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交锋夺魁(2)

慕容舒清不在意,整了整微皱的裙摆,完全有傅博文的怒放在眼。众人莫名其妙,清单傅老爷少回了,至惊吗?

其中的奥秘恐怕有傅博文慕容舒清明白。今年太寿,皇又皇诞一儿子,双喜临门,鉴往年剩的明黄锦缎有很,皇刻意降旨,今年的御锦缎明黄色由原的五减至两,太喜欢的绛紫、皇喜欢的亮红增加一倍。那傅所收集的子槐树籽就一点处有,花了两倍的价钱购买。难怪傅老爷在清单脸色铁青了。

不理众人奇的眼光,慕容舒清向荣德仁、林航微微施礼,便从容离了府衙。

夏即将,它仿佛不甘,在最几日,拼命释放着所有的量,热让人受不了。柔的月光驱散无处不在的燥热,宁静的湖面,有竹影斑驳,却感受不一丝微风。

慕容舒清拿着扇子,有一一扇着,实在是扇不扇一热,索扇子一扔,走竹桥边坐。外衣早就被了,随手将裤腿挽膝盖,腿浸湖水中,再袖子挽手肘,才算是凉快些。慕容舒清低头己现在副模,摇头低笑。是被那几丫头见,又叨念有闺秀的子了。

三年,已经渐渐习惯了的生活,偶尔是远方的爸妈哥哥,不相信,他很的,人果是习惯的动物。候希望他已经习惯有。

四团黑影追逐着一抹白色的身影进入随园,在竹林打了。白衣人武功很高,若是论单打独斗,四人怕不是他的手,但现在四人攻他一,渐渐,白衣人有些招架不住,不仍灵活躲避着攻击。

借着月光,慕容舒清微微眯眼,才算清那一身白衣的人是谁。

“住手。”清润的嗓音,功阻止了几人的决,黑衣人已经停了手脚,手中的长剑却未放,仍戒备指向白衣人。

慕容舒清轻笑,不理他被围在中间的狼狈,悠闲说:“我今有准备茶款待你。”

安沁宣不眼前明晃晃的剑放在眼,晃了晃手的两酒坛子,回:“关系,我带了酒请你喝。”

慕容舒清挥挥手,黑衣人瞬间收剑,消失在竹林。宁静的竹林中,剩安沁宣一人的身影,仿佛刚才的打斗从就有现一。

安沁宣邪魅的笑容不变,狭长的凤眼内锐利的精光一闪。慕容的侍卫不是普通的门护院,他的武功就是在江湖中算是高手,慕容舒清却让他般服从,有的手,真是一件让人兴奋的。

安沁宣一纵身,慕容舒清身旁,将手中的酒坛子朝一扔,己抓另一坛,顾喝。

慕容舒清险险接住扔的酒,无奈了一眼随坐在己身边的安沁宣,哀叹,有武功吗?什身边的人是高手,他是吗?揭木塞,一阵淡淡的清香扑鼻,慕容舒清轻晃瓶身,让酒的香气更浓郁,笑:“竹叶青?确实是酒。”

闻一就知是竹叶青,闺秀原是酒人,安沁宣调侃:“见你一次真不容易。”确实不容易,次在慕容府转了一炷香的间才找随园,今更是一进府就被盯了。

慕容舒清轻抿了一口酒,耸耸肩,笑:“我有门,奈何你爱翻墙。”

因炎热,慕容舒清将一头及青丝编两条辫子,随意垂在前,一手轻拍着竹桥,一手摇晃酒坛子,像更享受酒的香醇气息。两条腿在水面晃着,月光照耀,隐隐曼妙的身材。

安沁宣扬了扬眉,语带轻佻说:“你不进换件衣服?”真是有趣的女人,在男人面前光着双脚,露双臂,侃侃谈,仿佛是经义的一般。不今的很不一,少了平常的清冷典雅,倒有些慵懒娇媚。

