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休言女子非英物 第29章 初见容王

赵灵儿比分手憔悴了,段日子并不意。林文卿将带回己暂住的房间,一一谈话,了解一回周国的情况。

“怎憔悴,是生病了吗?”林文卿关问,“找杜夫什病?他怎说?”

“不,。是有点水土不服。杜夫说我。”赵灵儿慌忙摇头解释,顿了顿,又不放追加了一句,“忽离,我不习惯。真的是水土不服已。”

林文卿不疑有他,放笑:“真巧。我是因我带的婢女水土不服,才在停留的。最近了,马就启程了。”

“你在。是打算往哪?”赵灵儿着神采飞扬的林文卿,询问。

“啊,我打算晋。”林文卿笑了笑,回答,“我打算找褚英。”

“褚英?他晋国了?”赵灵儿愣了一反问,随即又马醒悟,“了。他是晋国人,回了。”

林文卿才,赵灵儿从头尾根本不知褚英就是晋王穆赢的情。该不该告诉褚英就是晋王的情呢。林文卿皱了皱眉头,口问:“听说你打算嫁给晋王?你真的嫁给他?”

赵灵儿情绪略有些低落,侧脸,说:“嫁与不嫁,我又哪做了主张。容王亲周国迎亲,表达了最程度的诚意与亲昵。周国容我不嫁吗?且,我不嫁,难留嫁给周王不?嫁晋国,歹避免了同姓通婚的丑闻,不埋我赵的祖宗。”

“说,你并不嫁?”林文卿底悄悄松了一口气,“你是因,着姜毓吗?”

名字似乎触动了赵灵儿的某神经,让痛,寒,惨一笑,说:“不再提那人了。且我有什?晋王肯娶,我就必须嫁。与不毫无意义。”

“灵儿,其实……”林文卿话才口,听外面一阵喧哗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随即,一阵局促的脚步声响,房门被轻轻打。

“梓童郡主,你忽离队让我很伤脑筋的。”逆光中,有面貌模糊不清的男子,听充满磁的声音此说。

待那人走进房内,林文卿才清楚他的容貌。他约莫四十,五官周正,气势慑人,双目扫视林文卿身的候,竟有一透不气的感觉。

“位是?郡主不给我介绍吗?”男子微笑着赵灵儿询问,语气轻柔却不容回绝。

“参见容王。”赵灵儿慌忙前施了一礼,翼翼解释:“位是林文卿,是我从前的故。因偶尔听说他了此,所才前一见。”

“你特意离队的朋友,应该是不同寻常的朋友吧。”容王绕着林文卿转了一圈,尖锐的目光让有一被猛兽窥视的危机感。

“我从前是比较。”赵灵儿勉强一笑。容王话中的怀疑听懂了,是不愿让容王现此的真实目的,所默认容王的怀疑。

林文卿被容王的眼光弄极端不舒服,是便毫不客气回视他,狠狠瞪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拱手:“在唐国林文靖,参见容王。”

容王料在己的强压,年纪轻轻的书生竟敢反击,便饶有兴味将目光锁定在了“他”的脸。一不打紧,待他的目光从“他”的眉眼滑落“他”的颈部,某些被掩盖的秘密已经一览无遗了。容王回味,便收了己隐含敌视的目光,笑:“晋国,容长生。”容王原名叫做展长生,他一统容族,完复仇业,就改名容长生,族名姓。“不知林公子打算往何处?”

“晋。”林文卿淡淡回了一声。

“晋?那倒是我一路。”容长生爽朗一笑,说,“既此,不妨同路吧。跟着我的行伍走,保证安全。”

“不了。他……”赵灵儿慌忙林文卿推掉。

“啊。搭容王的顺风车,荣幸至。”林文卿打断了赵灵儿的话,抢先答应了。

赵灵儿料答应,却是愣了一愣。容长生见应允,的兴趣又浓了一些,他伸了伸懒腰,说:“既此,那我就走吧。梓童郡主,外面队伍准备了。请启程吧。不,接即使有什见的朋友,不随随便便队了。不是习惯。”

赵灵儿似乎有点害怕容长生,紧紧拉住林文卿的手,低声说:“我文靖一。”

“不行。”容长生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笑,“他是男的,怎未的晋同坐一车呢?”

“……”赵灵儿着护着林文靖,不让他容王有太接触,一竟问题,晋王一说,愣住了。

“不,梓童郡主担朋友的情,本王绝理解。”容长生微笑,“所,你位朋友接与本王同车了。本王绝照顾妥妥的。你放吧。”

赵灵儿依很是担了林文卿一眼,了一的笑脸。无奈,松手,乖乖跟着冰魄了房门。

“你的胆子,挺的。”容长生饶有兴趣了林文卿一眼,说,“走吧。我该路了。”

林文卿跟在容长生面,磨磨蹭蹭走着,嘟囔:“不说话啊。路,说跟黄泉路似的,难听啊。”

容长生的脚步顿了顿,林文卿听了一阵轻笑。是,他却有斥责,反像情不错的子。虽林文卿位容长生十分陌生,不,一人哼着曲,某很轻松适意的姿势懒懒靠在车壁,观赏着窗外的风景,应该说明他的情不错吧。

长路漫漫,无做,林文卿便始仔细观察了位久负盛名的容王。传闻,展长生的父亲展弘是容族的酋长。那的容族分十数族群,展弘是其中一势力较的族群的酋长已。

那的容族有一政权,一国,是被中原三国,乃至晋国视蛮族。展弘是改变一切的人,他征善战,四处征讨,企图收拢整草原的势力。惜,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就在他几乎功的候,他糟了人的暗算,英年早逝。是,即将统一的容族再度四分五裂。展长生展弘唯一的遗孤,被分裂势力追杀,在几位忠臣的保护,逃亡晋国,托庇晋国喘息,生息,长。

最初,他是一复仇少年的身份,现在晋国的。前代晋王收留他,企图利他遗孤的身份征服容族的候,一定将己养虎患,反让容长生变了容王,取代赢氏主政晋国。

他就是容王容长生。穆赢亲政的最障碍。林文卿盯着容长生的侧脸,,底是什的人?

“你说,你是唐国人?”容长生忽一,转头,问,“林霄你怎称呼?”

“啥关系。”林文卿眼皮子不眨一撒谎。按老爹恨不远离晋国十万八千的态度,谁知他晋国的哪人有啥仇啊怨啊的。己虽奔找穆赢,不己置身在老爹的旧敌的枪炮。

“那你梓童郡主,是怎认识的?又怎恰巧约在医馆相见的?”容长生又问。

一问,难倒林文卿了。赵灵儿是在齐国的候认识的,不那候赵灵儿似乎是处翘状态,且齐国的情关系赵灵儿姜毓的情,让容长生知似乎不太。是,刚才赵灵儿就仓促分了,是随便编谎话,万一让容长生拆穿了,那场面很难。

“我是有缘千相。”林文卿决定使滑头,忽略了前一问题,“有灵犀,今就医馆见面了。”

“有缘千相。”容长生听词,又低头轻笑了。

林文卿他的笑脸,竟感觉有点像从前画姨说的阳光男孩。赶紧转头,,己肯定是疯了。是杀人麻的主,距离阳光男孩远着呢,有十万八千远。

“你很有趣。我觉我一路,不无聊的。”容长生盯着林文卿,笑眯眯说。让林文卿有些毛。

实证明,的预感是的。跟着容王前往晋的一路,是说是痛并快乐着。

第28章 千里相遇目录+书签第30章 抵达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