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再见贤翌(1)

从那夜,净水就有再见祁睿,任他在门外呼唤,净水不搭理他,惹祁睿坐立不安,就在他快抓狂的候,慕容舒清阻止了他冲进的脚步。

“我劝你是不进的。”慕容舒清立院门,将祁睿莽撞的身影阻隔在了净水雅絮外。

“什?”次说完,就跑了,现在又不肯见他,他有些悔,若是不听清儿的,不让净水知真相,直接告诉治的脸,现在是不是就不是的境了?

祁睿现在六神无主,中的法毫不掩饰表现在脸。是,爱名义的欺骗让真相变吗?不,那的净水不比现在快乐,一面有人因受伤的实,且是不挽回的实。

寒风中,慕容舒清并有退让,迎着祁睿狂乱的眼神,淡回:“现在需安静思考,你帮不了,我谁不行,有己。我做的就是在做决定全力支持。你是先回吧。”

祁睿说什,却又无从说。注视着院内那抹素衣身影,瘦了。什他间有的磨难呢?祁睿紧握的双拳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他终深吸了一口气,决转身离。

慕容舒清立门边,微仰头,冬日的阳光并不热烈,却依够温暖人。满园的菊花已经渐渐凋零,是仍有几枝固执绽放着,木坐的净水遥遥相,一素净高洁。慕容舒清相信,的品行一坚韧。

又是一日,绿倚一早就见净水是昨日一般坐在那,像从有动,不吃不睡,绿倚劝慰,却又不知从何说。慕容舒清身边,言又止:“姐,净水……”

慕容舒清给了绿倚一抹安的笑容,回:“。”

嘴虽说,是慕容舒清很清楚,净水的情况很不,连绿倚了。绿倚着脸色苍白的净水,呢喃:“我不明白,少爷净水真实意,根本不在乎的脸,净水若是不执著面,他已经是让人羡慕的一了。”

慕容舒清微微摇头,轻柔的声音似乎在轻吟,“正因净水感受了祁睿的真,才更给他完的己;在份爱面前,才更觉己有瑕疵。是完全明白,爱的真谛并不在面。”

不让再了,慕容舒清净水身边坐,冰凉的石板让慕容舒清觉寒意侵人。净水却在坐了不知久。轻拍的肩膀,良久,净水才缓缓抬头,毫无焦距慕容舒清清丽的眼眸。

等渐渐恢复了神志,慕容舒清扬一抹温柔的笑花,轻松说:“净水,今陪我走走吧。”

不知是被慕容舒清煦的笑容所感染,是逃离脑中挥不的矛盾挣扎,净水爽快回:“!”

慕容舒清带着净水了霜别院,马车缓慢行驶在林荫,两边的景色,算不秀,胜在清丽。净水除了门,略显有些人气外,现在又恢复了在净水雅絮的子,木注视着前方。慕容舒清了,让炎雨掉转车头,朝另一方向驶。

马车不再像原那缓慢行驶,是在山急行,两边的景物飞快闪,枯叶一片片扬。颠簸的山路,让净水渐渐回神,扶着微晃的车窗,带着疑惑,声问:“姐,我是哪儿?”

慕容舒清淡淡回:“凌山。”三前,西烈月邀约,本并不赴约,是今日带了净水门,那见一见无妨。一,凌山风光闻名遐迩;二,让净水见识一西烈月那般不一的女子,或许一些启示。

很快,马车慢慢停了,慕容舒清率先利落车,伸手将净水扶,净水踌躇了片刻,才缓缓了车,今门,忘了戴面纱。

两人才刚站定,不远处凉亭,传一记响亮的调侃声,“你架子太了吧!太阳快山了。”

张狂的调笑声,慕容舒清不陌生,除了西烈月,再有什女子豪迈奔放了。净水听声音,则是反一僵,马躲了慕容舒清身,手轻捂左脸,是那爽朗笑声的主人,又有着淡淡的奇,是微微探一点头,暗暗打量不远处凉亭笑怀的绝色女子。

慕容舒清懒搭理,牵着净水的手,缓步进了亭子。

才刚入亭,一略带惊疑的男声迟疑响,“是——秦公子?”