慕容舒清笑:“你候我儿,我穿什你早就应该了。你我均不是在乎世俗眼光人,现在才换衣服不嫌矫情?”低头己的装束,吧,是露了腿一节胳膊,其他方很整齐。

安沁宣伸手,刚再感受一丝丝绸般柔滑的触感,却被慕容舒清酒坛子隔了。他笑着收回手,身子却迅速向慕容舒清靠近,脸几乎贴在一,才在慕容舒清耳边低声笑:“倒不一定,说不定,我见色意。”

代的男人说话喜欢贴着别人的脸吗?慕容舒清那张霸刚毅的脸,不由苦笑,却有退,些武林高手,又命不凡的男人的认知,退一步,腰间就现一手截断的退路。

忽略耳边传的惑人弦的声音,慕容舒清淡淡回:“我不够,不至让你失理智。安少的猎艳名我是略有耳闻,非绝艳者难入您的法眼。”

不错,调侃他。安沁宣邪魅的角勾,将贴在慕容舒清的耳朵,轻轻摩挲,缓缓低语,“说不定,我改变口味了。毕竟鱼吃了,吃些清粥菜。”

清粥菜?!慕容舒清低低笑了,男人真是让人受不了,微微调整身子,与安沁宣面面,慕容舒清是一副调侃的子,笑问:“我该此感荣幸吗?”

安沁宣低低笑了,是唯一一在他柔情低语的候揶揄他的女子。坐直身子,仰头饮一口酒,安沁宣朗声笑:“次你完全傅击倒,让他永远翻不了身,什最你却放他?”在他绝不是优柔寡断、妇人仁的人。

慕容舒清他一般,豪爽喝一口酒,良久,才说:“现在不是打破局势的候,若是傅倒了,那慕容就被摆在风口浪尖,扩张太快,引朝廷的忌惮,有一皇帝允许国经济落入一两人手中,木独秀林,风必摧。现在互相牵制,才安位者的。”代,与皇室,意味着与一国的政权敌。

“你打算放的机?”毕竟傅是慕容丝绸布匹、精纺刺绣最的手。

放吗?慕容舒清低笑,信从容说:“傅次在子槐树籽损失了一笔,有获御名,他的彩云坊生意必定不前,牵制他的其他产业,傅慢慢就变一空壳,灭傅是机问题。”

着飞扬信的子,安沁宣忽现,原的是方式展现的。不娇,不热情,不绝艳,却总是那独特。

或许,他在手的同,合一回。“次你说有促使我合的利益现,我有合的机,那现在我你谈一次合。”

“说说。”慕容舒清了兴致,他间有什合的吗?

安沁宣平躺在竹桥,丝毫不在意己那一身的白衫,双手枕在头,仰望着已经墨黑的际,沉默了良久,才低沉说:“燕芮目前政治局势很紧张,我怀疑近批江湖人士现的动机不单纯,目前他虽有什动,不随着局势日渐不稳,他必定有所行动。”

些清楚,是最担的。慕容舒清思索片刻,轻叹:“那你打算怎做?”

“打草惊蛇!”

掷有声的四字,安沁宣说轻松坚定,慕容舒清却听皱眉头,“你该知做极有卷入燕芮场夺嫡战中。”

“别人已经盯我了,由不我不迎战。”安沁宣将一口酒倒进口中,带着兴味说,“最重的是从中获最的利益。”

三句不离本行,慕容舒清摇头笑:“你果是唯利是图的商人。”

“奖了!”

懒懒伸了伸腰,慕容舒清将泡了一晚的脚捞,不管脚仍湿漉漉的,就盘腿坐在安沁宣身旁,一边喝着竹叶青,一边问:“你打算怎我合?”

“我知你有己的信息渠,我你手所有的消息,必的候,金钱支持,,我从中获的利益你半分。”

“安缺钱?”慕容舒清似笑非笑打量着安沁宣。

安沁宣不甘示弱,促狭的嘴角轻挑,回:“说钱,你慕容不遑让。”

是否合?慕容舒清觉有些难抉择,宏冥既已经找了他,不达目的,他不就此罢休,烧几铺面、粮仓是不在意,就怕他伤害慕容的人,此挟。虽现在已经加强他的保护,怕就怕百密一疏。若是卷进场夺嫡争,慕容说,绝不是一件幸!让安面,倒是

(本章未完)

第15章 交锋夺魁(1)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