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休言女子非英物 第8章 兄弟反目

万安宫佛堂内,刚送走苏绾的贤妃周少慧在佛堂前进行着己的晨礼,才始诵了儿经,就听数声厉嚎,闻令人惊,中甚觉奇怪的,正派人问究竟,怎料才转身,就一身戎装的姜毓迎面,令顿僵在了场。

姜毓贤妃倒是显很高兴的子,他微笑着:“母妃,我回了!”

贤妃明显感觉了姜毓身传了浓浓的血腥气,那迷人的笑容背肯定隐藏了甚更深层的情感,令人不寒栗。贤妃立刻在姜毓的面前转身逃走,无奈己的身体却似乎完全失了所有的气力,今勉力的口问:“外面是怎了,那些惨呼是怎回?你……你不是在从岭南回京的归途中吗?怎……?”

“外面啊……”姜毓轻笑,“其实甚,孩儿是帮你赶走那些不识相的苍蝇罢了。不是什方,就跑嗡嗡的叫,些苍蝇赶紧拍死了啊,母妃,你说是不是?”

“你!你居……你居在我的宫外杀人!”结合他身的血腥味,贤妃轻易举猜了情的真相,忍不住脸色白喊,“不快叫他住手!”

“啧啧。广博的怜悯啊,我的母妃!但那些人是陆的走狗呢。”姜毓突靠近了贤妃,语气依旧轻松的,“母妃似乎忘了吧,他是冲着你的,是故意难你的。我才是帮助你的啊。”

“但是……任何的屠杀是在造恶业。”贤妃察觉他的靠近,浑身一颤,身子却惊骇的全动弹不,又深吸一口气,说,“不在我佛面前展现的杀戮相。你快叫他停手吧。”

“杀戮?我佛?停手?”姜毓甚觉笑的说,“母妃啊,我真的很欣赏你啊……,你今在惧怕我的情形,竟有余力你的敌人求情,啧啧,,半辈子的佛经的确是有白念。”他口中颇不屑的说着,忽伸了手,放在贤妃的肩膀,轻轻抚摸,就似在品玩最等的丝绸一般。

“你做什!别碰我!”姜毓的份无礼的动,惊令贤妃连连倒退,整身子靠了佛堂的供桌,才停了。

“母妃何必此怕我,我是你的毓儿啊~”姜毓再次前,居伸手拔头的一根簪,使贤妃的一头秀就此披散,“母妃啊,无论生了怎的,孩儿永远不伤害你的。请放吧。”

散乱的垂顿让贤妃显狼狈不堪,但却意外的更添韵致,姜毓随手拢耳畔的一束秀,放鼻尖嗅着谈雅的香,悠悠的说:“我从前就梦着,母妃尚未梳装前是何等风情,嗯,果有让我失望,真是至不方物啊。”

“放肆!”周少慧竭力的扯回了己的头,但是脸满是惊惧不安的着姜毓。

“母妃,你似乎永远是那的雍容华贵,神圣不侵犯,宛若仙。”姜毓着贤妃露了响往的微笑,接着,“每逢望朔日就城外施粥济民,定期康乐坊照顾孤寡,那些愚民你几乎奉圣母。你总是宽的施慈悲与身旁的穷苦人,却唯独我,你却是吝啬从未有最简单的笑容呢……呵呵呵。”

“母妃,前我是不明白,我现在是不明白啊,不关系,孩儿倒是一极的法子,让你我笑了,母妃啊,你说,若是你今再我冷淡,每一次,我呢就杀一万安宫的从人泄愤,必向慈悲的你,定了万安宫人的命,常常我笑言了吧,嗯?”

“不,你不。”因姜毓身所流露的肃杀气,让贤妃知他绝不是在玩笑,真的从内的最深处感绝望了,身子无法克制的颤抖,就是的陷入极度恐惧的证明。

“哦,我的母妃,孩儿啊……”姜毓一边手温柔贤妃梳拢长,边轻声细语的续:“记吧?孩儿我现在是父王亲封的统兵元帅,再一、两的光景,我特别带回向父王致意的十万人马就达虞城了。感很惊讶吗?许吧,因父王向是很糊弄的啊。半年,我信说岭南战告急,他就方设法的将全国各处的精锐送我麾。此,我了半年,齐国最精锐武装部队就尽入我手了;现今孩儿倾刻间就动员十万雄师,母妃啊;你说说,我是不是有资格求齐王位置换人呢。有有资格按照我己的意愿与雄,畅所呢?”

