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同学少年两无猜 第31章 欲求不得

褚英,他称周贤妃姨娘。周外说他是远亲投,却连姜毓说不清褚英底是哪一位远亲子。

画姨是周贤妃一母同胞的姐妹。

褚英那日听完方氏那两人的话,脸色忽变了……

往的那一幕幕从脑海中不断闪现,林文卿试图从浮光掠影拼凑一完整的真相。

“……姐,姐。”林砚几度呼唤终林文卿从恍惚中唤了回。林砚手捧着长长的白条,询问:“姐,你说今日周尚书府。”

林文卿梦初醒,忙身,褪外衫,再将长撩,双手捧着,手臂抬升,让林砚有任何阻碍在的口缠一圈又一圈的白布。

完每门前的必修课,林文卿就在林砚的目送,带着杨离了勤读筑,前往功臣巷。

年齐武帝封赏追随己打的那批老臣子,将他的宅集中了虞城西侧,并将其宅横向一字排。齐国初年,每早朝分,便那一巷车水马龙,各赶着朝的老爷骑马的骑马,坐车的坐车,聚在长长的巷子热闹互相寒暄着。因此,民间便条宽度朱雀街一半的巷子称功臣巷。府功臣巷一直是齐国朝中富贵至极的标记。

马车停摆,林文卿从车走,扫了一眼已有些秋意的路,但见七米外的一座府邸门口正有许人进进。那原是前任兵部陈尚书的宅子,前几日在朝堂被杖责致死的言官陈寥正是陈尚书的幼子。痛失幼子,陈尚书便带着人告老乡,此处就人楼空了。齐王便令将府邸重新整理,姜毓的府邸。不,新府邸的整理尚需间,搬离南熏殿一却是等不,因此姜毓便先搬了周的偏院暂住着。

林文卿昨日了褚英的报信,便决定一间探望姜毓,安慰一他那预见的低气压情。

姜毓的候,他正在周府院的练武场与一侍卫招,手既狠且准,一一往,令人眼花缭乱。林文卿便从旁取一根棍子,瞅准机往场一砸,恰处阻断了那二人的掐。

“……文靖”姜毓喘着粗气,瘫坐在。

林文卿走校场内,俯视着姜毓,笑容满面提议:“我说,我池楼风景怎?”

……

池楼,飞凤台,风景依旧。次在此相聚是周永的生日的某一,林文卿姜毓在苏绾那儿偶遇。一次,桌摆着三坛葡萄酒,是人少了一。褚英一早不知了何处,遍寻了府找他,拉了姜毓先。

林文卿一边斟酒,一边说:“是我让人回运的葡萄酒,尝尝吧。绝不比你周尚书那儿偷的差。”

暗红色的酒,散诱人的香味。姜毓毫不客气拿酒杯,豪饮。

抽刀断水水更流,酒入愁肠愁更愁。

林文卿他红着眼睛,不断灌酒的子,便知早已准备的劝词,苍白无力。是便舍命陪君子,陪着姜毓是一杯又一杯。

三酒缸全部见底,林文卿已是满面通红,不一直有克制,神智勉强清醒。姜毓双眼迷离,显已是醉了。

“姜毓,姜毓。你。”林文卿走,姜毓拖,“池楼不夜的,我该回了。”

“?哪有呢。”姜毓痴痴笑了,他高举酒杯,朝着虚无缥缈处敬酒,似癫似狂,“林文靖,你信命吗?我原是不信的。现在不不信了。”他将酒杯一饮尽。

“从前,灵隐寺的一法师劝我,他说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爱别离、求不。我不信,所老现在让我尝求不苦。”

“我真不懂。什,我努力,他却不我。父王的眼中永远有太子,太子,太子。母妃宁笑容给褚英,不肯我一眼。”

“我知恨我。因我是皇爷爷逼着生的。是果我选,我宁不曾世,不做他的儿子。”

“果我选……”

林文卿见他的酒杯咣一声,从手中掉落,知他已睡了。走前,伸手抚了抚他巴的胡渣子,并试图手指化他眉宇间的悲伤。

“睡吧。在梦一点。”林文卿轻声说。知,父母了人头的一疤,亦是他永恒的结。求不,便有绝望才带安宁。姜毓是强者,绝望固令旁观者觉悲伤,但是却让他己更坚强吧,哪怕坚强是外强中干,倔强的人说,仍比较吧。

……

近黄昏,姜毓仍有醒的迹象,池楼却即将打烊,考虑虞城城门即将关闭,林文卿便唤了杨,姜毓从飞凤台扛了。

马车行城门口,城门竟意外关闭了。城门外更是已有两人在那逡巡,那人林文卿,欢快唤了一声“文靖”,便催着马儿奔。

林文卿抬头一,见赵灵儿一身红色窄袖罗裙,手扬皮鞭,正驱马。

“赵姑娘。”林文卿打了招呼。

赵灵儿皱了皱秀气的鼻子,夸张摆手扇风,说:“浓的酒气,哪儿的醉鬼?”

林文卿笑了笑,说:“朋友聚,一贪杯喝了。赵姑娘是城门怎提早关了?”

“叫我灵儿就了。”赵灵儿挥了挥手,说,“别提了。守城的说,宫临传的令,约是太子祈福的那些神神鬼鬼的法师士提的建议。我刚不晚了片刻,儿在外喊了快一炷香的间了,那守城的不敢门。我今晚是别进城了。”

“那怎行。我朋友在城中啊。”林文卿一听急了。

赵灵儿的格本就是熟,拍了拍姜毓的肩,说:“我刚急了。不你就了。我记你的勤读筑,就在齐湖吧。今晚,就你那一宿吧。”

“你……你真敢啊。不怕我你动什思吗?”林文卿了赵灵儿,不由翻了白眼。

“等你打冰魄再说吧。”赵灵儿吐了吐舌头,说,“不是我吹,论单打独斗,世在短间内拼的人不。了了。我骑了一的马,快累死了。快让我车坐儿。”说罢,两脚一身,一燕子翻身从马儿跃,摸了林文卿的马车。

“咦,不是毓皇子吗?原你的醉鬼朋友就是他啊。”赵灵儿一车就蜷缩在一旁的姜毓。

第30章 除名之罚目录+书签第32章 梓童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