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休言女子非英物 第18章 唐王太子

“我做什情。因娘很担我,就是了齐国的你,经常寺烧香。我就陪了几次,不露了脸,被人了。”

林姐,长又是相貌周正,陪母香是有孝,弟祈祷是手足情深,听说素习读书,闺阁藏书逾万。不就是一品格高洁的闺秀的形象吗?即便有些,单凭林的财势就足让有攀龙附凤念的穷苦书生幻联翩,传诵嘉誉了。

林文卿忍不住食指戳弟弟的脑袋,怒骂:“你是笨蛋啊!所谓的闺秀香,那根本就招蜂引蝶区别。戏文有少才子佳人就是在寺庙佛堂观些方勾搭奸的?危险的方,你居顶着我的名字回回了几趟。”

“是,什嘛。”林文靖委委屈屈说,“我有很注意啊。几人我。”

“说!,那唐王太子他老娘怎派人门求亲的!你知不知人就是牛皮糖啊。沾了甩甩不的。”林文卿恨铁不钢,便在弟弟的脑袋狠狠敲了一榔头。

虽中一万怨愤林文靖的,已至此,再埋怨弟弟却是有任何处。林文卿恨恨踹了林文靖一脚,骂:“跪在死啊!快你身那衣衫给我褪了,回你己的院落。”

林文靖知姐姐嘴虽最是凶恶不,但却是软的。走前己拍着膛保证,定将婚给推了。谁料,峰回路转,郑那头是直接不提了错,但己却又招惹了一更难缠的唐王太子回。半年他竟是躲在中,悠闲度日,姐姐却被己哄了齐国,经历了齐国变,仓皇归。此一,林文靖便觉羞愧难,便低着头换了衣服。

柳见了情,便走林文卿身边,高兴:“姐,浴室那边已经准备了。先沐浴换衣裳吧。”林文卿雌威,教训弟弟的期间,柳已经让底人一切物准备妥了。

林文卿吁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在柳的陪同往浴室了。从爱干净,林霄便在女儿的庭院深处了一间浴室,从景山导引温泉水入室。泉水顺着渠进入浴池,整浴室登水汽蒸腾,越将周遭的碧色砖石衬托青翠逼人。

“段日子,老爷夫人倒是有疑。”柳跪在浴池旁,水瓢舀了一瓢热水从林文卿颈部往淋,“因怕,所我拘着少爷待在呢。”

“庙的候,有遇什人吗?”林文卿五指梳理着长,湿漉漉的水汽蒸的皮肤水嫩水嫩的,漂亮的五官一次现了女子该有的柔。

“庙……”柳皱着眉头了,“说,半月前,夫人带着少爷太平寺姐归途顺利祈祷的候,倒是真碰了人。”

“长什子的?怎碰?”林文卿眉尖微蹙,询问。

“子挺年轻的,说是慧禅师的忘年,在禅房偶遇的。不,他很知礼,马就拱手退了。”柳说。

“除了人,你庙再碰别的人了?”

“再了。夫人很谨慎,每次前必定请庙的师傅清场。”

“既请人清场了,那怎碰见人。”林文卿挑了挑眉,总觉不。

“……说是慧禅师早有约,早就在禅房等着了。慧禅师忘记提醒他回避了。夫人了埋怨太平寺许久,连带近日的香火钱减半了。”柳拿毛巾林文卿擦拭头。

“慧是了名的老狐狸,他的记有那差吗?我不信。”林文卿从浴池身,将身的水轻轻擦干,取一件衣披。

“十有八九,是窥探文靖的。说不定就是唐王太子本人的。”

……

太平寺。

“将军!”慧禅师微笑己的车吃掉方的帅。

“又输了啊。”他坐的青年先是一怔,随即叹了口气,“师果棋艺精湛。我输三局了。”

慧一边收拾棋局,一边笑:“那是因殿不在焉。与棋艺无关。殿,是在林姐吗?”

他坐的青年正是唐王太子李斌,李斌相貌极俊,眼丹凤,眉似卧蚕。他薄轻启,笑:“师觉,宇顺利娶佳人归吗?”

