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赴鸿门宴(2)

走马车,慕容舒清伸了伸腰,果不适合从商,爷爷待在一整面的是古物,清静惯了,因此常被爸爸念叨,说清淡安静的子,就像五十岁的老太婆。每每苦笑,不是不喜欢与别人流,实在是表面觥筹错,实际钩斗角的商业应酬真的很累人。

慕容舒清回,早就等在前院的绿倚迎了,“姐,姑爷了。”

“姑爷?”慕容舒清错愕,哪又冒姑爷?

慕容舒清一脸茫。绿倚笑着解释,“是宛姐的夫君。”

李仲文?才半月他就现了,李东明老匹夫很快就有求慕容了。慕容舒清缓步走向随园,问:“人在哪?”

绿倚跟在身,答:“我告诉他宛姐陪二夫人烧香祈福了,他不肯走,说是等宛姐回,已经安排他在院离云阁最远的幽宁居住了。”

“宛知吗?”最终做决定的是慕容宛。

“已经差人说了!”

“请宛随园!”

“是!”

慕容宛紧紧拽着手中的丝绢,忐忑不安,听说李仲文接的候,有点惊讶、有点、有点不安,最的却是恐惧。听着母亲在身边的劝慰,隐隐中透着李接人的庆幸,很害怕,又回那牢笼中了吗?该怎办?

慕容舒清找,是说什呢?让回?是留?的疑惑、恐惧让慕容宛在随园门口站了一炷香的间,敢踏进。直沏茶回的绿倚唤,才慢慢走进随园。

慕容宛是一次进随园,斑驳的竹影黑压压的一片,什不清,听见风吹的沙沙声。通往湖竹屋的竹桥边坐着一人,消瘦的背影笼罩在朦胧的月光,更显单薄,墨黑的长散落在身边,不清长相。

慕容舒清听脚步声,回头浅笑慕容宛招手,笑:“了,坐。”

清是慕容舒清,慕容宛才慢慢走,走慕容舒清身边,才现是光着脚的,两条腿在水轻晃,湖面荡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女孩子怎随便在外露脚踝?慕容宛错愕盯着,一间竟不知说什了,傻傻站在那。

慕容宛直盯着的脚,一抹狡黠从慕容舒清的眼底闪,慕容舒清笑着拉坐,轻问:“湖水很凉快,你不试试?”

慕容宛被拉着坐在慕容舒清身边,方淡雅宜人的笑容、低低浅浅的声音,有那由畅快的双腿,一切在诱惑着。慕容宛手拨弄着水面,湖水凉爽柔滑穿的手指,滴滴答答落回水中,从有放纵己,在做女儿,嫁了人做妻子,……做己。在慕容舒清鼓励的眼神,慕容宛了四周,确定有人,才了鞋袜,脚泡在水。

慕容宛的紧张、兴奋、在眼,慕容舒清拿身边的清茶,慕容宛倒了一杯,递手中,“是绿倚精泡制的茉莉花茶,你尝尝!”

“嗯。”慕容宛接茶,轻抿了一口,果芳香清雅,甜的茉莉在口中盛一。

微凉的湖水,漫了慕容宛的脚,沁进了的,着身边品茗赏月、闲适安的慕容舒清,有一抓住的冲动,像随离,什放一般。慕容宛真的做了,拉着慕容舒清的手,喊了中的声音,“我不回!”

转头,进慕容宛的眼睛,面透着焦急坚定的光芒,慕容舒清轻问:“你明白你什了?”是一次表达己的愿望,慕容舒清知的决定,毕竟是的人生。

“我……我不知。”迎视着慕容舒清清冽的眼神,慕容宛不知该怎回答。明白了吗?己不回答。半月,花附近的方了一圈,才知,原从生活的方是的,山原高,蓝。但是,什呢?

不管怎,不再回那恐怖的牢笼中,是那是的归属。的无奈悲。或许在,有慕容舒清帮。拉着慕容舒清的手,慕容宛激动说:“我知我现在不回!”

