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休言女子非英物 第11章 贤妃隐情

万安宫,血洗件二早朝分。

褚英正守在贤妃身旁,着连熟睡,仍紧蹙的眉头,一叹。正凝神着,秦嬷嬷已端了汤药进。

“秦嬷嬷。”褚英忙身给秦嬷嬷了行了一礼。周长辈早亡,贤妃是秦嬷嬷一手带的,所褚英说,秦嬷嬷算是祖母辈的长者了。

“坐吧。莫弄太声响,贤妃娘娘醒吗?”秦嬷嬷了床榻,轻叹了一口气。

“呢。”褚英缓缓的摇了摇头。

秦嬷嬷汤药放一边的桌,己坐在了桌旁,却是连连的唉声叹气。

褚英了那汤药,不禁奇问:“嬷嬷,是什药?”

“是从前医圣郑昀留的药方子,有凝神静气效。”秦嬷嬷回。

褚英皱眉头,说:“医圣留的药方?说,慧姨的病是老毛病了?”

秦嬷嬷叹了口气,点头:“,是老毛病了。原先那位林公子在,老身本不说甚。但你却不是外人,既问了,与你说倒无妨。其实我姐病,追根究底,须怪先王武帝。”

“初,太子……就是现在的陛,因他念着死的陆姬,就守着病弱的儿子不肯另娶。姜康那身子骨儿,从就被众太医断定命不久长的,先王不满意很。总着让太子(现今的齐王,者案。)另外给他生孙儿。怎料那,却偏偏选了我姐。”秦嬷嬷说此处,不由帕子拭了拭眼泪。

“那,姐才十六岁,请了默默无闻的卜子夏给西席。姐日久生情,有嫁,但是卜子夏的前妻早逝,且膝已有一子。周永少爷始不舍让正值花年华的姐给贫寒书生做填房夫人,就一直拦着,不让办件婚。”

“惜,容易等少爷答应了,姐却被一纸诰书传进宫,一夜未归,回,竟少爷卜先生给赶府,声言再不愿见,,卜先生不明白姐何变,就质问了姐几句,姐便仿佛魔疯了一般,那是首次的病。”秦嬷嬷声泪俱的,说了贤妃患旧疾的前因。

褚英听此,怎不明白前的缘由,贤妃病的因就是少女留的情感伤痛。

秦嬷嬷又接着说了:“,姐被诊有孕,宫就立即了旨意,说封太子妃,不管姐是浑浑噩噩的状态,就强行接了宫,姐虽生了姜毓殿,病却见。有日夜,生了姐险些就二皇子掐死的。此一,先王就不敢孩子再给姐养育,便己抱了回。”

“有了孩子,却又有了新的问题,姐在宫中悉调养,两年,虽不再病,却不记己已嫁进了宫,生孩子的了。我哄着,说是先王念侄女,让留在宫住……”

“再,武帝陛薨了,二皇子己跑万安宫,却不知何惊吓了姐。姐失手二皇子推入了放生池中,险些累二皇子淹死,姐的脑子却清醒了,知己已经进了宫,了贤妃,生了二皇子,所整人变少言寡语;不,褚英公子您被姐送回,见了你,才算是完全了,虽格清冷了些,却歹说笑了。”

“我……什?”褚英听,奇问。

“姐难告诉你?”秦嬷嬷听他此问,愕的反问。褚英确定摇了摇头。

“因您长像您的外公,我姐的父亲,周缙人。”秦嬷嬷说,“周缙人的儿女长相像他各的母亲,反倒是隔了一代的你却像极了老爷。姐幼就很依恋父亲,所是有了移情。”

褚英才算是知了贤妃待己的原因,却原是因他肖似外公。

“唉,不知二皇子是姐说了什。年了,竟害姐再度病。”秦嬷嬷叹气。

褚英默默着姜毓那日的神色,中是疑惑紧,按说年了,贤妃不至稍微刺激一,就。姜毓底做了什?

褚英及细,他眼角就瞄贤妃的眼睫毛刚刚动了动,他喜:“慧姨!”

