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休言女子非英物 第6章 姜毓回师

明月空若隐若现,点点星光灿烂,是晴朗的夜晚。

远山绵绵,青松低垂,一阵风吹,叶与叶间错碰撞,众的沙沙声响。

呼吸着夜空寒冷的空气,姜毓抬头,望向虞城的方向,再一辰,己就回了。那朝思暮了半年久的方,那,有着己全部的祈愿与渴望。

“将军,喝点酒驱驱寒,解解乏吧。”一胡子军官二步三摇的走了姜毓身边,拿了己的酒囊说。

姜毓转头,见是己提拔的副将姚勇,他挑了挑眉,笑:“我说了,凡行军中,免意外,一律禁酒,违者皆二十军棍,定罚不饶,你竟敢明目张胆带酒囊?”

姚勇挠了挠头,嘿嘿直笑,说:“咱现在不是在行军中啊。”他努了努嘴,示意姜毓他周遭那几十人马歇息的兵士,“咱方的部队半日才呢,我现在是队状态,再说将军您那军令一,几月哥几的嘴中快淡鸟了,现在又寒,就喝一点,喝完就睡,绝不误了的,就……就通融一吧,嗯?”

“你不总是钻空子。”姜毓伸手一拍他的脑袋,骂,“就你聪明,若你真有份闲,倒不读点书。回京,赶紧寻先生教你习字。往是有身份的人了,总不是让士卒给你念朝廷的旨意吧。”

“将军知我就是粗人,蒙你不嫌弃,提拔我了副将。往让我将军奋勇杀敌,谁让我就叫勇呢。读书写字,,您是直接杀了我比较快。”姚勇头摇跟拨浪鼓似的。

姜毓他子,忍不住又拍打他的脑袋,笑骂:“瞧你点息。难不知,兵伐谋,其次伐,其次伐兵,其攻城。光靠匹夫勇什?”话虽此说,但是他中明白,己中的正是姚勇的忠勇与简单。

“嘿嘿。戏文不是有白脸师爷吗?将军说,了虞城就封我做官,那我张榜给己找几白脸师爷,让您先审核,绝不给您丢人,不比读书快的吗?”姚勇姜毓笑了,知他其实并不介意己的失礼。

实,眼着虞城越越近,位带着他几番浴血奋战的皇子将军却越越沉默,夜间常常哎声叹气,让他唯其是瞻的副将不由有些担。才明知姜毓严禁他饮酒,却拿喝酒做引,宁愿己被打军棍,分散姜毓的注意力。今,将军眉目间的愁云略淡,他算是达了己的目的。他转身,着休息的兵士喝:“了了,子,马!我虞城,见识城的繁华。一两,腰板儿给我挺直了,别给皇子将军丢脸。”

“是!”他一声令,所有的兵士跃马,整齐划一的回应。

“!启程!”

官哒哒的马蹄声轰鸣,留一排又一排密密麻麻的蹄印。

※※※

凌晨,月亮未及全部退隐,刚微微有些露白的痕迹。虞城东侧城门的守卫就按的打了城门。几兵被城守人打门,他一面打着呵欠,握着钝的枪与剑,靠在门边。此,色尚早,便是最早的商人再一儿才现,是他非常放打着瞌睡。

忽,一耳朵较灵敏的兵士被惊醒了,他碰了碰身旁的同伴,说:“像有什马蹄声!”

“什马蹄声?”他同伴被扰了梦,不耐烦回了他一肘子,说,“你在梦吧。太平盛世的,京畿重,严禁纵马驰骋,哪有什马蹄声。”

“真的有!”那兵士感觉马蹄声逐渐清晰,必是越越近,不由更加确定了。

仿佛是了验证他句话,很快在视线及的范围内,就现了滚滚沙尘。一队全副武装的骑兵现在了他的眼前,那久经沙场造就的肃杀气,让几经什严格训练,等同平民的守门兵倒吸了一口冷气。

首骑一马先,驰城门口立马止步,甚至高头骏马呼的浊气似乎触手及,所有的守门兵才算反应了。

他连忙刀枪架,喝:“你究竟是何方军旅?通关文牒又在哪?”

