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引为知己(1)

秋高气爽的日子很适合外,慕容舒清有坐马车,是带着绿倚沿着石板铺陈的路,欣赏着京城古街巷的风情。不同繁华宽敞的主街,有华丽的临街铺面,有人声鼎沸的茶楼酒馆,有的是石砖青瓦搭建的平房,是沿街叫卖的吃茶摊。慕容舒清喜欢徜徉在的巷,它它的古朴讲述着京城古老的文化故。

慕容舒清一路走,一路揉着有些胀的太阳,是快感冒了,昨晚贪恋清凉的秋风,最居在草睡着了。不是绿倚叫醒,估计现在就不是头痛了。

绕青石巷,面是横穿京城的越央河,河面不宽,河水不急,是许文人客畅游流连的场所,所河停泊着或华丽或气或雅致的画舫。

微凉的河风徐徐吹,让慕容舒清微痛的头缓解,今门的目的,除了游历京城的名街巷,有就是抱月书斋选些书回。祁月的书房翻了一遍,感兴趣的已经完了,不找点书打间很无聊。

京城最的抱月书斋就在越央河畔,书斋前院植着一片翠竹,穿片竹林是一间宽阔的平房。慕容舒清打量了门堂一眼,很满意,门朝江面正面敞着,门楣处木匾清漆写着“抱月”二字。进内室,有几张红木雕花桌椅,再往走,应该就是设计求的图书室了。果,绕一面巨的青松献瑞屏风,是一间巨的书屋,边已经有不少书生在选书、书。

今是选书的,所不打算表明己的身份。门,选了一件靛青布衣长衫,头同色系的巾带束,略显单薄的修长身形,配温文淡的笑意,活一清秀儒雅的读书人。

一旁随侍的童送纸笔,谦有力说:“公子,您什记书名,您离的候我帮您打点一切。”

身的绿倚接纸笔,慕容舒清微微拱手笑:“谢。”

童回礼,退一边。

一路翻阅书籍,合意的让绿倚记了。一圈走,慕容舒清才现,不知不觉中,竟在书屋待了两辰了,再绿倚手厚厚一叠书目,不禁笑,不像是买书,倒像是搬书的。

选选了,就带走吧。将那一叠书目童手中,不管他目瞪口呆的子,递一张五百两的银票,慕容舒清说:“书你先准备,待儿有人取。”

说完,慕容舒清拉着绿倚了书屋,因真的已经很饿了。

绿倚的脸色有些差,慕容舒清愧疚说:“绿倚,饿了吧,带你吃吃的。”毕竟让绿倚饿着肚子陪选书,真是难了。

绿倚笑:“谢姐。”

慕容舒清状似生气说:“又叫错了。”

绿倚吐了吐舌头,“我饿晕头了,叫主子了,不错。”

两人调笑拌嘴,一路向迎客楼走。是有走几步,几声急促的脚步声,一蓝衣女子在身喘着气,叫:“公子请留步。”

慕容舒清细眼前清秀的姑娘,不认识吧?即使此,慕容舒清仍有礼问:“姑娘有何指教?”

不容易平稳了呼吸,女子指向前面一条浅蓝精致的画舫,说:“我姐邀公子一叙。”

的话让慕容舒清更疑惑了,顺着的指向,慕容舒清向那艘停靠在不远处的画舫。画舫不,却装饰典雅华贵,纷飞的淡蓝轻纱阻隔了慕容舒清的视线,模糊见几模糊的身影。正推辞,一抹火红的身影现在船头,招手。慕容舒清微眯双眼,才算清女子的长相,是那在清风楼的红衣姑娘,那船的人,应该就是——

海月?

慕容舒清了很久,却一直久久不语,绿倚担问:“主子?”

