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休言女子非英物 第12章 黄雀在后

阅兵游行,夜晚,齐湖畔,池楼。

飞凤台内的两身影一坐一立。坐着的林文卿神色复杂着站着的赵灵儿,轻笑着叹了口气,说:“别探头探脑了。我送了信,姜毓答应回,终究是的,倒是你啊,守了半年的寒窑,算是苦尽甘了。”

赵灵儿被取笑,羞恼的转头,一手就掐住了的左耳,故泼妇状的说:“胡说什呢。谁了谁守了半年寒窑!是甚比喻啊!”

“是是是。你不是守寒窑,是每站在虞城西南的高台了半年的望夫石已。”林文卿歪头,躲赵灵儿的手,再次说笑。

“我叫你再贫嘴!”赵灵儿不干了,整人化身了母狮子,张牙舞爪朝林文卿扑了。

在半年中,两人相处的已是极熟悉了。林文卿因己本是女儿身,根本有任何,男女需有别的意识。迷糊赵灵儿的中有姜毓,又认光风霁月,更不与己的友林文卿保持必距离。

是,姜毓飞凤台内,的就是赵灵儿整人已扑倒在林文卿身,两人嘻笑打闹一团,着此亲密的两人,他中不由升了一丝不悦。

“灵儿。”姜毓走赵灵儿身边,温柔体贴扶,说,“是调皮啊,若你再压着,文靖被你压扁了。”并且巧妙的点了彼此行的不合适。

赵灵儿才猛姜毓现,不由惊呆了。着姜毓俊朗的脸庞,湛迷人的眼神,不觉的眼眶红,喃喃:“姜毓,你终是回了!”

姜毓见红了眼睛,中是感慨,他扶赵灵儿,与视着说:“是,我回了。半年,你吗?”

“不,一点不。”赵灵儿的眼泪不住落了。

林文卿见两人相,眼中早已无视他人,便从榻身,不打扰情人的相聚,轻手轻脚了房门。关门的那一刻,姜毓冲感激笑了笑,所,亦回了一笑容。

房门合,就了独有的二人世界。着赵灵儿落泪,姜毓中一疼,伸手将搂进怀,叹息:“别哭了。你,我……我疼的。”

“怪你,谁叫你不回信。我写了信给你,你连一封回!”赵灵儿泪眼控诉着,“听你被刺杀的消息,我不知着急。结果你派人给我传信。”

“不,是我错了。军务繁忙,战紧急,半分延误不,我实在间回信啊。”姜毓柔声的安慰。

“不再离我了。我已隐姓埋名,离了哥哥,离了周国,我现在就有你了。”赵灵儿抱着姜毓,在他有力的怀中,幽幽的。

姜毓听说,眸中闪一丝精光,嘴角不觉的微扬了一,双手却将赵灵儿搂更紧了,“灵儿,真是太委屈你了,我姜毓誓,一定你的。”

“不誓,我你的。”赵灵儿着情郎,中满是喜乐平安,伸手轻按姜毓的脸,轻轻摩纱着,一室平。

……

林文卿合门,阻隔了房内情侣间的细语,中不禁感慨一声,总算灵儿托给姜毓了,着姜毓的反应,辜负了灵儿的长久的等待。

才回头,却现褚英竟背靠在面的门柱,歪着头着。

“你怎跟姜毓一了?”林文卿声的问。

“我早先是在万安宫问慧姨情,完了就找姜毓聊聊,与他正谈,收你与灵儿的邀请信,所就一了。”褚英答。

“贤妃娘娘……不,慧姨现在吗?”林文卿怕房间的姜毓听见二人的话,便拉了拉褚英的衣服,示意他向外走远点。

“我让秦嬷嬷生照顾。”褚英叹了一口气,说,“慧姨不,很不,的情形仍很不稳定,似乎不提任何与姜毓有关的,实在不知姜毓底说什,竟让慧姨变宛惊弓鸟。本找着姜毓问问的,结果他却总是不断的跟我打着哈哈,不肯正面回答,且,接了你的信,转身就走。我的问完,跟了。”