那人头的钢盔拿,却是胡子姚勇,他着眼前些爱的门兵,竟不拉吊桥,关城门,反简直等同玩具的钝枪钝刀试图阻拦己,不由笑了。

“哈哈,皇子将军说的果错。你虞城人重文轻武,呃…………娇生惯养,傻不拉几,根本不知今的局势。”姚勇故痛惜状摇了摇头,口中崩几不合宜的四字“语”硬装了“文化人”,竟教训了。

姚副将接着:“按你的守城法,若真了外敌,怕是虞城早已经失守了。若是在岭南,我非你抓训练不。不现在皇子将军赶着进城,我就不你计较了。”

他从怀中摸一令牌,展示给他,说:“我乃岭南统兵元帅姜毓姜将军麾首席先锋姚勇。元帅现已班师回朝,拜见齐王陛,尔等不速速门相迎将军殿?!”

听岭南统兵元帅的名头,一众兵已是惊诧莫名,几乎忘了己此刻的职责是守城了。从武帝,甚久的太平年代,岭南战的迹,早已了整齐国几乎至文武将相,至阁城百姓,尽口耳相传的不世传奇。

每战必胜的年轻皇子的不败故比齐武帝带同十八功臣平定的老黄历更受百姓欢迎。根据皇子曾屡次呈送朝廷的请功表,青楼酒馆中的说书人却已根据某些某些固定模式,给姜毓麾编了一文一武两副手。

文者,指的是岭南原守将郑智原,恰他名讳有智字,在说书人的几番渲染,已了智近妖的代表人物。若是读书人听了那些故,半笑,因郑智原的形象齐武帝十八功臣定的周缙形象委实太像。

武呢,便是指姚勇。此人市井身,全因奋勇杀敌被姜毓破格赏识,越级擢拔连升数级直至副将军的姚勇,简直了齐国所有草根阶层的英雄模板。

忽见等同传说中的人物现在己跟前,让同是草根身的守门兵愣了半晌,浑忘了身旁的一切。

“怎啦?不快令牌的真假。皇子将军赶着进城呢,若耽误了正,责任你真负不的!”姚勇见眼前几呆瓜兵有木化或石化的趋势,不禁不耐烦声骂。

一骂,才让些士兵始行动了,跑城楼城守人给请了。结果是城守关放行,让姜毓一行五十人顺顺利利进了城。

进了虞城,土包子姚勇并着一众部将在空旷无人的街,流着口水东张西望,甚似乎有滋有味,兴奋不已。

“皇子将军,虞城果比岭南漂亮啊。你那楼高的。哎呀,那楼,不就是神迹笨钟嘛。”

瞧见姚勇那不知所谓的撒欢劲儿,姜毓不禁失笑。

边的其余兵士着那笨钟,是眼睛红。一胆子稍一点的兵士,口附:“真的很高啊。我在岭南见高的楼。”

“皇子将军,是我一次笨钟,我先祭拜一吧。”胡子在那拼命的叫着。

姜毓一行人立马钟楼,虽耳旁听着身边将士七嘴八舌的讨论,他的中,有不人知,却极深沉强烈的渴望……

杀伐决断,一言决的至高皇权;百官临朝,高呼万岁的绝顶快意;特别是他,那纵穷尽,无人与相比的佳人;,就是他中永远的痛,更是他中最遥不及的梦。

待他冷若冰霜,别人却是笑颜花,二十年,他追逐在身,祈求那份永远不的温柔。今,谁不阻挡他他的东西。神挡神杀,佛挡佛杀!

他的脸突浮现了难理解的诡笑,中接着思量:母妃,你的毓儿从岭南回了!就实现我你的诺言了,你将是属我的所有物!任谁别抢走!我你此我笑,我温柔!

姜毓冷冽的眼目向前方的极处望,思早已穿高的笨钟,凝视着远处的齐王宫,许久许久……

第5章 交互算计目录+书签第7章 玉面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