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引为知己(2)

慕容舒清有退却,脸笑意不变,依安坐着,仍是无语,既不急解释,不无谓的歉。

良久,海月有些泄愤扔掉手中的酒杯,着眼前依淡定坦的女子,中的气愤居渐渐平息,慢慢松了紧握的手。罢了罢了,不算骗,是己先入主了。其实是女子,倒更加欣赏了。

吐中一口闷气,抛男女不谈,朋友是值的。海月略桌的杯子,直接拿酒壶,说:“我海月说的话,哪有收回的理,人,再拿两坛子酒进。”

身边的童马端两坛酒,斟满酒壶,正倒酒,海月一拿,塞进慕容舒清手中,说:“今尽兴才许离!”

慕容舒清先喝一口,才笑:“那有什问题?”

两人拿了酒,画舫内室,铺着白绒羊毛毯的软榻温暖舒适,巨的雕花窗观赏秋日平静的江面再不了。海月躺在软榻,向慕容舒清举杯,慕容舒清靠在窗边,与相饮。

酒很有意思,清澈水,且毫无酒味。慕容舒清轻晃酒壶,仍有闻酒该有的香醇气息,刚才喝了几口,觉清淡微甜,是饮,回味却又有另一番甘醇气韵袭,居觉有些微醺。

慕容舒清轻叹:“酒!”

海月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摇晃着手中的酒壶,侧卧在羊毛毯,漫不经说:“无味,它的名字。”是最的酒。

无味?慕容舒清在轻念,名字。

海月将手枕在脑,身边的慕容舒清说:“秦书不是你的真名吧!”那夜见,就让人查了的身份,结果一无所获。别说秦书名字,就是的温润清澈的少年,京城中是少有的。

慕容舒清靠坐在窗边,享受着秋风的轻抚,品着无味的醇厚无穷,浅笑回:“海月何尝又是你的真名?”不海月名字真的很配,沧海明月,说的不就是气韵的女子吗?

海月忽身,盘腿坐,绝的杏眼流光溢彩,兴致十足说:“不我玩游戏,必你不是一般人,我十日限,调查彼此的身份,不管查的结果怎坦诚告,何?”

慕容舒清干脆答:“。”果不同代的一般女子,聪颖明惠的女子固不少,但般坦诚爽利,见识认知独树一帜的女子却不见,的朋友确实是件乐。

海月光着脚,慕容舒清身边,斜靠着窗户,笑:“若是你输了,就再送我一曲,怎?”那《碧海潮生曲》变化莫测,洪涛汹涌,万无波,喜欢。从有一乐师谱意的曲子,相信,身边清辉雅致的女子一定有其他绝妙奇的佳。

再赠一曲?倒不难,欣赏的曲谱中确实有几首很适合海月,是再做一回偷音窃曲人罢了。慕容舒清轻点了头,摇晃着手中的无味,挑眉笑:“。果……你输了呢?”

海月微微皱眉思索,忽角扬一朵绝的笑花,语带神秘说:“赠你一件世间少有的珍宝!”

信满满,略带骄傲又神秘万分的子,慕容舒清奇,举手中的酒坛子海月的酒坛轻碰了一,笑:“我期待你的宝贝。”

海月拿手中的酒,豪爽喝了一口,晃晃几乎见底的酒坛子,笑:“我同期待你的曲子。”

秋日的夕阳,温暖绝,是叠翠宿的绿倚净水却有情欣赏景,因床那抹人影依安静躺着,有醒转的迹象。绿倚守在床前,一步不愿离,良久,人影终轻微动了一,缓慢艰难睁了眼睛。

“姐,您总算醒了,吓死我了。”慕容舒清终醒,绿倚握住的手,担的声音中已带着明显的哭腔。

睁眼,就见绿倚眼含泪光着,慕容舒清疑惑问:“怎了?”

