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休言女子非英物 第24章 话说齐晋

“苏,林墨?”林文卿走进苏绾居住的院,现正瞪着双目手的一封信,虽神色有些骇人,倒不魔疯在哪。待走近了才现苏绾拿着书信的手指竟极力,关节间泛青紫色。

“放手,林墨。”林文卿试图从手取书信,但方却毫无反应,皱了皱眉头,喝,“苏绾!放手!”

一声喝令,苏绾的手果松了松,林文卿立刻趁机抽走了书信。苏绾整人立刻虚一般,瘫软了,跌坐在竹椅。

林文卿低头扫了一眼信的内容,写的的确是齐国的近况。

兵变,齐二皇子姜毓封摄政王,软禁齐王与太子。太子外陆氏因谋逆罪抄,所有男子一律处斩,女子官卖奴。同……

林文卿此处,不由呼吸急促。

同,全国搜寻贤德二妃,凡被认定知情不报者,斩立决。兵变至今,死此者已逾百人。四月初,摄政王往承恩坊饮酒,酒屠戮歌女乐姬数十人,王长啸,状若修罗。

完,林文卿走苏绾身旁,蹲身,苏绾撩垂落的丝,轻声唤:“苏绾。清醒一。”

苏绾犹怔,林文卿的呼唤恍若未闻。林文卿幅痴痴呆呆的子,中担忧,一间倒是不敢轻易离。转头林砚说:“请官夫。”

林砚方才被苏绾的子吓慌了神,才径直跑找了潜意识最信任的姐。今有了主骨,知情况应该找夫。曲了曲身子,说:“有劳姐照顾姐姐。”

林砚,林文卿苏绾浑浑噩噩的,便试图将从椅子扶床。费了老劲终苏绾半抱半抬弄了床,林文卿耳边忽听一声平静有些诡异的声音。

“承恩坊不是方。我十岁入此,不知少无辜女子被摧残蹂躏,最一根白绫命归黄泉。”

林文卿定睛一,却是苏绾睁着眼睛,直视方的床帐,正在说话。

“剩的人是曲意奉承、强颜欢笑活着,却毕竟活着。”泪水从苏绾的眼角滑落,“活着,就有希望。句话是年林老爷送给我的。”

“苏绾。不全是你的错。”林文卿不知该何安慰,此说。

“我本,姜毓的孤傲,是不至火气泄承恩坊些无辜的欢场女子身的,我本是的。”

“他喝醉了,况且他是迁怒已。”林文卿叹了一口气。了解姜毓,知他的失态怕更的是因贤妃的离所致的。苏绾果说有什值姜毓惦念至今,怕是因苏绾转移了姜毓的目光,使他错失了留住贤妃的机。

“是啊。他了贤妃迁怒我,因我迁怒承恩坊中人。”苏绾哑一笑,笑很是凄楚,“歌女乐姬何罪?几十条人命,我纵是死了不恕此罪。或许我欠的不止几十条吧。”

正林文卿觉词穷的候,一温的声音插了进,说:“既一死不恕罪,那就不死赎罪吧。”

苏绾微微转头,泪眼朦胧间一长须长者背着一副草药袋站在不远处。

“官夫。”林文卿恭敬了一揖。

官夫冲林文卿微笑着点了点头,走苏绾身边,抓的手轻轻做着推拿,并安慰:“林墨姑娘,活着永远比死更艰难。你若真有,应该活着给人赎罪。”

