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易家婚宴(2)

众人赞叹着珠子,易芸奇接,握在手感觉它居略有余温,温润无比。细,珠体表面闪烁着忽明忽暗的星光,易芸它爱不释手,忙问:“漂亮哦,我喜欢!有有?”

“芸不胡闹,夜明珠哪是随便就的。”易耘书头痛不已,茴芳夜明珠说它价值连城绝不夸张。今若是收了,欠慕容舒清一的人情不说,的麻烦怕更,易耘书即推托,“慕容姐,你礼物实在太贵重了,我不敢!”

慕容舒清着被拒收的礼物,不恼,但不接,仍是悠闲惬意笑:“易公子不必客气,是我送与夫人的礼物,你不必太在意,一件摆设已。”

着众宾客的面,再推托怕是不有结果,礼是非收不了。无奈,易耘书与余倩视一眼,收回锦盒,回:“既此,那就谢慕容姐了!”

礼送了,贺词说差不了,接不外乎吃吃喝喝。酒三巡,菜五味,裴彻轩辕逸同新郎官拼酒了,各商铺主子纷纷前敬酒攀谈。慕容舒清不胜其扰,些人丢给绿倚应付,己走了纷扰的厅。

易的庭院虽不,院子却满了淡粉色的杜鹃花。轻抚花瓣,慕容舒清暗笑,不阳刚威武的镖局,内庭花园居着娇柔情的杜鹃,不知是讨新娘欢新植的,是易耘书真有的闲情逸致?

随意躺在花间的石板,鹅黄色的身影似被粉蕊娇花所淹。儿曾藏身花海,躲避着哥哥的寻找,是何才再见他呢?

闭眼睛,着花香,慕容舒清低喃:“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

良久,不远处的花丛间传缥缈的声音,“句。”

温润却又略带清冷的声音,他的人感觉很像,慕容舒清微微一笑,“公子认在哪?”

“故土难归。”

故土难归。缓缓坐,轻拍丝沾染的花瓣,笑斜倚在不远处的墨绿身影,慕容舒清语带调侃问:“原公子我一般,喜欢醉卧花?”

“确是件雅。”的调侃,男子不意,缓缓坐直身子,与慕容舒清视笑。

“公子是问我夜明珠吧?”绿倚打锦盒的那一刻,双清冽的眼眸就有从身移,踏厅他便跟了。他的不是夜明珠是,他更在意的是夜明珠的处。

“是。”秦修失笑,他表现真的有明显吗?不,若似一般女子,他无须再问。

“那是我半年前从海域的一批夜明珠。”

“你海域?”男子忽倾身向前,语气略激动,他的情很急切。

原清朗云的男子,有激动的候,他在意的果是海域。慕容舒清摇头,坦回:“不,听的人提,是很……特别的国度。”

“你知何吗?”虽有些失望,男子仍不放弃。

“略知一二。”

“否告知在?!”

“每年中秋,东海现半辰的海水逆潮,你若握住段间,随水漂流便有机进海域,但半辰内,海水流向不定,礁石、巨浪颇,一不,就粉身碎骨。跟着逆流的方向便达海域国领域,再向东行十日,靠岸便是海域国。”

“谢姑娘,在秦修。”男子傲身,带了一片花雨。

修,名字。慕容舒清依旧坐花间,淡笑回:“慕容舒清。”

“就此别。”

“等等。”许是那抹萧索的身影,许是说中思的默契,又或者是两人同清冷的子,总慕容舒清助他一臂力。慕容舒清叫住了他,取一直别腰际的一枚翡翠菡萏玉佩,放入他手中,“曾海域的那人就在临风关,你若海域,带着玉佩找他,他助你。”

“谢!”秦修深深了慕容舒清一眼,扬那依旧清朗淡的笑容,踏花团锦簇的庭院。

继续躺回花间的慕容舒清,有及欣赏独卧花、夜繁星的景,一黑影已笼罩在身,“他是谁?”

