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霜天别院(3)

蒙面人就坐在院中,不。慕容舒清快步身边,刚才那声脆响,慕容舒清有些担忧问:“你伤哪了?”

见蒙面人素手轻扬,将脸的面巾扯了,一张明艳倾城的脸露了。虽脸已经满是薄汗,脸色略显苍白,但仍是满不在乎笑:“除了手断了外,什!”

果是西烈月,怎说是未的一国君。毫无形象言,甚至是有些耍赖坐在,慕容舒清头疼苦笑:“你是给我惊喜吗?”

西烈月知己现在一身的狼狈,是并不意,坐在,完全有的意思,嘴不忘调侃:“你不我,我有夜探香闺了。”若不是因疼痛不断渗的薄汗那已经不动弹的右臂,那惬意的子,你误是坐在高贵的床榻与你闲聊。

“不错,调侃,伤不重。”慕容舒清笑摇摇头,底是君王命,再怎狼狈,仍是尊贵逼人。慕容舒清伸手扶了一,将带屋的软榻坐。西烈月的手不治不行,是若回京城请夫,一一回,有三四辰怕是不了。筋骨错位的伤,炎雨应该治。

慕容舒清了,无计施,炎雨说:“炎雨,你给吧。”炎雨立在门边,并未回答,筋骨错位他说是常便饭,是他本并有打算替西烈月治疗。现在慕容舒清已经了话,炎雨回身走西烈月身边,查的伤势。

炎雨抬西烈月的手臂检查错位的关节,突袭的疼痛让皱了眉头,但是却有声音。待疼痛稍稍平复一,西烈月躺在软榻,低声问:“你认识那男人?”

伤筋动骨的疼痛,就是寻常男子承受不住吧,西烈月从始至终有叫一声。的坚毅韧,是一国君从就必须磨炼的吧。慕容舒清轻叹,君不易,明君,就更是不易了,那无的权力与尊贵背,付的是常人不见不的艰辛。

轻轻拭额的汗,慕容舒清淡淡回:“算是吧。”

有候,有一很奇怪的感觉,他,似乎认识了很久一般,从一次见面,就莫名相信他不杀,那感觉很微妙。

西烈月忽笑了,饶有兴趣说:“冷傲狠绝,长不赖,我喜欢。”尤其是那双眼,让抹那层寒冰,他染火的热情是什。一边说着,西烈月一边揶揄打量检查伤势的炎雨,啧啧叹:“你身边的男子是类拔萃,怪不你挑!你侍卫就很不错。”

话音未落,炎雨一力,将错位的骨头接了回,再懒西烈月一眼,转身了屋。

咝——毫无防备剧痛,让西烈月疼龇牙咧嘴。

慕容舒清却毫不同情,谁让一副色女的子,所有的男人是有爪子的猫吗!炎雨有给一剑就已经是很客气了。的手应该了,慕容舒清懒再理,己斟了一杯清茶,靠在矮几旁笑:“不是海域,你不肆无忌惮。”

西烈月轻轻转动一手臂,基本已经接了,除了有些疼痛外,已无碍。身慕容舒清身边,劫了手中的茶,一口饮尽。西烈月方侃侃谈,“在你面前我不需伪装,其实你我一,己操控的东西决不妥协,不同的是我掌握在手中的,是我的国,你掌控的,是你己的人生。”

慕容舒清微怔,抬头西烈月信了的眼,是一知什的人。

两各具风华的女子相视笑,有真的不需说太,尽在那寥寥数语、眼神间,便已经彼此明了,或许就是所谓的知己吧!

西烈月了色,月已西斜,放手中的茶杯说:“我走了。”

“你的手才刚刚接,休息一儿再走吧。”从回京城,快马两辰。

西列月有停脚步,走至院中,才回头身的慕容舒清无奈笑:“今夜我若是不回,果你知。”有任妄,是人总有己的责任需承担。

是啊,西烈月身份特殊敏感,容不一丝差错。了轻点一头,慕容舒清不再挽留。

“走了。三日,东郊凌山,我等你。”说完,西烈月头不回转身离了净水雅絮。

慕容舒清苦笑,是张狂,让你连拒绝的机有。有候,若是西烈月有轩辕逸的将军,是皇被气死?是将军吐血?

