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同学少年两无猜 第24章 终生之诺

八月的齐湖畔,凉风习习。湖水边丰润的青草碧绿让人不忍踩踏。马儿嘶鸣的声音打破了湖畔的寂静,两年龄相仿的少年正各牵着马儿向湖边走。他将马儿拉湖边,由着它啃草饮水,便一寻了一处巨石前坐。

“一儿宫吗?”林文卿口问。

褚英沉默点了点头,说:“问问毓打算怎应吧。”他长叹了一口气,仰倒在巨石,着空愣。

林文卿他情沉重的子,便一躺,侧身子,恰瞄他左耳的耳坠,便问:“同石,是什东西?”

褚英微微一笑,说:“是我晋国旧俗。晋国无论男女有耳洞,男左女右。男子生日,父母就给他寻一耳坠,戴在左耳。另外一则珍藏,直遇见相守一生人,再送给。因些耳坠玉石打造,又有永结同意,所俗称同石。”

“那说,就是你的定情信物了?”林文卿忍不住跟那赵灵儿似的,伸手摸褚英的耳朵了,边摸边问,“那另一在哪儿啊?”

“。我娘那儿。”褚英答。

“你娘……”林文卿停了手边的动,“重逢,你说找了你,将你送了儿。你在虞城待了六年,那哪儿了呢?回晋国了吗?”

“嗯。”

“定情物,不留在己身边,你娘随便另一耳坠送给中意的媳妇。你哭不及了。”林文卿调笑,“我记你从前说,你的妻子一定是己挑选的,你全全意信任。”

“我的妻子……”褚英仿佛是了什,瞬间失神,半才回,说,“许,世并有那一人吧。人活一世,许人在将就中将就了,我褚英许并不是特别的那一。”

“干嘛,一男人在儿伤春悲秋啊?”林文卿伸手点了点他的额头,说,“不是怕己找不意中人吧?”

“意中人?”褚英呵呵笑,说,“果,我希望一辈子不遇意中人。情情爱爱玩意,加注在我的人身,是糟蹋。”

“不求遇意中人?那你殷殷切切希望找的妻怎办?你不爱吗?”林文卿皱眉头,说。

褚英犹豫了一,回答:“我希望的妻子,具有极的襟与气度,有高常人的律,在必的候与我共同承担肩的重担。回报,我将给予我全部的信任,尽的爱,并且终身娶一人。”

听最一句,林文卿眸光一闪。

“……终身娶一人?你做吗?”

“的待遇,给最值的人。”褚英转头,与视,“与我并肩相伴,携手百年的女人,简直比沙漠的金粒稀少。”

……

缓缓展画卷,其的二八佳人笑颜花。

姜毓站在书桌前,着画卷呆神。画神采飞扬的那人,是他所不熟悉的。他的母妃确曾有欢乐的少女光吗?

随即,他嘴角掀一抹嘲讽的笑,低声:“傻,从前身高贵,花容月貌,万顺遂,快乐。”

按画卷,姜毓眉目一敛,靠坐在椅子,些日子齐王毫不掩饰的厚爱,父子间的隔阂全消融的幸福,让他中忍不住渴望,是否有一,母妃终将认他儿子。

念一,他便按耐不住,外面喊:“人,我万安宫!”

万安宫内,苏绾身着一袭绯色长裙,微施粉黛,肌肤皎,云鬓花颜,却低眉敛眼。的方是端坐主位的贤妃周少慧,旁边是一排婢女手捧着托盘,其珠玉琳琅、锦缎丝绸一一陈列。

“苏绾,陛封你人,赐住弦月居。”周少慧凝望着,淡淡说,“那些是陛的赏赐。”

“谢贤妃娘娘。”苏绾身子一曲,正拜谢。

“不必谢我。”周少慧叹息一声,说“条路是你己选的,将不悔。”

苏绾皓齿轻咬着玉,咬牙再再拜了一次,说:“无论何,苏绾谨记娘娘的高抬贵手。”

周少慧淡秦嬷嬷吩咐:“秦嬷嬷,收拾人手,送苏人弦月居吧。”

“是。老奴遵命。”

姜毓,恰碰见苏绾离。他与苏绾从前曾有几面缘,此再见,姜毓控制不住己的满面寒霜。反苏绾仿佛无所谓一般,宫见皇子礼,给他行了一礼。

送苏绾,周少慧有些疲倦待在房内,姜毓在宫女的引荐走进。是极疲倦望了一眼,淡问:“有什吗?”

