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大宴宾客(1)

不容易床了请安,了正厅才知,今寿宴,每人忙着准备,请安免了。慕容舒清前厅已经堆了一些礼物,待儿应该有更人贺送礼。

不待在前厅,慕容舒清打算回叠翠宿继续睡一觉,等午寿宴始了,再贺寿就。一路回,碰一些贺的达官贵人,慕容舒清不与他寒暄,正打算绕走,却见了一队人正朝边走。走在前面的是初晴公主进京路与霍同行的李忧雨,并不是慕容舒清驻足不走的原因,一路行的,有一位华服俊朗的翩翩公子,他就是在清风楼跟霍子戚坐在一的人。

那日,就让炎雨查男子的身份,他是与今皇一母同胞的亲弟弟玄邢,很受今圣器重,在民间的名声很。不今日皇的代表居是他初晴,朝廷祁仍很重视,同说明,皇依很忌惮祁。

一儿的迟疑观望,让慕容舒清错了最佳的离间,待再走,已经不及了。

“是你?”初晴微微惊讶的声音拦住了退的脚步。

既已经撞了,躲无,慕容舒清欠身行礼:“舒清见初晴公主、荣宁王爷。”行礼,慕容舒清一旁的李忧雨点头笑,“李姐,久不见。”

李忧雨有遇慕容舒清,欠身回:“是啊,久不见。”

初晴本慕容舒清就有什感,是品貌此平凡,并未放在眼,谁知那日轩辕哥哥居留不管,送慕容舒清回,怎不叫气恼?

仅穿着一件淡绿素衣,着墨绿丝裙,长绾了一松松的髻,素净不己身边的宫女,今日有机不羞辱一番,怎解头气?初晴绕着,打量了一圈,故意叹息:“今日是祁相寿,慕容姐穿,有失祁的身份吧。”

慕容舒清低头了己一眼,初晴的流金锦缎、李忧雨的粉红绫罗相比,的打扮确实素净了些,是今的主角是祁人,有必打扮花枝招展。

慕容舒清不说话,仍是淡笑立,倒显己管闲了,初晴的骄傲让不忍受的忽视,微扬着头,将公主的尊贵展示淋漓尽致。说话就更加尖刻,“虽尊贵的身份不是靠穿着打扮装的,有些人就算再怎细装扮,仍是不雅堂。但是慕容姐是应该注意一己的穿着,不不仅你慕容丢脸,祁脸无光。”

的话激怒了慕容舒清身的绿倚,怎羞辱姐?正说话,慕容舒清拍拍的衣袖,前两步,仍笑不怒,不卑不亢回:“谢公主提点,舒清注意。”怎不初晴是存羞辱,是有必了些十几岁的姑娘无谓的口舌争。

初晴激的语言让身边的玄邢微微皱了眉头,让他眼前的素衣女子奇。慕容舒清的名字他不是有听,年前轩辕逸曾经说刁蛮恶,不久前霍子戚说聪颖奇特,前两日初晴说平庸无趣,今日却是淡雅从容。面明显的挑衅羞辱,既不羞愤尴尬,不气恼回击,本些女孩间的争吵十分反感的他,现在颇具兴味。

李忧雨就是不慕容舒清那副闲适的子,若不是,霍子戚一定住在,是让慕容舒清破坏的。今既公主整治,推波助澜了,是初晴身边,柔声羡慕说:“公主说有理,您佩戴的条珍珠项链圆润光盈,颗颗匀称饱满,绝非凡品,但不是每人拥有像公主名贵的华服首饰的。”说完,不忘有意无意向慕容舒清。

初晴听李忧雨的夸奖,很受,摸着己脖子的每一颗有拇指般的珍珠项链,傲慢笑:“你说的是实,若是慕容姐有,本公主赐你几件,不至失礼。”

初晴那施舍的子,让绿倚握紧双拳,说:“我姐不需。”

绿倚冷硬的语气让初晴一愣,旁边的李忧雨次在进京的路就丫鬟的慕容舒清冲突,现在绿倚无礼,马皱眉叹气:“公主,慕容的丫鬟就是的,主子同桌食,主子说话的候随便插嘴,完全不主子放在眼。”

“人,给我掌嘴。”初晴本就存找慕容舒清麻烦的,现在听李忧雨一说更是不快,连丫鬟敢说话,今非教训不。

“是。”身的宫女恭敬行礼,向绿倚走。

慕容舒清将绿倚拉至身,挡在的前面。绿倚是怎了,平乖顺温柔,进退宜,怎几句气话就让失控了?

