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同学少年两无猜 第29章 偷龙转凤

情的展有点人意料。

接姜毓方允被正式狱的消息,林文卿正与褚英在广内府书库书。听完申木的禀报,林文卿皱眉头。那晚在陵园的所见。齐王此迅捷的动迥异他软弱磨叽的格,一切是否新封德妃的苏绾有关呢?

“方允定的什罪?”褚英相镇定,他站身,书册放回书架,问。

“妖言惑众,诋毁王。”申木回。

两罪名却是耐人寻味。简单的王子复仇故,王固被描绘了恶毒女子,复仇功的那王子姜毓身被泼的污水怕更吧。齐王亲审了案子,若是将此轻轻揭,按一挑拨离间类的罪名便是了。他却偏偏提了王,不提姜毓,怕不不让有人。

“姜毓呢?”林文卿手的书卷卷筒状,焦急问。

“有罪名。是……是暗行御史那边前次的遇刺案与此次的情牵扯了一。”申木说。

“牵扯?怎牵扯?”

“方允身曲沃,姜毓殿遇刺,是现身曲沃。毓殿遇刺归,齐王待他有怜惜,随即方允就始传播那些谣言。暗行御史些放了案面给齐王,暗示说,准遇刺不是场苦计。”

褚英一听,不禁哑。姜毓次的遇刺本就是一笔糊涂账,齐国边基本认是陆所,倒是给他省却了不少麻烦。果陆硬是笔帐扣在姜毓头,姜毓的格怕势必彻查凶手。怕……

“荒唐!”林文卿手的筒状书狠狠往窗一敲,说,“暗行御史是吃闲饭的吗?不证据单凭像?”

“最重的一点是,姜毓殿并不分辨,己从悬崖跌落,是怎现在曲沃。他拒绝说明一点。”申木回。

林文卿听话,一惊,反问:“什。他不肯说?”随即立刻了那日进宫偷画姜毓的嘱咐,贤妃不希望有人知那山谷的……

“问此,殿就闭口不言。所,陛才令他关押,日再审。”申木说完,又加了一句,“少爷,属认果齐王继续追查遇刺的,极派人寻林公子。何应,预先思量。”

林文卿听此,便轻拽了一褚英的衣袖,低声:“褚英,我觉我最先问问姜毓的意见,他的坚持一定有他的理。”

褚英冲林文卿微微一笑,反手握住,点头应:“我懂你的意思。”

……

刑部仍给了姜毓足够的尊重,他的牢房明显是经打理的,长长的幔布将他的牢房与其他犯人的隔离。

林文卿走入牢内,姜毓端坐在烛灯前,低头书,仿佛己正在南熏殿的书房一般,悠闲淡。

“姜毓,你伙,在干什呢?”林文卿忍不住动气,走前一夺姜毓手的书,骂,“什不说山谷的?你刑部牢是观光旅游的啊?”

姜毓被抢了书,手一空。他抬手,修长的五指轻拢丝,将垂落的头全部撩向脑,略有些颓唐顺势靠了椅背。

“概牵连文靖吧。”他仰头,着林文靖,说,“真是抱歉。”

林文卿不他幅子,便清了清嗓子,顾左右言:“记你背的伤吧。换药了?”

姜毓摇了摇头,他的边挂着一抹讽刺的微笑,说:“父王从糊涂,次很难细注意我背伤未愈的,体贴给予什照顾的。”

“喏。”林文卿从怀掏一瓶子,递给姜毓,说,“是我在常的伤药。你拿吧,不知你齐王陛关你儿子殿久呢。”

姜毓着那瓶未封的伤药,竟一有些呆了。

“拿着啊!”林文卿的手悬在半空中一儿,见他反应,便一塞进了姜毓怀中。

姜毓拿那伤药,中一百味杂呈,他低声:“文靖,既今你我,我便你真朋友。所,,你什不说,吗?说的候,我己说的。”

“毓,你做,底在等待什?”褚英着此的姜毓,再尚父那关齐王必定选择保太子的判断,不忍,他烦躁说,“人是经不考验的。”