姜毓恭敬行了一礼,说:“母妃,孩儿儿有一幅画呈送。”

“放在那儿吧。”周少慧指了指一旁的桌子,说。

“是孩儿落崖,在一处洞府找的。就在戍公山北,曲沃旁边的一处山谷。母妃曾在那儿住吗?”姜毓一边将画卷放,一边说。

周少慧身形一滞,忙说:“等等,画拿。”

画像被缓缓展,着面巧笑嫣的少女,周少慧不觉屏住呼吸,瞳孔不觉扩。

“母妃,有什不吗?”姜毓忙问。

周少慧缓缓摇头,将画卷收,说:“画,我找了许久了。原是落在那洞。谢你帮我拿回。”

姜毓听句话,松了口气,说:“那说,那洞府果是母妃从前待的了?那倒是一处福呢。”

“福啊。”周少慧一声长叹,隐藏着无限的惆怅与思念。

姜毓便说:“母妃回那走走。不,两日孩儿陪你?”

周少慧掩卷不语,静默了一儿,说:“倒是不必了。山洞,我并不再让他人知晓。你帮我保密吗?”

姜毓一怔,待见周少慧盯着他,双眼中似有隐忧,忙答:“母妃有命,孩儿遵从。”

……

与褚英分手,林文卿便骑着马儿回了勤读筑,一路神回了己的书房。

杨拿着新的报讯进房,但见单肘支在桌,托着左腮,神游物外。杨连咳了两声,才终将唤醒。

“姐,前头你叫我查的两件,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了。”杨此语一,林文卿立刻精神一振。

“怎?”

“首先是,周缙丞相的夫人沈淑云。”杨将手捧着的资料在桌平铺,说,“是齐国所的史传书籍,周缙迎娶长公主前的婚姻是语焉不详,说‘昭华长公主少慕驸马风采,终神仙眷属’。本,是八年前晋国所的《四国史略》其《齐书·周缙传》一篇周缙的结妻沈氏有较详细的著述。面称沈氏本是周世女,与周缙有青梅竹马谊。结缡三十载,均十分恩爱,且育有一女。但因其无子且昭华长公主执意嫁,终被休弃。,昭华长公主嫁,诞今的周尚书并贤妃。”

“育有一女……”林文卿沉吟,“跟我猜测的差不。若那山谷隐居的人,的确是那被休弃的沈淑云夫人的话,那画姨就是的女儿,与贤妃是姐妹。”

“不,根据我调查,我不认我的沈夫人是那女儿。”杨否定了的猜测。

“什?”

“因年龄,不。沈夫人跟贤妃娘娘是同岁的。周缙与前妻女显应该比周尚书更些。”

“……那关二十三年前的虞城,有什特别的情吗?”

“姐。”杨将己方才摊在桌的一本《齐史》打,翻《武帝纪》部分,说,“二十三年前,就是武帝四十七年。一年的确生了不少情。春三月,故丞相子周永一首文赋才惊。秋九月,太子姬陆氏因病逝。十一月,武帝退位,太子继位,并迎立故丞相女周氏贤妃。”

二十三年前正是画姨离曲沃前往虞城的间。一年却恰是周子丞相备胎,女皇人选的复年。中是否有什的复杂纠葛,最终导致了画姨的离。爹爹不许在人前探寻画姨的,说是画姨带灭顶灾,又是否一年有什瓜葛呢?

林文卿感觉冥冥中,似乎有一条线在牵引着,一步一步走近年。是前方总是有些许迷雾,让人不清辨不明。

第23章 风言风语(二)目录+书签第25章 是非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