慕容舒清抬头,一双深沉难测的眼。是那日在西烈月画舫见的男子,他虽脸流露淡淡的惊讶,眼中却是波澜不兴,仿佛有什是他掌控不了一般,简单的靛紫长衫,更是显示着他的风雅。

慕容舒清并未推托躲避,是前一步,微微点头笑:“贤公子有礼了。”

贤翌拱手回礼,仔细着眼前素颜墨、浅笑轻吟的女子,摇头轻笑:“你竟是女子?贤某眼拙了。”他一始有所怀疑,男子少有此恬静清雅的,是谁承,一女子逛青楼,一掷千金一曲?果特别,难怪他从那离总莫名。

慕容舒清笑,女扮男装有被人认,身女人不知算是幸是不幸。不不猜,拜西烈月所赐,贤翌眼中的精光已经让知己又一次引了男子的注意,淡笑回:“贤公子谦。”

两人礼尚往,西烈月,就是他手,怎不提供机?色,懒懒打断两人无味的话,说:“你些虚礼说完了吧,再不山,黑了。”听说凌山落日有惊世,不错。

慕容舒清不再贤翌寒暄,点头附西烈月的说法,牵着净水,了亭子。

西烈月兴致颇高走在最前边,身边跟着不离身的红衣女子焰,慕容舒清拉着净水,缓步跟在面。贤翌着一群女子,笑问:“步行山,你受了吗?”凌山号称近郊最高的山脉,姐丫鬟的走?

西烈月率回头,声笑:“郊游赏景,坐马车有什意思!吧,舒?”说完,不忘话题丢给慕容舒清。

慕容舒清苦笑,虽曾经说己叫秦书,是一定叫“舒”吗?有一唐晓晓就已经够了!

面前峰峦叠翠,高耸入云,有西烈月的功夫,爬山顶,说是有些困难,不的景致若不徒步细,陷身其中,又怎领略它的钟灵神秀!慕容舒清询问了一眼身边的净水,几的精神不是很,比较担。

或是因奇西烈月,或是被眼前青翠的景折服,净水情稍了些,轻轻点头,慕容舒清才浅笑回:“我同意。”

贤翌微微挑眉,既两位姐有意见,他唯有从命了,做了一请的姿势,贤翌笑:“那走吧。”

刚刚山,不是很陡峭,几人赏景闲聊,倒不觉累,走了差不半辰,山势似乎渐渐陡峭,景色越见秀。慕容舒清一路拉着净水的手,忽,净水停了脚步。慕容舒清累了,是细,一直盯着远方的林间。

贤翌西烈月本在谈笑,忽停了,放慢了脚步,随着的视线。

见青山绿水间,有两人蹒跚行,渐渐走近了,才清是一老夫妻。两人脸已雕刻满了岁月的痕迹,纵横的皱纹,几乎掩盖了两人的面容。老爷子背背着一捆干柴,应该是在附近的山捡的;老妇人紧紧跟在一旁,一手托住老爷子身的干柴,一手衣袖轻轻他拭寒冬中依渗的汗珠。两人一路行,并有说什话,是缓缓走着,仿佛每一,他是相携走。

直他走远,净水仍是注视着那早已无人的远方,沉默不语。慕容舒清担轻唤:“净水?”

良久,净水才声说:“他很幸福。”

慕容舒清收回了视线,淡淡笑:“是啊。情所情,并不是因它的轰轰烈烈才让人驰神往,是那细水长流般的眷恋,才是所系。”的感情,才是真正的相濡沫吧。

“所系?”慕容舒清的低语,让净水原无神的眼,凝聚着点点的疑问,低喃着最一句话,似乎了什,又似乎仍是不解。

净水不语,慕容舒清不催促,是静静陪在身边。难的是,身的西烈月不催促,是微微蹙眉头,似乎在什烦恼。

贤翌安静立在一旁,向慕容舒清的眼神中透着些许玩味。

午的深林是颇寒冷的,并未狂风,是清风扑面,让人不由感觉清冷。净水终抬头

(本章未完)

第44章 怪异师徒(2)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