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休言女子非英物 第7章 玉面修罗

齐宫·弦月居。

德妃身着一袭白色深衣刚从寝殿,守在外边许久的腹宫女连忙迎了,双手平举的奉了一封信。

“娘娘!是掖庭那边一宫监送的信。”那宫女回禀。

“掖庭?”苏绾略有些奇怪,取信封,打一,复又合,神色平静,“掌灯。”

宫女忙取油灯,送跟前,苏绾信纸靠近了火源,不一儿,就烧了片片飞灰,飘落,不留一丝余迹。

“厨房那边备火了吗?”苏绾转头问。

“备了。”宫女忙点了点头。

“走吧。”苏绾撩衣裙,在宫女的引领走了弦月居特别设的灶,齐王的早膳忙碌了。了一儿,香喷喷,热乎乎的粥烹制完,再配几碟精致菜,早膳的工就完了。

德妃领着宫女回寝殿,齐王刚在侍从的服侍穿了衣衫。

“陛,膳吧。”苏绾让宫女膳食摆放,随即招呼齐王。

齐王望着似简单但处处的餐点,感动:“德妃,每日是由你朕亲手制膳,真是辛苦了。”

“陛言重了,其实等粗食算不什。苏绾陛做点情,正是求不。”德妃含羞带怯说。

齐王满意的嘿嘿一笑,始吃粥,显情极是愉悦。

苏绾见机熟,故漫不经问:“陛,些日子,万安宫那边,日夜不停的颂经祈福声,实在是挠人清梦,众僧法什候才消停些呢?”

齐王一听,便放碗筷,长叹了一口气,说:“爱妃且再忍忍吧,再两,等头七,毕竟的孩子了,不管是康儿是王痛很。总给他一泄的管与机,且说实话,孤觉难受的很呢。”

“陛的苦,臣妾是知的。”苏绾温言安慰,“不,纯祈福就封了万安宫一,王与太子似乎太了些;若陛并不打算真的伤害与贤妃娘娘感情,妾身认,是派人与娘娘说明此中原由较合适。”

齐王略一踌躇,无奈情浮现脸,缓缓说:“爱妃所言,孤不是不愿同意,是我既已令封宫了。若眼派人再万安宫,怕王那边又闹腾不休了。”

“那……不让臣妾陛分忧,亲跑一趟吧。”苏绾微笑着提议,说完话的,眼底不禁闪了一丝逞的快意。

……

周氏,尚书府。

又有谁猜,轻装先行秘密回京的姜毓,一处不是王宫是?!

的姜毓,正微笑着着己的舅舅,一言不,其状甚悠闲;他的面,正是人称“周半朝”的周永,却是正在思索甚重的情,脸满是不放的神色。

“毓儿,不是舅舅不相信你,实在是你所说的有完全就的,陆氏深蒙帝宠已达二十年,次封宫的件更是陛亲达的,你却说行解决,前不超十日,…………”

听周永说,姜毓却笑的更加畅快了,他语气轻松的:“舅舅担的,毓儿知,毓儿在岭南那的刀山火海经历了,其中的关节点已经仔细,我说,必有我的理与法,总,绝不拿整周氏,甚至……甚至是母妃并己的命玩笑的。”

周永听他说,突了侄儿,曾经经历数次刺杀,与其应的处理手段,不由觉背凉透汗,无力的提醒:“既此,舅父就不说了,是……是,凡皆有所度,不犹不及啊。”

姜毓见舅父松了口,便淡淡的:“叫舅父放,毓儿理的。”

……

万安宫。

因不了宫的林文卿与褚英,几日留宿在万安宫,虽被贤妃拉住话常直至深夜,倒不觉无聊,不,由我的主角有轻微认床的良习惯,林文卿连日的很早,有苦说不。

冷水洗脸,掉了前夜的困乏,推门,习惯花园做做运动。结果,却在半路碰见了意料外的人。

“苏……参见德妃!”林文卿张了张嘴,险些叫错。

苏绾林文卿,是一惊,但仍落落方招呼:“林公子!久不见!”