慕容舒清的维护让宫女有些难,不敢再。毕竟是祁府,动手打祁的人,是伤祁的姐不代。

宫女站着不动,初晴喝:“你等什,掌嘴,奴才就是教训的。”就不信,堂堂公主教训一奴才不行!

初晴动怒,宫女再不敢迟疑,扬巴掌向绿倚脸挥。

一双纤长素手抓住了宫女的手,慕容舒清皱眉,了一句话就打人,皇威仪真是气势凌人,的力打在脸,非肿几不。拦宫女,慕容舒清迎初晴傲慢不满的眼睛,不失恭敬,却已有些动怒说:“公主教诲舒清记了,我的人就不麻烦公主调教了。”

居公顶撞,初晴正口呵斥,玄邢在一旁悠说:“晴儿,我是祝寿的,不是惹的。”

除了皇帝哥哥,邢哥哥是最忌惮的,母最宠邢哥哥了,是他在母面前说的不是,母说不定就不让宫了。收敛了嚣张的气焰,初晴撅着嘴,拉住玄邢的衣袖,撒娇:“皇兄,人哪有,我是不些奴才不懂规矩已。”

头又始隐隐痛的慕容舒清,不再与他周旋纠缠,微微欠身,说:“不打扰各位贵客,舒清告辞了。”

说完,些公主王爷一眼,带着绿倚,翩离。

无礼的行,惹初晴睁双眼,气顾不公主的威仪直跺脚。一旁的玄邢则满眼含笑,若有所思注视那抹墨绿青影离。

一路走回叠翠宿,绿倚默默跟在慕容舒清身,低着头,一句话不说。慕容舒清在叹了口气,丫头不知又在些什别扭的了,刚安慰别公主的言辞生气,宿门前两高的身影已经向走。

定睛一,是轩辕逸裴彻,按理说他不在前厅送礼,闺阁院干什?

“清儿。”轩辕逸刚口说话,原跟在慕容舒清身低头不语的绿倚忽抬头,脸满是委屈气愤,冲他面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你干什,是因你,不是你,姐怎受的侮辱,公主就了不了吗?姐身的素衣每一件是蚕银丝所制,不知比那些锦缎玉帛名贵少倍。像那的珍珠,送给星月姐玩,我慕容嫌,总是你的错。”

绿倚一口气说又急又乱,轩辕逸听满脸暗黑沉,裴彻则是一脸不明所。慕容舒清一愣,肆无忌惮笑了。你象一名震的将军被丫头劈头盖脸痛骂的子吗?真的很笑。

绿倚骂完了才意识己干了什,不知是气愤是尴尬,满脸通红冲进了叠翠宿。

裴彻笑着脸色沉的轩辕逸,问:“绿倚是怎了?”

慕容舒清不容易缓了笑意,听裴彻一问,忍不住嘴角又勾了,似笑非笑指指空,说:“,气太热了。”

气热?见鬼了,快深秋了,哪热?是问绿倚比较容易,裴彻留一脸笑意的慕容舒清脸色黑的轩辕逸眼瞪眼,己走进了叠翠宿。

轩辕逸的脸色晴不定,慕容舒清不招惹他,勉强收住脸的笑意,打算越他,回叠翠宿再睡一觉。

惜未抬脚,轩辕逸冷傲的声音从头顶传,“初晴难你了?”

难应该算不吧。慕容舒清不在意笑:“有,公主是我讨论女子服饰的问题。”

在绿倚气急败坏的责骂声中,他基本听了一概。不肯说,轩辕逸不再问,是脸依旧不快。

沉默片刻,轩辕逸说:“申我便前往临风关。”

原一直微笑的慕容舒清,听了他的话,微微皱了眉头。十日前听消息,苍月国内有明显的兵马调动,是有,东隅竟因此派轩辕逸驻守临风关,慕容舒清有些不认同说:“苍月现在虽有异动,却未与东隅正面宣战,你

(本章未完)

第31章 引为知己(2)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