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休言女子非英物 第19章 佛寺偶遇

太平寺始建唐武帝初年,初定,的唐王捐了己的千贯脂粉钱在泓城内建了座寺庙,祈求太平,因此便将寺庙命名太平寺。

今唐王侍母至孝,在他是太子就数次太平寺斋戒,亡母祈福。登基,每逢先太冥祭唐王便指派太子太平寺茹素。有的渊源在,太平寺香火鼎盛,许达官贵人的女眷极其乐意入太平寺。

林文卿的母亲戚氏礼佛极诚,从随夫搬唐国,便了太平寺的常客。林文卿、林文靖姐弟是从跟着母亲入此,是林文卿鉴佛寺馆的危险,每次是假借弟弟名。初一十五的互换,正是一旦假扮林文靖,连亲生父母瞒的原因。

了太平寺一探究竟,林文卿趁着母亲愿的机,再度林文靖捆绑在床,己顶替他陪伴母亲愿。

“娘,我院子走走。”入了寺门,林文卿便找了借口离了戚氏,独绕寺庙禅房,寻慧禅师算账。

唐王太子不是突奇说娶林女儿妻,偏偏那巧,又是在太平寺通慧偷了陪母亲香的林文靖。件慧绝不了干系。今,寺就是找慧问清楚。

满腹思的林文卿行色匆匆,走殿禅房的拐角处,一不注意竟撞了人。

“哎呀!”方是位身着绿衣的丽女孩,方竟是男子,一便慌了神,刚身,脚却是一阵抽疼,使再度狼狈跌倒。

“怎了?伤哪了?”林文卿回神,一忘记了己现在的别,倾身前就掀的裙子,查伤势。

“位公子,请重!”绿衣女子却被的动惊倒退了半步。

林文卿听的声音虽强镇定,却有掩盖不住的惊慌,再一己的衣着打扮,立刻便明白是怎回了。脸色微红笑笑,又连忙撩衣襟,指了指己的颈部,说:“,我是女子。”虽经常女扮男装门,生冷不忌的,但节真正知礼的闺秀是普通男子退避三舍。

绿衣女子惊疑不定了再,又细细了的容貌,才定了神。露齿一笑,说:“位姑娘,失礼了!”

“哪,是我失礼了才是。”林文卿吐了吐舌头,说,“姑娘伤脚了吧,我扶你一边坐说话。”

“嗯。麻烦姑娘了。”

两人遂相互扶持着了一旁的紫藤架。此处已靠近寺院待客的禅房,闲杂人等极少进入,因此虽似是一男一女亲密无间相互扶着,却并未引什人侧目视。

“不知怎称呼姐姐呢?”坐定,林文卿口询问。

“我姓范。姑娘叫我铃兰便是。”那绿衣女子却正是范的侄女范铃兰。

林文卿听名字却是眼前一亮,顿生一人生何处不相逢的荒谬感慨。回接受唐王太子提亲的巨“惊喜”,就派人近期围绕唐王太子的各路八卦消息,做了说极完备、详细的打探。前那些宣姬范抢儿子,一哭二闹三吊的往就不提了,近最热闹的消息,正是两位争儿子争了半辈子的妃始争儿媳妇。眼前的范铃兰就是范最仪的太子妃人选。

“姑娘怎称呼?”范铃兰介绍了己,又口问。

林文卿略一思考,便决定坦白,微微一笑,说:“我叫林文卿。”

“林、文卿?”范铃兰的停顿彰显一件,林文卿并非一无所知。

“在此见范姑娘,文卿真失礼了。”林文卿拱手一揖,配现在白衣书生的打扮,端是英姿飒爽。

范铃兰林文卿英气非凡的子,中忽一酸,生一怜情。微微低头,说:“哪,铃兰才是失礼了。请林姑娘莫怪。”

随即,却是一阵静默,忽的偶遇让有争夫嫌的两人尴尬不已。

“范姑娘。”

“林姑娘。”

口却又是异口同声。

林文卿扑哧一笑,说:“我是别姑娘,姑娘的了。牙酸倒了。我十七岁,二月生日方不久。你呢?”

“我十八。十一月生。”范铃兰见林文卿此落落方,倒不再矜持,亦是回。

“姐姐我四月,那妹便称您一句姐姐了。”林文卿笑着说,“我在外野惯了,是熟的子。姐姐不见怪。”

范铃兰着的笑容,忽生一,萤火光,难与日月争辉的感觉。中怜意不免更盛了。原,原传闻中的林文卿,竟是一光风霁月的人物,难怪太子一贯无视己,却忽提非卿不娶。他真是合,神仙佳偶。

“怎呢。林姑娘称铃兰一句姐姐,却是我高攀了。”范铃兰此的神色不免有些黯。

林文卿偶碰见了范铃兰,便不急着寻慧了。慧是老狐狸,他或许知唐王太子的,但却绝不那简单就吐露实话。眼前的范铃兰却不一了,身局中人,宫中人,许肯定是知晓的。闺秀,拘闺阁中,所见既少,所知有限,比慧应付了。

“姐姐怎此处?”林文卿主意既定,便始微笑着范铃兰话常,不着形迹的问,“是陪同亲长前礼佛?”

“不是的。”范铃兰摇了摇头,说,“先前我在此宏愿,次是愿的。”

“啊,那姐姐现在是愿树那挂太平符吗?”太平寺愿与别处不同,除了烧香拜佛外,须将所愿誊写,装入一红色锦囊中,悬挂院东厢的一棵百年榕树,此树谓愿树。

林文卿见范铃兰点了点头,立刻说:“那我扶姐姐吧。”

范铃兰犹豫:“太麻烦林姑娘了。我的婢女就在寺外等我,林姑娘不派人帮我请吧。”

林文卿笑阳光灿烂,热情洋溢说:“不麻烦。距离愿树就几步路了,是我扶姐姐吧。”说罢,不理范铃兰的不愿意,强搀着向许愿树走。

范铃兰的力气哪比林文卿呢,更何况此又伤了腿,便半推半就被扶了许愿树。

许愿树遍系锦囊,靠外的枝叶已经因负担重低垂。林文卿拿范铃兰的锦囊,笑着说:“我帮你系面的枝吧。”

范铃兰了愿树锦囊累累的现状,不不苦笑一声,手的锦囊付给林文卿。本林文卿是内侧系锦囊,谁知竟一撩裳,灵巧爬了树,动熟练像千百次演习似的。

范铃兰愣愣着林文卿钻进茂密的枝叶间不见人影,了一儿才在榕树的最高处冒头,的锦囊系了最高处的东南枝,了万绿丛中一点红。

“了。挂高,远,灵快!”林文卿轻松愉快跳树,范铃兰笑。接着却现方竟一外星人的眼光着己,不在揉了揉鼻子,说:“怎了?”

“啊,!”范铃兰意识己此举失礼,连忙低头,说,“谢林姑娘!”

此间了,林文卿便扶着范铃兰离了院东厢,林文卿一路寻了各各闺秀感兴趣的话题挑范铃兰,希望挑的兴致,惜范铃兰却是木人一般,是矜持的笑着,让林文卿不免感无趣。

太平寺外是连绵的马车队伍,日春暖花,却是踏青的节,太平寺了许闺秀的处。林文卿扶着范铃兰寻了的马车,范铃兰了车,两人正挥手别,却听一人高声呼唤。

“铃兰!舅舅终等你了!”又惊又喜的声音让原本淡定若的范铃兰面色一僵,林文卿亦奇转头,却见一中年男子穿着一套泛白长衫,扑将。

第18章 唐王太子目录+书签第20章 无良舅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