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后山纵马(3)

“是又何?”不否认,的吸引他,让他一探究竟,像候现一处新的洞,新奇、兴奋,又有那一点危险,让人着迷。

“是的话,那就——太了!”裴彻笑答。

两人各有所长,算旗鼓相,一是少年志,名扬的护国将军;一是清新雅致,神秘聪颖的商场黑马,最重的是程肯定相精彩有趣。

轩辕逸瞥了一眼笑狡诈的裴彻,一纵身他抛在身,裴彻果是属狐狸的。

慕容舒清走进云阁,厢房站着云佩华、夫,有两丫鬟,不清床的人。

云佩华见慕容舒清了,连忙迎笑着说:“舒清,你了。”

慕容舒清含笑点头,现云佩华提的名字,床的人儿明显一怔,往面缩了一。是不再往前走,等夫检查包扎了,才轻声问:“陶夫,怎了?”

老夫抱拳躬身,低声回:“姐不必太担,宛姐身的伤处虽,在是皮外伤,休养数月,注意调理,就痊愈的。是郁结症,不敞,怕是落病根。”

“我知了,谢陶夫!”待夫走一边写药方,丫鬟沏茶散的候,慕容舒清就着烛光,清了床的人。女子二十岁,披散的长衬脸更娇,额头缠了绷带,虽眼角有些淤青,但依那晶莹玉石般的眼睛,是丽的眼睛流露的却是痛苦恐慌,丰润却略显干燥的一直轻咬着,紧握着云佩华的手臂隐约有些新的旧的伤痕。一身的狼狈并未折损的清丽姿容,云佩华有八分相像,瘦弱的身子倚着床栏,始终有抬头。娇弱的女子,却面残酷的暴力,慕容舒清有愤怒,有怜惜,有无奈,最化一声轻叹。现在现在,宛说,或者又是一隐形的压力吧。

慕容舒清着床始终轻颤的人影柔声说:“既已经回,就不,放住,佩姨你很久了,你聊聊吧。”

代紫鸳再找两丫鬟伺候,慕容舒清转身了云阁。

慕容舒清刚踏进随园,绿倚红袖就迎了,绿倚慕容舒清紫鸳泡的茶送,才笑着慕容舒清说:“姐,傅寿宴明日易婚宴的礼物已经备齐了。”

“嗯。”慕容舒清随意了桌一一两锦盒,点点头,轻抿香茶。茶香浓郁,茶温怡人。三丫头是越越干了,紫鸳沉稳冷静,绿倚温柔细,红袖胜在活泼爱,三风情,己却是一的忠爱护。回三年,是陪伴在身边的候。

紫鸳握着茶杯,言又止。慕容舒清轻声问:“紫鸳,怎了?”

“姐,傅最近动频繁,现在打了子槐树的主意。”真是恶,子槐树籽是染御明黄布料最重的一染料,子槐树很难存活,土求很高,除皇穿明黄服饰外,其他人不穿,因此普通佃农很少子槐树,现在部分子槐树是姐指定佃农植的。每年御锦缎争结束,他再卖给获胜的布坊,是不文的规矩。傅有始竞赛就先买所有的子槐树籽,摆明了就是让别人染不了明黄布料。

“哦?”底是有动了。

“是从昨日始的,傅的价钱比平常高一倍。”不是那些佃农怕年姐不让他再使那块土报信,傅的谋就逞了。

“告诉佃农,除云山的那片不卖外,其他的高市价两倍的价钱卖给傅。”既他已经先手了,不坐待毙了。

“是有子槐树籽,根本有办法染明黄布料,难我放弃御锦缎争?”姐不是打算参加今年的御锦缎争吗?子槐树籽不善保存,年使,并有存货啊,怎放弃子槐树籽呢?

“放,我不放弃的,照我说的做就是了。”拍拍紫鸳的肩膀,慕容舒清淡淡的笑容,却给人安定的力量。

“是!”紫鸳缓缓点头,是啊,应该相信姐的。

一边的红袖紫鸳脸色凝重,笑:“紫鸳姐姐,你就别担了,姐说的一定错。”

“我不是意思,我是怕傅耍手段险的招式,姐不利。”

“哼!怕什,他招我就不啊!我比他更!”红袖气愤声嚷。

听说完,三人笑,红袖撅着嘴,莫名其妙着笑前俯仰的三人,纳闷己说了什笑的吗?