见人热情方,林文卿倒不意思显生分,清了清嗓子,说:“久不见!德妃娘娘一早却是因何前万安宫?”

“我奉陛命,探视贤妃娘娘,不才刚呢。”苏绾着半年未见的林文卿,屈身行了一礼,说,“了,苏绾正式向文靖公子歉。请受我一礼。”

林文卿着苏绾,今的德妃行礼歉,中那初被其利的愤恨,早就被半年的光消磨七七八八。今再苏绾,首先的竟是初见,习那套水袖舞蹈的韧劲。

林文卿点了点头,说:“德妃不必此。你求仁仁,无愧就了。”

苏绾立刻就透了林文卿眼底的释,中不由松了一口气。林文卿是相欣赏的,半年前虽利了此人,但始终是希望平等往。脸现了真诚的微笑,与其视。

两人正再说点什,就听外头传一阵阵嘶喊,极不寻常的情形令两人同一惊。“声音……”林文卿听声响宫门外,连忙向那边跑。苏绾亦紧随其。

两人赶宫门口,但见万安宫的一众侍卫正六神无主原转悠,却迟迟不敢门查。

林文卿声喝:“了什?”侍卫是认的,知此人是二皇子并褚英公子的友,忙回:“的不知啊。忽就听外面的叫嚷声。”

“门!”苏绾机立断。是宫中正势的四妃一,的命令侍卫不敢不听。沉重的木门被推,一抹熟悉的身影面貌就的现在了林文卿与苏绾的视线。

“姜毓!”林文卿惊呼。

姜毓手持宝剑,插在,正监督着己的手人办。他听有人唤他,便转头,林文卿与苏绾并肩站着,略略有些惊讶,不是冲林文卿笑了笑。

且另一面,原本堵在宫门外的神棍此却正呈狼奔豚突状,不些常年在丹房炼药或在室内念咒的神棍,论力量或速度不是姜毓些百战将士的手,很快,神棍就通通被五花绑了。

虽被绑了,不养尊处优惯了的他依嘴不肯服输,声叫“无礼的伙,你做什!我是奉了齐王命,贤妃消除厄难的。你做,是无故造反吗?”

姚勇听“造反”二字,挠了挠头,声骂:“胡说什哩!你奶奶的才造反呢。我皇子将军,那是齐王陛的二儿子。有儿子造老子反的吗?朝的贤妃娘娘,温文的……那淑德,是齐王陛的老婆,富贵的命,你堵在门口已是不敬,居敢说娘娘八字有问题!你群猴孙子才是真正造反了呢。”姚副将段话儿,横七竖八,理通语不通的骂完,犹觉不解气,冲着喊最声的那尚狠狠踹了几脚,吐了两口唾沫。

他转身走姜毓跟前,声禀报:“将军,人绑了。接该怎做?”

姜毓本林文卿闲聊几句,听了姚勇的回报,便转头。他依在笑,那表情,却让姚勇凉,记次皇子将军令活埋唐国三万降卒的候,脸是笑的,姚勇似乎感脑勺冷飕飕的。

“杀!”姜毓吐一简单的单字。

“杀?怎杀?”姚勇子愣住了,虽说他是粗人,但知在漂亮的宫殿前杀人,似乎不是。

姜毓瞪了他一眼,却不回答他的问题,冷冷边清晰写着,“杀,就是杀人,我说的更清楚吗?”

姚勇收他的提示,脑子一麻,立刻转身,命令将一众神棍一字排,手刀落处,十数血蓬雨;林、苏二人反应,又有十几人已命赴黄泉。

“住手!”苏绾比任何人知,现在的齐王群神棍的依赖,见姜毓毫不留情,杀人斩鸡屠狗,连忙声喝止。“二皇子,你知你在做什吗?让陛知你的行,定饶不了你!”搬了齐王的名头,厉声说。

姜毓转头了苏绾,浑无般的笑:“父王若是怪罪,那是本将军的,就不劳德妃娘娘费了,等的血腥气太重,你是不惯,就请回宫吧,恕本将军在身,正入万安宫与母妃请安,不送。”

,苏绾了姜

(本章未完)

第6章 姜毓回师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