,却是皱了眉头。

“不是身子不舒服吗?怎吹风?”褚英不赞同着林文卿。

林文卿吐了吐舌头,告罪:“回休息,已经了。褚英人忽亲探视,就更加吃嘛嘛香,身子倍儿棒。”

褚英见“他”此耍宝,无奈摇了摇头,他走林文卿身旁坐,直接问:“听说你在宫遇见了太子康?”

林文卿放手中的茶,回眸一笑,语气带着点调侃的味,说:“那位毓殿跟你告状了?”

“你是他引入宫的,却旁若无人太子康往。他不免注意一了。”褚英的目光略带责难向友,回,“不玩危险的游戏。”

“真是的。”林文卿将茶杯放,安抚褚英,“遇见太子康是意外。我是进宫做一段间的教习,陪练。不笨让己卷进夺嫡麻烦。”

“从教坊迷路温室殿,产生的意外?”褚英犀利反问。

“……不管你怎,我说,那就是意外。”林文卿咬了咬,却不松口。

褚英不赞同着林文卿,说:“文靖,我相信你介入周陆两的纷争有什兴趣。但是,你绝不迷糊一路从教坊迷路温室殿。歹,给我一合理的解释吧。不是给齐国的毓殿,是给我,一真诚意你担的朋友。”

“每人中,有一些不与外人言的隐秘。英。”林文卿无奈抬头向褚英,摊了摊手,说,“有些话,有些,我不告诉你。绝不是因我不信任你,或是不你生死相托的朋友。是因我别的人有承诺,是因怕你卷入麻烦中。所,你理解我吗?”

两人就视了许久,终褚英先低头,抱怨:“你伙,总是轻易说服我。”

林文卿听句话,中的压力顿消,说实话,果褚英继续坚持,怕认输,不顾老爹的警告,将画姨的情全部告了。幸,幸褚英先认输了。

林文卿拉褚英的手,说:“陪我走走。正,我找贴身婢女,你帮我参谋参谋。”

“贴身婢女?”褚英少了解一些族的内部情况,便问,“你中难有足信任的生奴婢吗?外面找?”

“哎呀。你又不是不知的些,是有着七亲八戚的,说不定哪长辈就在我老爹那差呢。我寻我身旁,岂不是主动在己身边帮老爹按了眼线吗?”

“就你理由最。”褚英虽嘴抱怨,但是最终却仍被林文卿牵引着,了勤读筑,向虞城行。

在虞城东侧,有一极的贸易市场,人称东市。此处人人往,极热闹,不但有各国的货物,兼做奴隶买卖。因此,林文卿、褚英在已经打探形的杨的带领,很快了东市最的牙行。

“两位少爷,先喝茶。”牙行的管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胖胖的脸露善的笑容。

“少爷叫我老郑。”郑管拍着膛,做保证,说,“我人牙行是虞城一等一的牙行。很官奴是通我儿拍卖的。所,从我儿带走的人,绝让你有任何顾忧。”

林文卿微微点头,算是认了郑管的夸,实前就吩咐杨找一最省的,否则根本就不踏进的门。

“不知林少爷婢女有什求?”郑管试探问。

“年纪概在十二岁十六岁间的孤女,人实诚一点的,了,我买的话,死契。”林文卿略一思索,回答。

“哦。那不知林少爷带人回是做粗使婢女,是?”郑管追问。

“是贴身的婢女。粗使的人需我少爷亲马吗?”杨有些不耐眼前位管,不明白浅显的理,位做老了的人牙子有什问的。

“呵呵,老儿是确认,是确认。”郑管连忙告罪,“那老儿就安排人给少爷。”说着,他便赶紧退了房间,向安置奴隶的院落行。

人牙行除了前面迎客的门厅外,面的院落被分隔许房间,安置从各渠的奴隶。他细将奴隶分了三六九等,区别待,便顾客临门,根据顾客的需求将候选人一送。

郑管回院,推一房门,房间竟不似普通的奴隶房一眼,数人同住,反是单间,面的装饰是简单装扮的,房内的器具虽简陋,却整洁齐全。一十二三岁的女孩正靠在窗口仰望空,郑管推门进,略有些受惊,身子缩了缩。

“莫惊,莫惊!”郑管笑眯眯说,“丫头,外头了豪客。泓城林的少爷,说是找贴身婢女的,你人不?”

“泓城林是哪?”那女孩声问。

“孩子,竟连泓城林不知。”郑管啧啧了几声,随即解释,“泓城林,就是有首富称的林霄的。今次的,是林霄的独子。他在广内府求呢。了,听人说,最近蜚声虞城的那曲《女散花》正是他传给苏绾姑娘的。”

女孩听话,眸子一亮,咬着问:“真的吗?”

“绝无虚言!”

“那你带我。”女孩点了点头,说。

郑管听句许,立刻精神一振,他冲外面喊:“三,三号间带几木讷点的丫头充数。”

此,不片刻,便有七八符合求的女孩被带了林文卿与褚英的跟前。林文卿不太满意扫了一眼,果独独中了郑管特意带的那女孩。

林文卿折扇点那女孩,询问:“你叫什名字?”

“阿砚。砚台的砚。”女孩回答。

褚英听名字,奇怪:“不像普通人的女儿名字啊。”沦落牙行被死契买卖的人,身寒微,一般取的名字不是翠花兰花,便是二丫四喜,却是极少有人文房四宝一的砚字。

郑管眼角一抽,立刻前:“是褚公子眼力劲。其实丫头原不错,惜犯了,被……”郑管在脖子做了一刀切的动,说,“中的女眷就被卖了。丫头就是那的女儿。”

褚英才了点了点头,他随即皱眉问:“那案子,有什麻烦?”

“公子放,绝不有麻烦。案子是几年前的了。前些年因丫头太,我掌柜的人机灵,若是粗使丫头卖了,却是惜。因此,才在我牙行留了些年。今听公子说找贴身的侍婢,才,拉试试。”

褚英听完解释,又略了,觉有什破绽,便冲林文卿点了点头,算是认了买奴婢。

林文卿见此,立刻给杨打了眼色,杨便走阿砚身边,招呼:“你叫阿砚是吧。了林,就跟姓,就叫林砚吧。你叫我杨哥。”

林砚脸露感激的微笑,声唤:“杨哥。”

林文卿带着林砚满意离了人牙行,那郑管立刻门顾了一顶轿子,一路给抬了承恩坊的院。

“苏绾姑娘,是砚丫头的买卖文书。你。”郑管将文书放桌,递给苏绾。

“林文靖……”苏绾取文书,一面的人名,却是又惊又喜,神色复杂说:“虞城真啊。”随即身,给郑管郑重行了一礼,说:“舍妹在贵行的段间,实在是有劳郑叔照顾了。”

“说,说。”郑管捋着巴的短胡子,轻声说。

苏绾身内室的枕,取一香囊,内中装满了碎银子,却是段间打赏所的积蓄。毫不吝惜全部递了郑管手中,说:“郑叔些年,算是着阿砚长的,必总有几分真的疼爱。有我姐姐阿砚的名声未必,所关乎我阿砚的身世,我希望言尽您。”

郑管伸手掂了掂分量,满意一笑,说:“苏姑娘放。一行有一行的规矩,银子我既收了。有些,就肯定是知知,你知我知。”

“谢!”苏绾端茶杯,盖子一翻,却是送客的意思。郑管立刻识情知趣离了。

苏绾着凉掉的茶水,直楞楞坐着,却不知在些什,许久,才幽幽叹了口气,说:“。罢。此,我便什顾忧了。”

第7章 猎场私语目录+书签第9章 居家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