“因此,我向你保证,一次我不再让你从我的身边逃了……”姜毓的手顺势在的脸不停轻轻摩挲,并且坚决的说,“母妃,从今往,你是我的!永远是属我姜毓一人的!”

贤妃的神志被姜毓一段惊世骇俗,逆乱五伦的话彻底的击垮了,始歇斯底嘶喊:“,你魔鬼!不碰我,……给我走…………啊……啊啊啊啊呀!”口中直呼的同,双手似乎突有了力气,尽力的将姜毓推。

一喊,立刻就引了佛堂外等待宣召的一宫女的注意,宫女匆匆跑了进,询问:“娘娘何惊呼,婢在。”

姜毓转头,眼角扫了一眼那宫女,手的剑就同飞了,恰处割断了那宫女的颈动脉,向洁净肃穆的佛堂顿血光炽。

“母妃,子就是你的不了,我不是才说的吗?你不的语气我说话的啊,不爱护身边的从人,是有背佛祖的教导哦。”姜毓竟此微笑的说着话,似刚才的惨暴行与他完全无关一般。笑容在贤妃眼中,却无异府修罗的索命微笑,那正凄倒的宫女,及从其脖间流至的鲜血,使贤妃骇了凄厉的惊叫,语不调,满宫尽闻。

叫声使刚刚床的禇英犹走廊摸不着的林文卿两人,立刻往贤妃声的方向飞奔,才入佛堂,就姜毓正抓着贤妃的手,并揽住的腰,试图制止的反抗与挣扎,其非礼,但周少慧就入陷入了梦魇一般,力量姜毓一年男子竟不完全制住,林文卿则一间注意了的宫女尸体,伸手探的鼻息,已是魂归黄泉。

“慧姨!”禇英很是讶友姜毓的现,此却本的跑前,力推了他并吼,“撒手,姜毓,你是你母亲的吗?”姜毓虽被褚英推,却不生气,他的脸登显了莫奈何,若无其的浅笑,依着贤妃,退一旁不一语。

贤妃耳中闻禇英的声音,又被褚英的双手扶住,才有了些知觉,立刻扑入禇英的怀中瑟瑟抖,口中仍低沉无意识的“呃,呃”的声音;姜毓了此“偏”的情形,面色立刻变极难,牙关紧咬,褚英莫名的恨意盛,但禇英根本不知所,犹抱着贤妃正在细语安抚。

林文卿见姜毓禇英无法安抚贤妃的失态,连忙跑了,秦嬷嬷唤了。,贤妃情形该是有甚旧病复,秦嬷嬷既照料年,肯定知何才正确安抚。秦嬷嬷年老觉少,必定身了。不,两人行色匆匆的赶佛堂。

贤妃仍躲在禇英怀中抖,姜毓曾试图从旁边接近,但是他稍稍靠近,贤妃就不抑制刺耳的惊叫。秦嬷嬷问题的根源该是在姜毓,便他声喝止:“毓殿请即刻离,难你真逼死娘娘吗?”

姜毓听了秦嬷嬷的呵斥,中又气又苦,极不甘愿走了。林文卿着姜毓不甘的神色,及满脸的杀气,顿姜毓感既疼又疑惑,就前脚脚的随其,问明白。

“姐,姐,你别怕。嬷嬷在儿呢。”秦嬷嬷不住在贤妃背轻轻拍着,口中始清唱着那熟悉的歌谣,“宝贝快快睡,梦中有我相随,陪你笑陪你累,有我相依偎……。”

伴随着歌声阵阵,贤妃终慢慢的安静,不再抖,不,显的神智却一不完全恢复,依处崩溃边缘的迷惘状态,就像举止失措的女孩。

“禇英公子。是暂稳住了娘娘的情绪,的贤妃需休息,但现在行不路了,老身又年老力弱,就劳烦你将娘娘抱回的寝殿吧。”秦嬷嬷禇英说。

禇英点了点头,贤妃横抱;一抱却是让他惊讶不已,慧姨竟是身量是此的轻,仅仅半年,竟消瘦了般田。决不是因茹素抄经的缘故,定是因有更严重的理问题存在,但是,却是甚呢?

※※※

站在放生池前的姜毓抱着贤妃走佛堂的褚英,强烈的妒意让他几乎恨的疯;此,他感旁边有人影……

“姜毓!”林文卿力拉了拉姜毓的衣袖,分散他的注意力,不知何,总

(本章未完)

第7章 玉面修罗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