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休言女子非英物 第5章 交互算计

祈殿。

座被药香浸润了二十年的宫殿,两日的药味越浓重了。流水马龙般往的宫女,额头冒着细汗,渗着深红血水的白棉布源源不绝被送进送,那鲜红的血色,象徵着态的绝紧急。

在宫殿至深处,一脸色惨白的女子躺在床,痛苦的挣扎着。身侧坐着一位面色同苍白的男子,正紧紧握着的手,安抚的痛苦。

“阿桐,你怎了?”姜康尽全力握紧陆桐,试图的办法给予一些勇气。位在床的俏女子,正处极端的痛苦中,极勉强的睁眼,扫了姜康一眼,曾试图微笑安抚正惊慌失措的男人,惜不及装一完的笑容,又被身的痛感给引走了全部的注意力。

“了,孩子了!”负责引产的产婆惊呼一声,陆桐感觉两腿的耻处间传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随即便晕了。姜康被那团鲜红的血所惊,同亦昏了。

外厅中,齐帝国现任的皇陆氏,却关那刚早产生的死婴,双手不停的绞着手帕,面容扭曲的咬牙切齿,声喝:“此婴是男孩是女孩?”

产婆翼翼回:“回王,是男孩。”

就是句话,彻底的绷断了陆脑中最一根理智的神经,脸色青走满溢药香血腥味的祈殿,匆匆回了己的宁德宫,就连一向关的姜康就昏倒在的面前,无顾及了。

“娘娘,喝茶。”一位随侍的宫女恭敬奉茶水。

陆曼君随手的接了,轻轻碰了一口,便尚温热茶水整泼了那宫女身,厉声骂:“烫死本宫啊!不换点温的!”

无辜的宫女忽受了突其的头一淋,身虽热麻麻的痛,却不敢有任何怠慢,连忙退重新更换茶水。

“情已经了,娘娘又何必拿些宫女气呢。今的务急,该是赶紧的办法弥补皇孙的空缺。”陆皇的胞弟陆珏正走进殿内,正气极虐奴的戏,便向着己的胞姐叹了口气。

“话说的倒是轻省!男孩子就了。拿什弥补!拿什弥补!”说皇陆曼君更是歇斯底叫,“姜康那病痨子,身体一日差似一日,不知什候再让陆桐怀呢!陆桐经了一次,不知一胎不再次血崩!再说了,次生,孩子是男是女分不清!最终是便宜了姜毓那贱杀才!我不甘,我不甘啊~~~”

“够了,我的姐,你给我闭嘴!”陆珏见齐已失了最的理智,即高声向其喝,“别经受点风波就经不住的孙子!太子康是你一手养的,我知你是疼惜他了孩子,但是,你知,若孩子了,再生,就算陆桐死了,宫女才人再找,但我听说,刚才太子昏倒,你竟先行离嘱咐人生照料。你底知不知现在我说,真正最重的是太子康必须活着!因有康儿所生的才算是正统的王族代,有太子在,才有机徐图计啊,哼,至女人与孩子,若太子不失,不是几有几!”

陆被弟弟段激烈的话完全震住了,有些狐疑着他,低声问:“你胡说什!康儿的身体,次怀已是庇佑,几就有几?他的子你又不是不知,平素除了陆桐根本不肯与其他女子,怎……”

“娘娘,我惟一的目的,是一太子的孩子。那怕是名义的,消世人认孩子是太子的,齐正统的皇孙就行了。”见陆恢复正常的陆珏,立即恢复平静,语气淡淡的说。

陆身子一震,已明了弟弟的话中意,倒吸了口冷气,说:“你的意思是……”

“,你是明白了……。”陆珏眼神中放狠戾气,接着……“太子的身体差,一旦他世,又有其他王室血脉的话,那前我苦促,姜毓的除名罚根本就有任何实质意义言了;所,我必须早点孩子,至什手段,那并不打紧,不重。”