“你啊……”紫鸳笑着轻推红袖的头,是姐几年的纵容,丫头宠无法无,不知高厚。

慕容舒清顺了口气,一边笑直喘气的绿倚说:“绿倚,帮我泡壶茶。”绿倚笑着点头了。

紫鸳仍面露忧色,慕容舒清微笑说:“紫鸳,你别担,是一傅,付他绰绰有余。若是安傅联手,那我就谨慎了!”

“安傅一向不,不相往,有联手吗?”

“傻丫头,商场就同政治一,有永远的敌人,有永远的朋友,有的,是永远的利益。”商人逐利,是很正常的,消灭了共同的敌人,获利益,再考虑敌的问题不迟。紫鸳越皱越紧的眉头,慕容舒清决定是不再说了,接绿倚端的热茶,挥挥手,让休息了。

三人离,随园显格外寂静,听见沙沙的风吹竹林的声音。慕容舒清拿两茶杯,轻晃茶壶,让热水与茶叶充分接触,闻着淡淡溢的茶香,薄轻启,“了久了,有有兴趣陪我喝杯茶?”

风沙沙吹竹林,快十五的月亮很明亮,照湖水波光粼粼,几片竹叶悄悄飘落,辗转波纹间,夜更加寂静了。很久,有任何声响,慕容舒清不着急,缓缓倒着茶。嘴角依是淡淡的笑,似乎刚才什有说,是己在品茶弄月,一脸闲适。

倒二杯茶,屋旁不远的竹林间,闪一白色的身影,极快的速度飞掠,见湖面轻微荡一圈圈涟漪,人影已慕容舒清面前。

功夫,慕容舒清在暗叹,脸笑容不改,将手中清茶送。男子不客气,伸手接,坐,闻香,品茗,一气呵,似他演练无数次一般。

迎着月光,慕容舒清总算清男子的长相。狭长的眼,似笑非笑半眯着,笔挺有型的鼻子,薄红润的噙着戏谑。果是艺高人胆,他或许习惯了白衣夜行衣穿。清凉月光,一身白衣,非但有让他清冷飘逸,反浑身透着邪魅的风情,慕容舒清觉红色更适合邪肆惑人的男子。

“茶!既有龙诞特有的甘醇茶香,又有茉莉的清雅余味。”男子手执清茶,懒散品评着,似乎他才是随园的主人。

“安公子深夜造访,茶相待。”慕容舒清淡笑,拿茶,轻闻,“嗯,很香,绿倚泡茶的技术是越越了。”

“你认识我?哈哈,有意思!”安沁宣朗声笑,“我说慕容怎有翻身的机,原慕容姐是深藏不露。”

“安公子说笑了,深藏不露不敢。”

“不敢?年,我错了你一人。”一直,慕容中有长子慕容睿,他曾放在眼。惜按照他母亲祁月的遗愿,他十六岁那年就已经继给祁,改名祁睿,一直在京城生活。本慕容日渐衰败,不一直娇蛮鲁莽的慕容舒清才是慕容真正的主人,韬光养晦程度,深藏不露是无愧。

颀长挺拔的身体忽靠近,两人的脸几乎贴在一,安沁宣轻轻勾的角带着促狭的笑意,狭长的眼魅惑流转。慕容舒清是一次近距离欣赏一张欺世惑人的脸,加安沁宣刻散的邪魅气质,慕容舒清哀叹,觉己有眩晕的感觉,色前,果让人神志不清。

夜色笼罩,清风嬉戏般吹拂着,两人白衣轻纱似乎纠结在一,不同的是男子邪魅肆意,女子清雅不俗。良久,慕容舒清才轻笑一声,退一步拉两人间的距离,清风般柔的嗓音低声回:“世的本有什是固定的,何况是人!”若是世预料,又怎在?每次远方的爷爷、父母、哥哥,仍痛,蚁噬虫咬般,难平静。

是一与他视良久,却不见脸红、丝毫不惊慌的女子,刹那间流露的痛楚,又让人奇不已。

安沁宣收回视线,拿已经渐渐冷掉的茶,着慕容舒清举杯,笑:“我今趟收获不。”低沉却略带沙哑的男声在月色,显那感。

(本章未完)

第6章 后山纵马(2)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