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同学少年两无猜 第15章 困境自救

姜毓背靠在槐树旁,着林文卿在那支烧烤的架子,熟练将刚才打的兔子膛破肚,皮抽筋。

他咧嘴一笑,口说:“不你石子打猎的技术是一绝啊。”

林文卿意哼哼了两声,说:“叫弹指神通,是我候山河的。论准头,未必输给那些耍暗器的。”

“,有你在,我俩短间内是饿不死了。”姜毓揶揄。

“行啦,行啦。别说话了,你现在的声音跟破铜锣似的,我听着耳朵难受。省点力气吧。”林文卿拿晚湖边打了点水,端姜毓的嘴边,说,“喝水。”

姜毓接杯子,抿了几口,总算滋润了因高烧干渴的嗓子。

林文卿在那边翻搅着篝火,将手中的兔烧烤着,说:“吃完,我找找路。既有一处洞府,从前的主人不不与外边联系,肯定有的路。”

姜毓点了点头,说话,却是喉咙疼,他便招了招手,让林文卿他身旁,背着己。他伸手在林文卿背写字。

“……许不必麻烦。那画像若是我母妃的,他定此处找我。”林文卿根据背的感觉,轻声念了。

姜毓见不说话,便又在背写:“若我处乱走,我怕他了反找不我,那更糟。”

林文卿的确是说不话了,不断翻着烤,在那思考。按照姜毓的思路,他有的法,并有错,果周贤妃知有洞府的话,那一定派人此处寻他的。却偏偏知,那画像的人是画姨非贤妃,此,贤妃知此的委实太低了点。

“不行啊。”林文卿找了借口,说,“的东西不知吃久。你那山洞,早已被废弃了。我又是从断崖掉的,贤妃娘娘若不我落崖找那洞府怎办?总不白白等死吧?我是先勉力救吧。”

姜毓听完,在背继续写:“吧。你说的是。”随,他顿了顿,又在那写,“你受伤了吗?”

“有啊。”林文卿随口回答。见手的兔拷差不了,便了一串放嘴边尝味。

“那你背,什缠着布?”姜毓写完句话,又奇在背摸了摸,的确是纱布缠绕的感觉。

林文卿险些被嘴的烤呛死,忙挪身子,尴尬解释:“那是我那的习俗。我候身体不,我娘从乡间祭师那求的,非让我缠在口,说是保佑身体安康。”

姜毓着伸手,他便在林文卿的手写:“真是奇怪的习俗。夏热缠着,你辛苦了。”

“从缠习惯,热不热无所谓了。”林文卿虚,又悄悄挪了挪屁股,姜毓拉距离,手中的烤奉,说:“吃吧。吃了我找路。”

烤是被烤熟,有加任何佐料,有任何味。不从昨中午始饿现在的两人顾不许,匆匆完早餐,相互搀扶着始在山谷转悠。

座山谷古木参,从崖顶往估计森林密布的景象,或者再加一泓清泉。所,林文卿实在不敢希望寄托在外的救援。

姜毓此身子虚弱,高烧,知己现在是做不了,便万靠着林文卿,他在林文卿手写:“接,怎办?”

“有句话叫,世本有路,走的人了便了路。”林文卿冲他眨了眨眼睛,说,“我,从前那些人走的路,总不连一点痕迹不留给我的。”说罢,甩了甩昨夜找的一柴刀,说,“我摸摸前人的路吧。”

林文卿山洞口步点,始摸索路。洞内有人住,那曾经肯定有往山谷外的路。石子铺的路,即使因年未有人往始杂草蔓延,枝叶横生,但是所有的枝蔓必定比两旁的少些。

林文卿说,就像是儿玩的迷宫游戏,柴刀砍路的枝枝蔓蔓,摸索路,在每路口留标记,果绕了一圈回原,就转向另一方向继续寻找。

一的光就在寻找中消磨了,幸靠着林文卿的弹指神通,猎了两路的山鸡,两人总算饿肚子。

日渐黄昏,林文卿始考虑是否应该找一处方夜,两人终在迷林丛中了一处屋,屋内昏黄的灯光,昭显着主人的存在。

姜毓林文卿两人俱是一喜,立刻加快脚步,那屋前敲门。

“谁啊?”一中年男子的声音响,他略有些懊恼的子,骂,“不是说了,不许打扰我嘛!”

门被打,那男子年立,脸有些胡渣子,双目通红不知久睡了。他林文卿二人却是一愣。

林文卿知己姜毓此的形象有糟糕。落崖在泥打了滚,今衣服干透,泥巴便结了一块一块,沾在腰间袖口。姜毓比略糟一点,帮姜毓火疗,撕掉了姜毓肩半边的衣衫,早在他肩打了结便赶路现在,简直有些衣不蔽体。

鉴姜毓不说话,充两人的代言人,林文卿轻咳了一声,说:“我二人乃广内府的子,不慎迷失在野外。”

那男子皱眉头,他扫了两人一眼,退半步,说:“先进休息吧。我他像伤了。”

林文卿感激一笑,忙扶着姜毓面坐。转头,却见那男子正神望着二人的路,便问:“不知恩公尊姓名,此处又是何啊?”

中年男子转头,语气淡淡的说:“我姓方名录。是曲沃。”

“曲沃?”姜毓的破铜锣嗓音又现了,“烦请方先生曲沃县衙一趟,县令叫吗?”

方录挑了挑眉,说:“你找县令何?”

“我请县令派人虞城报信。”林文卿忙答,“我位同年是怕人担。”

方录脑中灵光一闪,忽:“你是二皇子?”

姜毓身子一僵,警惕等着那男子。次的遇刺件主谋未明,他根本不在回宫前暴露身份,怎眼前的男子一就猜了己的身份。

“别紧张。”方录摆了摆手,说,“二皇子失踪,齐王陛封山搜的情算不什秘密。我知,是因我就是曲沃县令。”

第14章 绝地相依目录+书签第16章 曲东沃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