慕容舒清轻叹,果是两人,展现的是两风情。果说秦修是风雅不俗,随洒,那轩辕逸便是桀骜不驯,傲气逼人。同是随意横卧花丛,秦修做便是唯柔,与娇花灵木似乎融在一;轩辕逸做,便是霸气凛,花木难掩其锋芒。

不在意俯视着的轩辕逸,慕容舒清抬头仰视群星,说:“不认识!”

忽,慕容舒清觉脖子轻微疼痛,轩辕逸已经轻拽一直佩前的墨玉竹叶项链手中玩,他俯身,贴着慕容舒清耳边,低声说:“你喜欢送人东西?”

鼻尖传淡淡的酒气,着轩辕逸炙热的气息,耳边低沉沙哑、惑人霸的话语,让慕容舒清的跳陡加快。感觉己的气息渐渐有些不稳,慕容舒清皱眉暗叹,月色太,果是一错。

无由,慕容舒清忽觉有些笑,原旖旎暧昧的气氛在轻笑声破坏殆尽,微微向旁边移一点距离,笑:“有有人说你很霸?”

着向一旁移动的慕容舒清,轩辕逸再难,是顺势躺,慕容舒清一般平躺着欣赏月夜明朗的繁星,嘴懒懒答:“你不是一,不是最一。”

两人谁有再说话,静静欣赏着夏夜的景致,花香蝉鸣,清风常伴明月。

“姐,姐。”略带急促的女声在庭院间缓缓传。

身着匆匆走的绿倚,慕容舒清轻拍罗裙的花瓣,问:“绿倚,生什了?”

慕容舒清,绿倚觉安定了许,帮拿掉丝的花瓣,说:“刚才丁报,宛姐午割腕尽,云夫人现早,现在已经有什危险了。”

割腕?那满身伤痕、面色苍白、总是低头轻颤的女子,慕容舒清叹:“走吧,回。”

云阁有云佩华、婵陪着慕容宛,房中点着三盏灯却不见明亮,慕容舒清进入房中,朝挥挥手,“你吧!”

两人担忧了一眼午割腕便有再说话,目光完全有焦距的慕容宛,说些什,又似乎无从说,慢慢退云阁。身的绿倚悄悄掩门,退了。

慕容舒清走进内室,并有床的慕容宛,径直走窗前轻推窗,瞬间,水般莹润的月华洒满一室。

“少人求生,你什求死?”慕容舒清淡淡的嗓音,在月夜显空灵悠远。

久久,床几辰有动的人轻轻动了一,那双丽却失神采的眼专注注视着窗前月轻叹的女子。月华水,一身清冷的缠了朦胧的丝带,那不真实。

慕容宛收回视线,了眼手包扎的伤口,有那斑驳的旧伤,悲凄说:“我已经厌倦了的日子,活着我说是受罪,许死是一解。”

慕容舒清转身,拿桌前有些冷的茶己慕容宛各倒了一杯,床前,递手中,己斜靠在床边的躺椅,问:“你知,龙诞茶什特别香醇吗?”

慕容宛着塞己手中的茶,不知何回答,最说:“不知!”

“你见冰封万、银装素裹的景色吗?”

“有。”

“你听惊涛拍岸、万马奔腾般的海浪声吗?”

“有。”

“你、听吗?”

外面的世界有见,的空一直是那很的一块,暗淡的星眸轻掩,慕容宛低喃,“它……离我太遥远了。”

慕容舒清缓慢坚定说:“从锦州茶园,需十日;临风关的雪山,需一月;东海,需二十日,些并有你象中的远,,有你的那。”

“是我已嫁人妇,注定逃不了。”

慕容舒清笑:“你不怕被休就。”

“什?!”慕容宛瞪眼睛,原苍白木的脸因极度的惊讶显生动,难置信着慕容舒清。

似乎刺激度了,是,一从接受男尊女卑、从一终教育的女子说,确实是太胆的提议。放手中的茶,慕容舒清轻叹:“你既已经回了,就在住一年半载,我让你遍东隅的名山川,你再告诉我你的答案。”

“是李……”

“些你就无须担

(本章未完)

第8章 易家婚宴(1)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