一张口,才知己的声音沙哑难听,慕容舒清皱着眉头,艰难坐。忽袭的眩晕感,让差点倒床,一波波的疼痛侵袭着的神经。

绿倚眼明手快扶住慕容舒清,拿了靠垫让坐,才有余悸说:“您昨晚回就睡现在,怎叫叫不醒,吓死我了。”

昨晚?慕容舒清力揉了揉混沌不堪的脑袋,思绪才逐渐清明。昨晚海月喝酒喝夜,回的候,觉有些微醺已,不无味的劲厉害,居让昏睡了快一。昨贪恋秋风清凉,在江吹了一,回真的是感冒了,现在觉呼吸不畅,头晕眼花。不让绿倚净水太担,慕容舒清努力微笑:“我。”

笑勉强。净水端着白粥床前,声说:“姐,您先喝点粥,药已经凉了,我再热一热。”

“什药?”慕容舒清疑惑。

绿倚将薄被拉高,慕容舒清的胳膊放进被子,才解释:“少爷今早找您,您一直叫不醒,少爷担就请了夫。夫说您是风邪侵体,感染风寒,了方子。”

醉真是不轻,连夫不知,伸手接净水手的粥,却在手见一片殷红,慕容舒清问:“净水,你的手怎了?”

净水急急收回手,说:“,煎药的候不烫了一。”

慕容舒清拉的手细,红怎,晚点就水泡了。低叹一声,说:“烫了就别忙了,让绿倚弄就了。”

绿倚端桌的药碗,说:“是啊,让我吧。”

净水收回被慕容舒清握着的手,接绿倚手中的托盘急急走,说:“,我就了。”

丫头是怎了,平常不是风风火火的人。正问绿倚是怎回,祁睿颀长的身影走了进。

祁睿虽是慕容舒清的亲哥哥,但终归男女有别,他床前的屏风旁便停脚步,问:“清儿,你醒了?点了吗?”

隔着屏风说话真是别扭,慕容舒清就着绿倚的手身,祁睿在外隐约见挣扎着的身影,连忙说:“躺,别再吹风了。”的人,不照顾己。

实在是浑身无力,慕容舒清有再勉强己,隔着屏风问:“我,哥找我有?”

“什,明日就是外公寿,我本带你选些礼物的。”往年外公生日,清儿是了京城再缠着他陪买,今年一直见提,打算今带挑选的,不却病了。

原是件,慕容舒清一边揉着太阳,一边回:“不了,我已经备了。”

听慕容舒清声音的疲惫,祁睿不再逗留,身说:“那你休息吧,哥先走了。”

“。”

祁睿正门,就遇了端药进的净水。净水见人,马低头退至门边,让他先走,是祁睿却有离,是走净水面前,担说:“净水,你的手点了吗?让我。”

净水退一步,避祁睿伸的手,毕恭毕敬却明显疏离说:“谢少爷关,奴婢很。”

的抗拒让祁睿进退不,再说什,净水却是头不抬,显不愿与他说。无奈,他掏一瓷瓶,放在净水拿着的托盘,说:“你早晚记擦。”说完,祁睿不等净水推辞,快步离了叠翠宿。

净水有回头,盯着瓷瓶了一儿。头一直低着,不见的表情,不知在什。

慕容舒清透屏风,不真切,祁睿净水此关,绝不仅仅是主子丫鬟的感觉,惜现在是襄王有意,神女无。其实他算般配的一,是祁睿净水的情达什程度,不现在实在有力管,的头疼让连眼睛快睁不了。

接净水递的温热的药,慕容舒清一口气喝完,又倒回床,很快陷入了昏睡中。

慕容舒清吃了药,睡了一觉,感觉了很,虽是很疲倦,呼吸不怎畅快,但歹头是有那疼了。慕容舒清慢慢挣扎身,屏风外的绿倚端着茶水急急走了进,扶着坐。

窗外全黑了,明亮的月光洒了一,慕容舒清问:“什辰了?”

才口,喉咙火辣辣的感觉仿佛烧般,让一口气喘不,咳了。

绿倚一边拍着的背,顺气,一边将茶水递手中,回:“戌,晚饭老夫人派人传膳,说是舅爷舅夫人赶回了。您吃药睡了未醒,老夫人让您休息。”

喝了一整杯水,才算缓气,

(本章未完)

第30章 引为知己(1)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