“不,沉默是因我一人的承诺。”姜毓坚定摇了摇头,说,“果够因此判断一些情,做一些决定,那与我反倒是件幸。”

“惟愿你不悔。”褚英咬了咬,是说。

与姜毓的沟通并有一明朗的结果,褚英仿佛生了闷气,他抿着了老房。气恼幼稚冲着外面的墙柱猛踢,泄郁结。

林文卿初并不拦他,因觉正需一方给他泄。又了若干间,褚英仍精力十足捶打着墙面,乃至手始现血迹,林文卿不不手阻止。抓住褚英的左臂,包裹住他的手掌,轻叹:“别生气了。”

褚英许是累了,在林文卿靠近,他便将头垂在了的肩。林文卿本就长比寻常女子略高些,此倒正给他靠住了肩膀。

“他是故意的。绝是故意的。他有一千一万方法,让齐王疼,收手。他就是不,就直挺挺等着,着。等齐王给的最判刑书,给己一死的理由。”褚英顶着林文卿的肩膀,闷闷说。

林文卿拍着褚英的背,不知该何劝解。姜毓太骄傲。他越是在意齐王,就越是不愿那手段影响。他偏就在一旁着望着等着。其实聪明他又何尝不清楚己父亲的脾呢,是……

中一声叹息,轻轻推褚英,说:“英,走吧。他已是犯傻入痴,你再着急是无。”

褚英是一气急,今冷静就不再失态了。两人才定神,打算离,林文卿就一抹极眼熟的身影现在前方。

“方录!”惊讶间,失声唤。

方录形色匆匆并有注意木柱般树立在门外树的褚英与林文卿。林文卿与褚英视一眼,立刻有了决断。两人尾随方录又返回了牢。

在付了一锭金子的代价,差役便二人引了平日衙役偷听壁角的隐秘所在,恰将方允与方录的动静听一清二楚。

“你在什?什主动趟趟浑水?”是方录的声音,咄咄逼人,带着责怪的意味,“方允!我在问你话!”

“齐王是宽厚的人,我不牵连亲族的。所,你不必担。”

“混账!我从不是担!你底在什,安安稳稳日子不吗?”

“我像你一薄情寡义,我方允的确做不。”

“薄情寡义?你……”

“难我说错了?整曲沃今着安乐日子,怕你有一人再画姐吧。”

听画姐四字,林文卿克制不住浑身一震,被一旁的褚英觉。褚英疑惑着,微微摇头,气声回了一句。

“画姐已经走了。我除了念,何。你般践己,你高兴吗?”

“……画姐,果回,概不阻止我吧。反正周是恨的。”

“周,画姐周有什关系?”方录说话的候,明显有些结巴了。

“呵呵,方录你果是老实。难你现在不明白,什画姐贤妃娘娘长此像吗?那是因根本就是姐妹,是一母同胞的孪生姐妹。”

“胡说。怎。”

“你是读书的,细一周缙丞相长公主的姻缘是怎的,不就明白了。沈惜姐画姐是随着淑云夫人被周乃至齐国刻意遗忘的人。”

“画姐果是昭华长公主的女儿,又怎被留在淑云夫人身边呢?”

“那是周缙人做的手脚。那,淑云夫人长公主同生产,淑云夫人生了死胎,长公主生了双胞胎。了安抚淑云夫人,他便使了偷龙转凤计。”

“……便是有一段纠结。那是辈人的了。周缙人、长公主、淑云夫人俱已仙逝年。你又何苦帮陆陷害今的周呢。照你说,那些是画姐的亲手足啊。”

“哼。亲手足。亲手足却设计画姐,让代替那位贤妃娘娘远嫁亲?让画姐晋国那番外受苦,留贤妃在此安享富贵。的手足,倒真是啊。”

“画姐嫁晋国了?你从前不是说的。”方录的声音涩缓慢。

(本章未完)

第28章 陵园惊梦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