“殿的身份,相貌。”慧了李斌一眼,说,“果肯花思,应该是手擒吧。是,殿你确定娶吗?林姐远不似你外宣扬那贤良淑德啊。”

“是才有趣,不是吗?”李斌站身,向外走,“反正,我终究是娶一位妻子的。与其娶无趣的闺秀,日日跟在我身说规矩,说礼仪,不娶林文卿了。听说喜欢书,不了我给筑书楼打,换耳朵清净。”

“殿慢走。”慧将李斌送门口处,说。

李斌从太平寺,回己住的英华宫,才踏进英华宫门口,就一不见的人正站在宫门口迎接着己。

“殿。”唐国将军范胜的女儿范铃兰正站在英华宫门口,等候着李斌的。先是恭恭敬敬向李斌行了一礼,说:“殿,皇娘娘在昭阳宫等您一餐。”

李斌就有转身躲避的冲动,但是终究不做此明显,微微一笑,说:“知了。你回跟母说,我稍就。”

“是,殿。”范铃兰颔首应承,随即又从侍女的手拿一件物什,递与李斌,说,“前日,殿的一件衣服破了,便拿回补了一。现已补了。”

李斌了那衣衫,略有些尴尬拿回,说:“既破了,扔掉就了。怎劳驾铃兰姑娘缝缝补补呢。”

范铃兰本已转身离,又转头,李斌说:“殿,一茶一饭思不易。衣衫是略有破损,轻易丢弃,太糟蹋了。反正缝补不是举手劳。”

李斌尴尬在原目送着范铃兰离,随手那件衣服丢给了侍从,迈步回了己的卧室,果腹侍卫陈明正在等他。

“殿,林那边拒绝了婚。德公公被扫门了。”陈明向李斌回禀。

李斌拍了拍额,叹:“林霄的排场挺啊。难我堂堂一国太子娶的女儿做正妃,不配?”

“关件,德公公跟林说的是,愿侧妃位相待。”

李斌神色一凛,脸的轻松全不见,他叹了口气,说:“不管是母,是母亲不肯让人省啊。”

“殿,那现在怎办?”

“两日,我亲林表达我的诚意吧。”李斌将身的便服褪,换了淡黄色的太子专属衣饰,“现在,我先昭阳宫陪母膳。”

……

“斌儿,鸡汤是铃兰亲手熬的,炖足了一辰。你快尝尝。”范慈祥说。

“是,母。”李斌中规中距点头,并调羹舀了一口汤。

“母太偏哥哥了。刚才一口不让我碰呢。”十三岁的七公主李芸不满嘟囔。

李斌伸手揉了揉妹妹,随即舀了一碗鸡汤放面前,说:“七公主殿,的给你打汤了。”

李芸才满意点了点头,说:“谢谢太子哥哥服侍!”

范着一双儿女此嬉笑,便转头范铃兰说:“他总是胡闹,铃兰别见怪。”

范铃兰低垂着脑袋,倒是不什神情,语调平静回:“两位殿兄妹情深,娘娘抚育有方。”

昭阳宫固是一片乐,唐宫另一侧的逑宫却正有人扫落了一的瓷器,正在生闷气。

“夫人莫气,太子终归是您的儿子。那位不是占着正宫的名分,尽手段霸着。殿总登基的,更孝顺您。”德公公轻巧绕宣姬的身,揉肩捶背,“毕竟,您才是他的生身母啊。”

“哼。我不知的思吗?无非是侄女塞进斌儿的宫。抢了我的儿子,竟主意打了孙子的身。。”宣姬愤慨的神色让姣的容颜蒙了一层影。

今唐王有一儿子,乃是他做太子的宠姬,宣姬所。唐王身鲁阳范氏,身份高贵,入宫伊始便奏请唐王将膝唯一的儿子李斌送了己名抚养。此十余年,宫中虽有嫔妃受孕,甚至范己两次有孕,但是诞的却总是公主。

范年纪渐长,便不指望己再生嫡子,是在两年前答应了立李斌太子。毕竟,比将许生的另一庶子,幼在膝长的李斌本纯良,总是更加靠一点。既拥有己血缘的孩子太子,那至少让一任太

(本章未完)

第17章 重回家门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