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休言女子非英物 第50章 灵儿败露

晋王穆赢王赵灵儿被众人送入洞房,仇嬷嬷跟一帮宫女进安置一切,就退门。

坐在床边的赵灵儿一听众人走,就动的掀了头盖,傻愣愣的着穆赢。

穆赢说实话面场举国皆知的婚姻,真是不知什滋味,已至此,他有什退路了。

他知所谓的洞房花烛夜他说是一形式,做给所有人的一形式,实际,他是永远不真正的夫妻的,他各内十分清楚。

穆赢着赵灵儿,平静说:“王,晚的情我帮你一骗母,我说话算话,所你就安的在做你的王吧。”

赵灵儿怔了怔,眼睛有点酸涩,望着穆赢,弱弱说:“晋王,无论生什情,我永远记住你的份情谊,永远感激你的。”

“就不必此拘束了。一切或许是注定的吧。”穆赢感慨:“你先休息,我先陪满朝文武各国使臣喝一杯。”

“恩!”赵灵儿一听穆赢说,头立刻就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但是不敢抬头他,怕己的神情,暴露了一切。

穆赢转身,轻轻的关房门。

赵灵儿一他走了,立马站了,疾步走放了食物水的桌子边。

抖抖索索的从袖子拿那包久藏的东西,颤巍巍的打,铺放在桌子。

伸手,提暖壶,面是满满的茶水。

知是宫女给晋王准备的。

此,包白粉的三分一倒入暖壶,若穆赢回喝一杯的水,穆赢就一命呜呼了。

的手越抖越厉害,泪水刷刷的往流。

“放,是不放?”内强烈的纠结着,至感觉己的撕裂般的疼痛。是,知此怎悔已经不及了,既走了一步,就听由命吧。

打暖壶的盖子,颤抖着绸布的白色粉末往面倒了三分一,拿暖壶轻轻的晃荡了几,软软的放在桌子。

犹虚了一般,坐了身边的凳子。

着暖壶,脑子忽浮现了很他几在齐国的往,言语的说:“褚英啊褚英,辈子我不你了,你的恩义,我生报答你。”说完黯神伤站身子。

间有限,做完了件情,赶紧赶昭太容王的卧室。

有此,所有的人在宴客厅举杯欢庆,有人跟随关注着一入了洞房的王,因晋王的洞房,是无人敢闹的。

遵照指示,遵照指示,知穆赢在戌前肯定回不了洞房,所必须在那前完代的任务。

仿佛一切情在按着跟联络的那人的安排一般顺利的进行着,不禁打了一冷战,姜毓啊姜毓,你真的是太厉害了。

知此,负人,或许就在哪不远处呆着,己是离他越越近了,是,却越越怕了。

收那包神秘的东西,放回己身,轻轻的快速的闪身门。

殊不知,屏风面,有一双眼睛,虽满含泪水,却透着无尽的失望,冷冷的着一切。

着闪身门,穿夜行服的神秘人,快速的走躲藏的屏风,飞快的拿那壶赵灵儿放了东西的暖壶,飞速的跟随着。

真谓,螳螂铺蝉,黄雀在……

赵灵儿很清楚知昭太容王的住处,同在宣徽殿,就是在漆黑的夜,找,何况今晚,王宫灯火通明,所很快就了那。

始担碰宫女,是,院虽灯火通明,却基本有一宫女。

“唉,前厅忙着伺候了吧。”放松了,轻叹一声。

了昭太卧室门口,伸手轻轻的推了推门进。

太的寝宫一直有,但是早就仔细留意它的位置。

房间布置很温馨,倒是不历风行的昭太的风格。房间燃着很红蜡烛,整房间更是暖意融融。

不敢停留,知规矩,宫女肯定给主子备茶水备口渴喝,所快速的走向桌子。

跟刚才一,在面倒了包二分一的东西,轻轻的晃荡了一暖壶,赶紧放。

抖抖索索的合双手,朝着暖壶拜了拜,言语的说:“母,容王,灵儿不住了,灵儿有辈子向你赎罪了。”

怕碰宫女进,就赶紧跑向门口。接,穆政那了。

从房门一走,那神秘人物就从身就闪进昭太寝宫,跟刚才一,快速拿那暖壶,追随。

穆政的房间就在昭太右边一独立的房子,门有锁。

宫廷的房间外面有门锁,因平的话随有专门服侍主子的宫女在,从面门拴着。

赵灵儿轻轻的推门,了一童趣的房间。

有属男孩子特有的东西,弹鸟的东西,孩子的弓箭,玩具等。

快速了桌子边,拿暖壶,打那包东西,刚所有的倒进暖壶。就在,低着头的一张全福。

是穆政画的画。虽幼稚,画的容王太,实在是说不有几分象,有褚英,画的一点谈不英俊,穆政己,是圆圆的,是,所有人的脸,在灿烂的笑着。

的手不知什抖动,刚才一路走,或许是太紧张了,竟有害怕的感觉了,希望己快快东西放,完代的任务就了。

是,张画像,实在是控制不住己的情绪了,真哭一场,是牙齿重重的咬住己的嘴,不一点声音,抬的手,那包药再倒不了。

穆政,是孩子啊。己所做的一切,全是了肚子的宝宝,己又怎忍伤害一爱的纯洁的孩子呢?

甩甩头,手那包东西包了,放回身,转身就走。

窗户外,那神秘人的眼睛又是一阵雾水,露一丝欣慰,追随。

赵灵儿快速的往己穆赢的房子方向走回,快门口,察周围人,就闪身边的假山那边,知,那负人安排的人在等着的消息。

赵灵儿果一身穿黑衣服的人站在那,熟悉的身影让是有一点害怕。

走那人身边,声的说:“我已经按照你的指示,毒药放在了晋王太房间的暖壶了。是,穆政,我实在是不了手。”

“真是妇人见。”那人听了的话,冷冷的说。

“关此,我己候跟他解释的。”赵灵儿倔强的说。

“,我马禀报齐王。你速速回房,静等一切。”那黑衣人闪身。

忽,刚离假山的赵灵儿,听几声挣扎声响,赶紧跟着,立刻傻了眼睛。

刚才寂静的有一人影的院落,容王不知什候已经站在的眼前,跟联络的人,已经被容王手的人捆绑着双手,俯手被擒。

容王冷冷的着,知,一切结束了。

是一有的方式,特别快的结束了。

“王,太有请!”容王威严的着,一声冰冷的邀请。

张了张嘴巴,解释点什,是,却觉一句话说不口。

默默跟在容王身,身跟着全副武装的侍卫,朝昭太寝宫方向走。

那被抓的黑衣人,被押解着跟在身。

短短的一点路程,赵灵儿却觉犹走不头一般。两腿沉重的象被灌了铅水一沉重。

知己是被带昭太面前。竟有丝毫的紧张,或许是因情在的积聚间太长了,反有一轻松的解感。

但是又很害怕方式面昭太。真的无法象,此的昭太,是怎的一情。又何解释己的行啊。

“站住!”侍卫一声命令,令赵灵儿打了一寒战。

抬头一,昭太的寝宫灯火通明,门口兵士站了不少,容王顾进,片刻,威严的说:“宣梓童郡主!”

赵灵儿真希望有洞钻进算了。硬着头皮进,整房间寂静的怕,低着头,不敢抬头。

“跪!”

“抬头!”

是昭太熟悉

(本章未完)

第49章 晋王大婚(二)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