“活着给人赎罪?”苏绾询问。

“姑娘身。不随老夫走走何?”官夫微笑着问。他幅慈祥长者的模,让苏绾不觉生了亲切感,一竟有拒绝的念头。

林文卿本嘱咐官夫几句,却见他摆了摆手,示意林文卿己搞定。因此,林文卿就不便跟,回转己的房间。

往回走的一路,林文卿在齐国今的混乱景况,登了褚英,不知他是否同一知了姜毓的消息。算算日子,应该回晋宫了吧?又不知他的母相处何了。

……

晋国·宣徽殿。

“孩儿穆赢叩见母,万岁万岁万万岁!”身穿金黄烫银丝边,五爪玄龙袍的褚英,不,儿应该叫穆赢了,正在晋国殿,盛装向己的母亲,昭太请安。

昭太六年不见的儿子甚是激动,踉跄前,声音激动不己。

“,。我儿终回了,且果长了。”昭太高兴余,竟忘形抱住了儿子,是说。

“母。”穆赢细细着母亲眼角的细纹,不由鼻子微觉一酸。他脑海中停留的是六年前的母亲的印象,比,昭太是真的老了。他哽咽,“母,孩儿不孝,些年您辛苦了。”

“不苦,不苦。我儿在外颠沛流离,才是真的苦了。”昭太一间是百感集,“不,回就,回就。”

母子二人一边说话,一边相互搀扶着王座坐。的昭太身丝毫有那指点江山,君临的气魄,就像每一普通的母亲,着己的儿子怎不够,不停抚摸着穆赢的脸颊,不住喃喃:“你有点瘦了,该吃点。”

正是温情脉脉的候,一属孩童的尖锐声音打破了母子重逢的喜悦气氛。

“王兄回了吗?”一穿着褐色王袍的男孩跑进殿,面跟着几宦官宫女追逐着。

男孩约六七岁的子,黑白分明的眼睛滴溜溜转动着,着很是机灵爱。他跑昭太与穆赢跟前,停住了脚步,仰着头奇着穆赢。

昭太见他,脸色却是一变,略有些担忧向穆赢,见他神色并无二致,方才清了清嗓子,介绍:“赢儿,是你弟弟,公子政。”

“你就是我的王兄?”公子政手脚伶俐爬昭太的怀,站在母亲的膝盖,终与穆赢视。

穆赢反手握了握母亲的手,给了一放的眼神。转公子政说:“是啊。我是你的哥哥。政儿。”

“哥哥?”公子政瞪圆了双眼,哥哥一词感十分惊诧,“你不是我王兄吗?母,你说我有哥哥。”

昭太听穆赢说哥哥一词的候,险些落泪,再听幼子的询问,忙悄悄拭泪水,肯定说:“他是你王兄,是你哥哥。”

了母亲的肯定,公子政便转头,询问:“那你教我骑马箭吗?就像子初的哥哥那?”

“。”穆赢点了点头,笑,“哥哥明就带你。”

“母,哥哥说教我骑马箭!你听有!”公子政高兴极了,他转头,拉了拉母亲的衣袖,说,“哥哥说教我。你不再拦着我。”

“。你哥哥教你。母不拦着,不拦着。”昭太含笑应允。

“太了!”公子政手脚灵活同猴儿一般,连忙从昭太怀爬,一路跑着,边跑边嚷嚷着让宫女赶紧他父王送的弓鞍马准备。

“政儿是急子。”穆赢着弟弟离,笑着转头,昭太说。

昭太却不说话,细细着穆赢的表情,见他果全无芥蒂,方才算是真正放了。紧紧握住穆赢的手,轻声说:“赢儿,谢谢你。有,不。”

“母,该是孩儿说不才是。”穆赢摇了摇头,说,“孩儿年太不懂,累母差点流产。件,我一直机您亲口说一声不。”

年,昭太怀了容王子,晋国朝野一片喧哗,颇流言。不少人认定待孩子世,穆赢非但王位不保,甚至连命将不保。误信流言才使穆赢趁着围猎的机逃离了王宫,远离了晋国。昭太听闻儿子失踪的消息,竟动了胎气。容王派八百加急请在晋东行医的医圣前,才堪堪保住了母子二人。因此让容王明白了穆赢在昭太中的位,至此再不提废立生杀。

昭太虽一再克制,听话泪水是止不住往流,千言万语最终化一句话。

“赢儿,你真的长了,熟了。母很欣慰。”

第23章 非娶不可目录+书签第25章 唐王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