贤妃终慢慢的睁眼睛,着白色的幔帐,神智慢慢回笼。

“英儿。”的目光一注意的是身旁的褚英。

褚英见贤妃双眸清澈,知已完全从昏倒前的梦魇状态中解了,总算是恢复了理智,便高兴握住的手,说:“您醒了就。秦嬷嬷刚给你熬了碗药,快快将它吃了吧,身子才的更快。”

秦嬷嬷急忙的药碗端了,付给褚英。

贤妃有气无力转头,了秦嬷嬷一眼,唤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但是手却推拒着那汤药,说:“不了。我,不吃。”

“娘娘,是静气凝神的补药。您少吃点吧。”秦嬷嬷劝。

“不了。”贤妃软软转头,背着他二人,不知在思索着甚。

“慧姨,你别糟蹋己的身子。任何情总有解决的办法。姜毓他若真你无礼了。就跟我说,我保证他叫您跟前,给您请罪赔礼。”褚英斟酌着说。

谁知,褚英单单提姜毓的名字就让贤妃的身子一颤,随即慌忙转身,说:“不,别让他,我不他!我不见他……”

褚英见脸色苍白,身子在颤抖,忙安抚:“,不见他,我不见他!”褚英姜毓底了什却是越越疑惑,已始考虑是该法子探究竟了。

就在,外头忽传了一阵震耳聋的号角声,刚恢复中的贤妃吓了一跳,连忙追问:“什声音?是什声音?”

褚英握住的手,安抚:“慧姨莫怕。应该……”他算了算间,说,“应该是岭南的军队回师仪式的号角吧。”口中虽此说,但是他中却颇奇怪,声音若说是例行仪式的话,似乎太响了一点……

※※※

且勤读筑万安宫的两头热闹,转回真元殿前的双方峙。

纵是齐王有在血洗件维护姜毓,但直见那传讯烟花,听城外那声声号角,寒了。他眉头倒竖,正,姜毓却是快他一步,推了两边的卫士,满脸笑容,亲热走齐王身边。

他拉住齐王的手,说:“父王,儿臣在您备了锦辇。难次胜,我齐百姓气正旺,若您亲城中一巡,他定高兴异常的。”说罢,他一手拉住齐王,另一手一挥,广场的兵卒立刻长剑入鞘,队伍中间散,同潮水分流,留一处通,一辆早备的锦辇就,被推了殿前。

着那被装点华丽别致的君驾,齐王有些懵了,他不知姜毓是什意思。姜毓却很是惜语,淡淡笑着说:“刚才的烟花是儿臣准备的庆典一步,父王赶紧车,我就进行二步了。”说着,将齐王扶了王辇,己再站他的右侧。

御辇的车夫一抽鞭子,王驾便沿着宫城的中轴线向外行。才了宫门,就听一阵礼炮轰鸣,满花雨洒落,吓了齐王一跳,若不是姜毓在旁一直扶着,怕就跌车了。

宫城外的朱雀街两旁此布满了人,王驾从中央的御缓缓,真元殿广场的兵卒整齐分两列,排在马车面。

围观的百姓威武雄壮的军队,及久在深宫不的齐王,立刻极力的欢呼,听着山呼万岁的声响,齐王中莫名激动!

“,……”齐王有些手足无措着场面。

姜毓站在他身旁,是那的微微一笑,说:“父王,不断的微笑着挥手就了。百姓仰慕父王的威仪呢!”

“啊,嗯。”齐王仿佛扯线木偶一般,连忙向面的人潮挥手,回应他的是呼声雷动。即便是早朝候着几十臣俯首,不及现在般被万人仰慕。万人崇拜的现场感,顿让齐王有些晕了。

就,齐王与姜毓并肩站在锦辇,绕着虞城的主街各走了一遍,直至最返回宫城前。王驾入宫的那一刹那,不知是谁先的头。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二皇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的喊声,震耳聋!进了宫城,齐王终明白姜毓在获一次的胜,在百姓中有民,现在,思百转的他,着脸总是言笑吟吟,准备服侍己辇的儿子,清楚明白己已不动他分毫了。

他忽又,先王武帝曾他说的,兵权是临朝本。他最的错误就是,最初就不该让姜毓担任次岭南元帅。让姜毓真正的掌握了军权

(本章未完)

第10章 苏绾之愿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