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同学少年两无猜 第9章 居家一日

林文卿躺在床,感觉腹闷闷的,便翻了身,中一阵郁闷。

“少爷喝水吗?”怯怯的声音从帘外传。

“砚睡?”林文卿略有些惊讶。

林砚就睡在林文卿房外的床,是贴身侍婢专属的床位。隔着重重纱影,林文卿的身子似乎从那床身了。很快,一盛着水的绿玉杯便现在了的面前。

林文卿接,喝了一口,略烫的水温正合此的,水肚,刚才的郁闷一扫空。忽咦了一声,说:“水怎是热的?你一直烧着炉子吗?”

“嗯。日间请杨哥帮忙在房间外安了炉子,火温着壶水。我,少爷近身子特殊,喝水的。”

讨论着话题,再听林砚管叫少爷,林文卿己觉有些不在。庆幸黑夜遮盖己的尴尬,讪讪一笑,说:“平外人的候,砚就不管我叫少爷了。”

“是,姐!”林砚点了点头。

“很晚了。砚快些睡吧。”林文卿又嘱咐,“我有手有脚,己照顾己的。你管己睡就了。”

“……是,姐!”林砚次却答应那干脆,颇有些犹疑。虽此,是乖乖回了己的床。

林文卿将绿玉杯放旁边的几,抱着枕头靠了,中却着,次的婢女真是买了人。砚做细,又不嘴,很有些指哪儿打哪儿的意味。惜,却太规矩了些,有点死守着主仆分,伺候太周了。从前那一撒野,充姐头教训己的柳儿,林文卿忽有些。不知,靖现在怎,有有被爹娘拆穿。

……

因怕外意外露馅,林文卿便嘱咐杨从卜回处顺了不少病假单。此,颇在中了几修身养的清净日子。因不必课,林文卿便随在床睡日三竿。

懒懒睁眼,现林砚已经端着一盆水在旁边侯着了。倒让林文卿不意思再赖了,匆匆身洗漱。

洗漱完毕,林砚便递一封书信,说:“是门房那边刚送的。说是中的姐寄的。”

林文卿先是一愣,反应,,除了己外,哪的什姐?随即才醒悟,那“姐”是己的弟弟林文靖假扮的呢。

哑接信封,面果是己弟弟熟悉的字迹,笔墨,林文卿倒是忽了,外貌假扮混淆,却不知弟弟是怎将己的笔迹给隐瞒的。林文靖在中的狼狈模,的情莫名愉悦了,嘱咐:“砚,备点瓜果,送听雨轩。”说罢,己便踏步向听雨轩走。

靠在栏杆,再将脚肆意翘在前方的石凳,迎着湖面吹的风,林文卿再一次感觉做男人的处,若是女装打扮的话,做的动肯定被人侧目视。

乐呵呵靠着栏杆,打信封,久违的弟弟给己写什。

林文靖老头般碎碎念着他在扮女装的苦累,抱怨柳儿管严厉,不许那不许,便是林文卿平那扮男装泓城玩不许。他又了林文卿临走的几句威胁,根本不敢违逆柳儿的话,乖乖在待着,倒真跟姐似的。

他的娘亲戚蕙君己女儿改了子,连日喜不禁,整张脸笑跟朵花儿似的。末了,又邀功似提说初被安排与林文卿配的那位郑公子不知怎的,竟了逃婚留书走了。他便立刻配合做伤苦恼状,让戚蕙君一边的转,一边怨恨郑公子的逃婚。他就打蛇棍表示,己身林姐,相亲被人逃婚,实在太面子了,彻底伤了尊,实在很担遇的人,候名誉更不听。戚蕙君见他此烦恼,倒是始责怪己初挑女婿眼睛放不够亮,竟害女儿有了的影,一不敢再安排什青年才俊林堡住宿。

“……姐姐人尽管放,有弟在,保你归,是无风雨无情!”

着林文靖略显俏皮的字句,着中那位被耍团团转的娘亲,林文卿不不说了一声服。说底,林文靖才是老娘戚蕙君十月怀胎,一手带的孩子。论娘亲的了解,林文卿认是拍马赶不弟弟,难怪林文靖够娘亲的意捏此准确,轻易举解除了逼婚愁云。

完信,林文卿抬头,便感觉清风拂面,一阵凉快,再望一眼齐湖,却是水光潋滟荷花飘香,一片景致。,林砚已将瓜果送了。林文卿身从盘子捡了桃子咬了一口,着此此景,忽了读书的兴致,便嘱咐:“砚,你帮我书房拿本书,就放在书桌,书名叫……《山河志略》、就是名字。”

《山河志略》写的是各国的风土人情。是林文卿前阵子逛广内府书库现的。书是手写的,因此在一堆书籍显特别扎眼,所林文卿随手拿了回。但是,诸繁杂,倒让那书一直被放在书房桌吃灰尘了。

一触碰林砚递的书,便感觉书封的确蒙了一层细细的灰尘。林文卿将灰尘抹,翻书细,却是越越合己的胃口。

林文卿的一颗早被画姨养野了,是苦己是女儿身,父母管教严厉,近乎拘禁。长十六岁除了次齐国,原先的活动范围超泓城,由着己的子游遍却是根本不。因此幼就特别喜欢些游记,仿佛己随着者的笔触那晋即墨,周卫河游历。

本《山河志略》不但写名川胜水景,连各的风俗人情,乃至人物风流记叙其中,写尽兴处,议论。整文章行文羚羊挂角,无迹寻。

因觉实在有趣,林文卿便翻书页,寻那者的名字,翻覆,却终是什痕迹有。略有些遗憾,知怕是本无名氏。世总有那些怀才不遇的,将一腔血化笔化墨,留待世的知音。

既寻不那者,林文卿便喟一叹,翻书,继续己与位者的神。

间飞逝,不知不觉已了夕阳西的间。觉己手中的书被人夺,林文卿忙抬头,却现是褚英正微笑着着己。

“怎了?”林文卿不生气,反问。

“听夫子说,你又请假了。所,不你精神不错!”褚英冲眨了眨眼睛。

林文卿解释:“说了,是不怎打紧的宿疾。休息几日,就恢复元气。其实,我明就书院课了。”

“奇怪的宿疾。”褚英扬了扬眉,说。

林文卿中一跳,有些虚了褚英,见他表情正常,有什特别的意思,便傻笑:“是啊。族遗传的体质,我办法。”

“既你的身体不打紧了。那今晚我玩吧。我请客。”褚英一拽林文卿,拉着向外走。

“哪啊?”

“今夜虞城最热闹的方!”

第8章 东市买奴目录+书签第10章 花魁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