“炎雨,派两人暗中护送回。”慕容舒清伸了伸懒腰,不觉中,庭前的菊已不再明艳,在冬日阵阵寒风中,显憔悴无助。冬算是真正了吧!风了,夜更深了。

已是午,在一有阳光的日子,寒风似乎更加肆虐吹拂。是一夜的间,秋便已经远。一路行,满的菩提树叶宣告着冬的脚步。慕容舒清吸了吸鼻子,似乎又有些着凉了,刚才绿倚差点不让门。不已,有穿了厚厚的棉袍。

眼前是那片梅林,是感应冬的气息,几枝红梅枝头怒放,那傲挺立、热烈红艳的早梅,迫不及待展示着迎风傲雪的姿态。不最耀眼的,是梅林深处那抹艳红身影。

今的他依在画,凛冽的寒风他似乎不,仍是那件红布轻纱在随风轻舞。

慕容舒清低头己,相较,一身厚重的棉袍就显有些臃肿笑。拾脚边一枝飘落的红梅,慕容舒清轻抚梅瓣,浅笑立楚吟身,有打扰他画的兴致。寒风中,一红一白两人影背立,一专挥毫画,一寄情梅林风华,仿佛互不相干,殊不知,却已是寒冬梅林中谐的一景。

“你敢?”楚吟有抬头,手中的笔似有生命般挥洒,笔走游龙。低低的声音轻羽毛,让听的人随动。

慕容舒清转身,不在意脚就是杂草,盘腿坐,一手轻晃着手中的梅枝,一手轻托腮帮,耸耸肩,有些无奈笑:“办法,次的茶我有喝完。”泉葚的香醇真是让人怀念。

最一笔勾勒完毕,楚吟放笔,依是不再一眼,视线转向身轻松在的慕容舒清。今扎了两条辫子,全身裹在厚厚的白衣棉袍中,有一张素净的脸露在外面。总是清清淡淡的模,不聒噪,不张扬,超越年纪平静,让他注意每日必现,却是远远站在菩提树的女子。

祁睿昨应该警告,有今,且是闲暇轻松坐在他面前。楚吟在慕容舒清面坐,漠的眼流动着似有若无的兴趣,是那低低沉沉的声音慵懒说:“你不怕我?”

近,他完不像是真人,与他面面坐着,慕容舒清的视线有些不知往哪放。果说安沁宣生就是打击女人的信的,那楚吟,让间的男女黯失色。

“若是你让我给寒梅做花肥的话,请先让我喝完杯茶。”怕不怕他呢?喜怒无常的人,慕容舒清是无意招惹的,是在,楚吟他虽冷漠,无视生命,但是却不是喜欢滥杀无辜的人,因他不屑。

楚吟低笑声,他有久有遇有趣的人了?将手中刚泡的泉葚递慕容舒清面前,一边己沏茶,一边说:“说你的目的吧。”

慕容舒清接泉葚,清醇的茶香在鼻尖环绕,有喝,就已经醉人了。浅酌了一口,慕容舒清直言不讳:“一,了泉葚。二,了净水。三——奇你。”

他倒是有浪费泉葚招待,敢在他面前坦白己目的的人,真是不。楚吟笑眼前陶醉在茶香中的女子,他举手中的白玉茶杯,有些漫不经回:“你很坦白。泉葚你喝了,你说的那女孩的脸无法治,除非换脸。至我,探究我的人,结果有一。”

不言喻的那结果,慕容舒清是明白,不关的并不是,放手中的茶,慕容舒清微微皱眉,“你是说,植皮的方法治净水的脸?”

“你相信?”植皮?很形象的比喻。他说的方法,别说是普通人,就是那些所谓的名医世,认是方夜谭,丫头,居理解他的意思,了一贴切的说法。

慕容舒清笑:“什不?”在现代医中,是很常见的治疗方法,是有代的医疗水平达做外科手术的高度。

“我很奇,你治病救人的标准是什?”些世外高人似乎有一些怪癖。

“情。”

“我猜

(本章未完)

第41章 霜天别院(2)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