陆珏脸色深沉的续,“原本,若陆桐的孩子顺利生,在间说是最不的。谁知偏偏不巧的了。所现先孩子的死因,扣贤妃头,周与姜毓的脑子搅浑,名声搞臭,我再悄悄找几貌女子,在你宫中或我中养着。最终让怀孩子,生男孩,再带给陛就是了。”

“养在我宫与你的府?那太子那边……”陆曼君话才说了一半,便己止住了,一咬牙,眼透精光的说,“哀知了,无论是药,是灌酒,反正让康儿碰一碰。”

“不错。,我精调养康儿的身体,务必让他撑新皇孙生。”

定了计策,陆的理智始回炉,又口问:“刚才你不是陪着陛吗?他现在在哪?”

“弦月居了。”陆珏叹了口气,说,“说,是麻烦。你掌控宫二十年,照说陛的喜算是了指掌了。但那苏绾怎就此宠呢?你己虽抢不,难不找几人分宠吗?”

“不知了什手段。”陆恨恨,“陛就是信,今一有就往那跑。有我太子的请人,不请了。”

陆珏见才提,己的宝贝皇姐姐却又有火的迹象,连忙安抚的:“莫气,莫急!说明白了,不就是歌女,身份位就那了,又有任何怀孩子的迹象,等你做了太,不是任你揉搓的。现在陛既宠着,必非在候不。眼的腹患,仍是姜毓。”

陆顺了顺气,说:“我知。若不是那苏绾平日在宫中算安份,我算是谦逊知礼,不我早就……”

……

且不提边陆氏姐弟的密议,尚书府中有人正在雷霆怒。

“陆,陆……实是逼人太甚。”周永再次恨恨往桌重重一捶。虽他吏部尚书,掌控齐朝臣的迁升调转,门生遍布,人称周半朝。但是,丞相位陆珏所夺依是他中最深的隐痛。

今,周永刚了从午焰转褚英的通报,便陷入极的震怒中。

他又站始在书房回踱步,思虑着该怎反应,才够顺利帮万安宫躲次的灾难。

果陆珏真有耐,那丞相位他让贤就罢了,偏偏陆不是依靠裙带关系,又利了齐王保太子切,在政见处处给齐王诱引、再屡屡给姜毓套。每每挟太子令齐王,真是是忍孰不忍!

姜毓马就班师回朝了。粮草类的问题,陆已不太再做手脚。且姜毓平日从军中寄的信件,似乎有一举擒陆的打算。那己就不必再忍了。

一的踌躇,周永机立断,午焰说:“阿午,我现在就手书几封信,你亲送。”说罢他打抽屉,正取纸张,却面静静躺着一封信。他取信封,正是姜毓离前留给己的,似乎提及,若遇与陆相关,令己难决的急,即启,内中法,或一。

此等前,他微一笑,毫不犹豫打了信封,面果是姜毓的亲书手迹。逐字细,面写的竟是今六宫中最受宠德妃的身世历。

知晓德妃苏绾乃是王孤女,周永吃一惊。因年,王主亦是他的知友。惜,王氏一片忠,却因在齐王糊涂,陆珏的执意陷害中,了水月镜花,令人不甚暗叹。

政治场伏跌滚爬了一辈子的周永知今德妃齐王的影响力,虽他与陆一奇齐王宠信苏绾的真实原因。但是他却明白,此此刻,那原因不重,重的是,此此刻,苏绾很的帮手,帮助贤妃,甚且是整周困解厄。

此,他立刻取消了原的计划,他拿纸张,挥毫泼墨,洋洋写就封书信,封存,给午焰,吩咐:“午焰,封信你帮我送宫,教给掖庭的宫监,记住,内中情十分重,务千万。”

“卑遵命!”午焰头不回的了,周永望着桌的毛笔,冷冷笑,“你若是不仁,我不义,陆啊陆,谁笑最,等真解盖了,才知啊,嘿嘿。”

第4章 事随风过目录+书签第6章 姜毓回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