慕容舒清回头,回给一的眼神。

海月邀一叙所何?少王孙才俊求不的机倒让给碰了。既此,那一万两吧。果有记错,清风楼的茶点味很不错。

慕容舒清回头,绿倚挑眉笑:“带你吃吃的。”

姐副促狭的模,就知顿饭吃不简单,不绿倚仍笑着点头。

慕容舒清姑娘笑:“姑娘带路。”

不一儿,慕容舒清登了条精致舒适的画舫。在红衣女子的带领,穿层层蓝纱,慕容舒清见了船中央软榻的海月。

纯白的纱裙配光洁的皮肤,一块的羊脂玉。光的足踝系着一条冰蓝色的水晶脚链,慵懒纯真的笑容,方随意的姿态,完让人忍不住膜拜。慕容舒清轻叹,果是尤物,别说是男子,就是女子惊慕。

海月缓缓坐直身子,了软榻,赤足踩在纯白的羊绒毯,说:“几日未见,秦公子?”仍是随意点头见礼,是由做,又是风情无限。

慕容舒清拱手笑:“谢姐挂怀。”

“公子请坐。”

慕容舒清点头坐,拉着绿倚在身边坐,将面前一碟绿豆百合糕推面前,示意吃一点。绿倚乖巧拿一块,咬了一口,轻点了一头。

吃了点东西,慕容舒清算放了,饿了久,是晕倒那就不了。

将他两人的亲密互动在眼,海月明眸微眯,在绿倚身晃了一圈,果是标致水灵的丫头。收回视线,海月落落方笑:“海月在清风楼久候,未见公子再,不今日有幸遇见。”

今日本是无聊泛舟湖,不在岸边见他。与那日的华丽尊贵不同,今的他,有绫罗绸缎、宝石玉器,是粗布青衣,头布巾随意包着,但那一身的风采丝毫未被淹,反越莹润夺目。

慕容舒清说客套话,笑着虚应:“姐客气,次听仙音妙曲,至今仍在回味。”

海月走靠近甲板的古琴旁,说:“必公子是精通音律的雅士,不知否送我一曲?”够他琴瑟合鸣就更了。

送一曲?慕容舒清皱眉,几本乐理的书,琴谱是懂的,说一说听曲的感受,勉其难评论,是弹的古琴实在是无力,歉意说:“姐谬赞,在粗识音律,不敢班门弄斧。”

海月不相信他识的男子不抚琴,该是他不愿意吧。走慕容舒清身边,海月肯定的语气,说:“公子是不愿了!”

迎着海月固执的眼神,慕容舒清真不知说什才。确实不弹琴!今日不赠一曲,海月怕是不妥协了,慕容舒清苦笑,早知,应该琴艺。

“琴我是真的不弹,曲倒是送姐一首。”

“哦?”不弹琴却给送曲?海月在慕容舒清身边坐,倒见识一。

慕容舒清身边的绿倚低语几句,绿倚轻点了一头,身古琴旁坐。

海月疑惑,正问,轻灵宁静的曲调绿倚指尖溢,海浩渺,万无波。不,女子的琴技竟此众,收了疑问,海月细细倾听。

忽曲调渐变,似远处潮水缓缓推近,渐近渐快,一声高音,激浪惊涛拍岸。海面,潮水中鱼跃鲸浮,海底亦是暗流湍急,无声处隐伏凶险,极尽变幻。激流,琴音间歇,又潮退的海面,水平镜。

绿倚最一音结束,海月已激动站,呼吸竟有些不稳,急问:“首曲子叫什名字?”

此激动,果是知音识律人,慕容舒清答:“《碧海潮生曲》。”

曲子最初是金庸武侠说中黄药师所创的武功乐曲,刘轩使曲笛与古筝首度将此乐曲搬舞台。慕容舒清前就听几次,觉很喜欢,了解曲谱,却不琴弹。了,知绿倚琴技很,就在记的高潮部分加了一些己的法,让绿倚演绎,今倒是刚了。

海月击掌笑:“曲子,曲名。”

说完,海月古琴旁,微微了一,素手轻扬,居是《碧海潮生曲》!

慕容舒清不听了一遍,就“热海沸”一章节演绎,虽不是分毫不差,但在慕容舒清,加入了己理解的曲子才更有灵。首曲子,绿倚弹,技艺纯熟,是稍显力不足,海月将海面洪涛汹涌、白浪连、风啸鸥飞的变化演绎淋漓尽致,慕容舒清叹:“姐果冰雪聪明。”

曲毕,海月身,慕容舒清面前,认真诚挚说:“秦书,海月有结你朋友,不知你意何?”

说坦

(本章未完)

第29章 轩辕府邸(2)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