现在不……吧,虽有决定己未的路怎走,码知了己现在什,敢说,那就帮实现。拍拍慕容宛因紧张微微汗的手,慕容舒清依那低低浅浅的声音说:“我知了,放,我处理的。”

“谢谢!”在中,有慕容舒清帮吧!就连己的母亲,是在受委屈的候陪一哭已。

“舒清……”

“嗯?”

“一女人真的有丈夫吗?”

“你己觉呢?”问题问。

“我……”吗?从的教育、世俗的观念告诉,不!是内似乎有一声音告诉,的……但是真的吗?

慕容舒清从不告诉别人该怎做,每人该有己的意志,慕容宛提供另外一生活方式,见识更广阔的世界,最终怎的生活,做怎的决定,该由己思考。

不快丝绢绞断的手茫期盼的眼睛,慕容舒清笑着问:“你觉是佩姨房的蔓藤漂亮,是藏雪阁的木棉丽?”

慕容宛了,答:“各有千秋!”

“是啊,各有各的。不同的是蔓藤依附在一棵的树,妖娆丽,一旦棵树死了,蔓藤就很快枯死。木棉依靠己的力量,笔直生长着,不管是狂风暴雨,它热烈、艳丽的满树红花!女人是蔓藤,是木棉。”说,怎理解就慕容宛己了。

蔓藤?木棉?那该是那棵快枯死的蔓藤吧。慕容宛在哀叹,原一直是靠依附别人生活的,那让己变木棉吗?

慕容宛沉浸在己的思绪太久了,慕容舒清轻拍一的脸颊,温说:“不早了,回休息吧!别担,一切有我!”急不,毕竟是与年所受的教育世俗观念有太的分歧,慢慢吧!

微凉的手,让慕容宛回神。听了慕容舒清的话,点点头,进不安的一颗已经平静。缓缓身,穿鞋袜,踏着的月光,走随园。

绿倚早就准备的棉锦拿在手,却有走,在远处等着。慕容舒清坐在竹桥,有身,依浅笑的脸,不在什。姐有一让人安的气质,在身边,就觉安全。姐常说,我照顾太了,其实,是我保护很。是的姐,谁保护呢?

午,盛夏的阳光格外刺眼,透白纱,仍逼人睁不眼。竹林,蝉叫的声音,燥热的空气一般,似乎无孔不入,吵人不安宁。慕容舒清倒像是有听见一,捧着书,入迷。是在翻页的候,嘱咐身边的绿倚不给扇扇子了,热的,不动一身汗了,何况是不停扇。

绿倚是每次笑着说,等书的候,又在身边轻轻扇,怎说不听。

红袖风风火火进屋,拿桌的冰镇菊花茶,猛灌了一杯,才兴奋说:“姐,那李仲文嚷了两,有见宛姐,昨夜气急败坏走了!”

绿倚听红袖说话有遮拦,连忙拉的手,轻声呵斥,“红袖,怎有规矩?”

红袖撅着嘴,瞪眼睛,一副满不在乎的子说:“规矩?就凭他,根本不配做我姑爷。他讲什规矩!”

怎不知李仲文恶,恨不教训他一顿,是不忘记了己的身份,姐很,从有是奴才,是正因,就更不恃宠骄。绿倚轻叹了一口气,拍拍红袖的手,声劝:“话是说,毕竟他是主子,我是……”

慕容舒清无奈放书,打断绿倚的话,“绿倚,我说不许再提什主子奴才的,你又忘了,红袖说什错,别再说了。”

几丫头什,就是尊卑的观念老是放不,红袖年纪最,又活泼动,说了,倒是听进了一点。绿倚就让头疼了,别平温柔听话,在一点,就是那拗。

“是!”绿倚笑着点头,放红袖的手,有再继续说。红袖口遮拦的毛病,就是姐给惯的。

姐站在边,红袖就更意了,举拳头嚷嚷,“哼,亏他走快,不有他的。”

(本章未完)

第12章 赴鸿门宴(1)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