林文卿中一跳,苏绾姜毓的评价,中那莫名的不安感是越越强烈了,不知褚英姜毓的改变知少。故的问:“褚英……你听说了吗?姜毓今早做的。”

褚英深吸了口气,说:“我才了万安宫就听说了。次的有他一直的风格,真做,是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概,就是他特意往岭南一行的原因吧。古说兵临城一语,不止在两国战,更在夺嫡争啊。”

“夺嫡啊……,怎闹,姜毓又打算怎收场呢?”林文卿紧皱着眉头,已有八、九分的握,苏绾的判断是正确的,此的话,姜毓的动与反应是直接关乎,不顺利完苏绾的嘱托,带姐妹俩离齐国啊,甚是烦燥。

“不知,姜毓早在真元殿前已经正式的威胁了整齐君臣,却终究有手,约是不希望背造反篡位名吧。”褚英直白的说着。

“手?反叛?篡位?他若不手,那聚兵甚?又演给谁的?”林文卿不禁问。

“你真是的,忘了有掌着权的陆吗?篡位夺权又是的罪名啊?我估摸着,姜毓己不肯背的罪名,打击政敌的目的,法子让陆背,他就顺理章平叛了。古王位争,,不此一些手段。”褚英嘲讽说着,脸满是苦笑,似乎的,非常讨厌。

“褚英,你……你像姜毓的行很不高兴?”林文卿的女人直觉又再次的动。

“是的,我是越越不懂他的意图了,尤其是他慧姨……算了,现在说无益,反正真正激烈拼杀的不是我,不是你,是我的朋友姜毓,与一直他套的陆,始一场真正的决战了。”

“那陆接招,明显的吗?”林文卿不禁疑惑。

“不接招最,但是,怕,陆未必就有选择的余。”褚英回答。

……

褚英的猜测并有错,陆珏此正在宁德宫中与齐陆曼君商讨着陆该何何从。

“欺人太甚!”齐才听完陆珏的回报,即就摔了杯子,“陛呢?姜毓贱此的无法无,陛难就管管他了?”

“哎哟,我的姐姐啊……”陆珏苦笑,“你是亲眼见今早的情形啊,今,陛怕是管不他了;因,从巡城回,陛就被他派人直接送回了弦月居,我派了一侍郎假意求见,试试意图,却被挡了回。”

齐听完陆珏的回答,即傻了眼,楞楞:“甚,又是送回苏德妃那?啊?”

陆珏听了话,急的几晕,姐姐是此的短视近利,仍着眼宫争宠的旁枝末节,不禁气:“够了啊,我的姐姐,德妃今并不在弦月居中!不知那了,说不定已经被姜毓……,算了,那不是重点,真正怕的是,是陛很明显的软禁啊!”

“怎呢?姜毓真有的胆子?敢软禁了陛,,是明显的造反啊!陛何不令他抓?”齐才体认态的严重。

“是啊,说倒轻省,姐姐啊,今姜毓手整整有六万人马,且已经整虞城围了水泄不通;便是我整虞城的戍卫部队全算,怕不与些历经了战火考验的六万精兵抗衡;更何况,真元殿,不数百卫士,打殿万的虎狼士?”

陆珏亦是重重捶了捶桌子,又说:“是我完全错了。我一直依靠陛的恩宠,就保我陆的百世根基。却从,陛的令行禁止,至高无,靠的真正是什!是军权,军权啊”陆珏懊脑的说着。

“那,现在怎办?”齐说底不就是深宫妇人,听平够简单指使的齐王竟不管,顿就慌了手脚。

“陛靠不住,我靠己了。”,陆珏了件麻烦,己求宁德宫觐见王,那叫姚勇的副将却是一脸“果此”的表情,中的不安越越深。姜毓一无形又温的方式,拘禁了齐王,控制了所有的宫卫,在敏感的期,却他的入宫中此不设防,必是另有图谋。果他的反应略有错误,次,陆氏全族怕……

“靠己,怎靠己?”陆激动问。

“逃,首先,我必须逃离虞城。逃姜毓的势力范围。”陆珏咬牙,“我知

(本章未完)

第11章 贤妃隐情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