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圣旨难违(2)

慕容舒清微微低头,一是一国君,一是宫主,有一是辅国将,什,说话的份,所非常安分着己的脚尖,听着他暗潮汹涌的话,是见识见识宫廷风雨。反正在宫待一段间,已定局。

顾倩云头疼着两一身是火的男人,叹了一口气,从中调解:“逸儿,哀刚才与你母亲商量了,既是皇赐婚,婚礼必是隆重热闹些的,明日亲,太仓促,委屈了舒清。不,让舒清在哀身边待一段间,示轩辕的重视,待你准备了,再亲不迟。”说完,顾倩云顺势问,“皇是意思吧?”

玄终转身,轻轻捋了捋衣袖,脸已是一派的平静威严,现在的他,就是一副帝王的子,他慢慢踱龙椅坐,朗声说:“苍月受降,非将军不,将军处理了军务,再回京亲,才是两全其。难将军让文武百官、百姓认,轩辕了一己,罔顾百姓?”

低沉的男声掷有声,慕容舒清闭目养神的眼微微睁,玄的招棋狠,果光是治轩辕逸什罪名,怕他的格,根本不屑一顾。今玄是轩辕的名声压制他,是着他母亲的面,就算轩辕逸再怎桀骜,不不顾及父亲的名誉。

果,轩辕逸的双手不觉紧紧握了,一却无语。

,一直慕容舒清一静立一旁的宋凌秋稍稍前一步,向玄行了一礼,才不急不慢,但是却吐字清晰说:“皇说在理,是,有一臣妾不明。”

宋凌秋在先帝在位,就被册封一品诰命夫人,故此,殿,是说话的。玄虽知所问,必是他不愿回答,但是,嘴仍是说:“夫人请说。”

宋凌秋朗声说:“入宫礼,期一月已是极限,三月期,虽是皇祁我轩辕的莫恩宠,但是却理不合,改半月,岂不更妥?”

虽算不咄咄逼人,但是宋凌秋所言,实在是在求玄更改旨意,是话,不仅让玄皱了眉,就是轩辕逸的脸色不怎,母亲此言,即是同意了舒清入宫,是间少的问题。

慕容舒清知,是目前解决此的一最方法,己有,玄,竟是此的坚决。虽说一切给轩辕逸处理,慕容舒清本打算一切随他,是局势,再说,谁有处。慕容舒清进殿,一次抬了头,满脸云的轩辕逸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再说话。

慕容舒清有些紧张盯着轩辕逸,害怕他依故我,在眼光视良久,轩辕逸闭了眼睛,紧握的手慢慢松,慕容舒清终松了一口气。

进宫三月,确实理不合,玄有立场坚持,顾倩云快快解决掉,是游说:“皇宣慕容舒清进宫礼,是做给百官的形式已,半月足矣。”

终,玄冷冷丢一字,“准。”

宋凌秋爽利说:“谢皇,那臣妾半月,进宫接慕容舒清。”

顾倩云悬着的总算放了,笑:“了,就定了,舒清就住在祥瑞宫陪陪哀,你放,哀照顾的。”话是说给轩辕逸听的,希望半月不什差错,不,怕轩辕不善了。

玄拿书案的毛笔,不再向殿内的众人,一边写着,一边着轩辕逸说:“将军准备苍月了,方瞳快临风关了,将军尽早处理吧。”

有在一旁磨墨的童阜,皇握笔的手,是的力,仿佛将它折断一般。

轩辕逸并未言,是冷冷回:“臣告退。”在经慕容舒清身边,稍稍停顿了一,抬头,给了他一安的笑容,声说了一句:“等你回。”轩辕逸紧绷的脸,才慢慢舒缓些,步离了御书房。

待宋凌秋请辞离,顾倩云有让玄慕容舒清有说话的余,有些疲惫着说:“舒清,随哀回宫吧。”

“是。”慕容舒清慢慢跟在顾倩云身,,从今,在太眼中,恐怕是一相让人头疼的人了。

初春的早晨,阳光温暖轻柔,祥瑞宫正东方,正将阳光引入室内,坐在内室,就感受春光无限,殿外的风光一览无遗。

慕容舒清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草木清香扑面,是南方更适合一些,满目的新绿,总让觉神清气爽。再一月,满院的梨花就应该了吧,满树雪白芳蕊,必定是一番让人动的景吧。

“舒清平在,常做些什?”内室的矮几前,慕容舒清顾倩云面坐,矮几,放着一壶新茶。几缕阳光透薄纱,映在茶壶,白玉般的壶身染流光溢彩。

账本。眼睛着阳光绚丽的茶壶,慕容舒清在轻笑着回答,但是嘴不说,浅笑着回:“书,有练一儿字。”其实不算说谎,刚慕容的候,每基本是在账册,掌柜中度的。有了冯毅、覃锐他,星魂渐渐长了,己就管少了。

顾倩云满意点点头,微笑说:“哀听说了,你在祁相寿宴写的一副联,在文武百官中,是颇受评。”前些年,老是听初云丫头说舒清怎无才无德,就奇怪,月儿虽说早,女儿不至此不堪吧?现在,定是初云嫉妒,信口胡说。

若不是形势所逼,不那风头,现在,三人虎,倒是了了不的才艺了。慕容舒清此不愿说,微笑回:“是在外公的面子,才意褒奖已。”

壶的茶香已经幽幽飘散,算算间,茶叶应该已经完全舒展了,若是现在不喝,再泡,口感就微涩,茶汤不鲜亮了,那便是浪费了壶的龙诞新茶。

素手轻抬,慕容舒清将壶中的茶水倒,浸泡白玉杯,片刻将杯子捞。将茶完全倒,再倒入沸水,执茶壶圆形手法轻晃壶身,让茶叶与热水更充分接触,动轻柔舒缓。慕容舒清太己各倒了一杯,将茶杯轻轻推顾倩云面前。

淡淡的鹅黄茶汤,在白玉杯,隐约泛着淡淡的新绿,幽的茶香并不十分浓郁,清雅怡人,顾倩云轻抚茶杯,温度刚刚。

一生,见少女子,光是宫中的,哪一不是各具风姿,思玲珑。但是着静坐眼前,嘴角似乎永远轻轻扬的女子,顾倩云承认,是女人中的精品,与貌无关。难怪轩辕逸恨不马娶进门,就连皇儿……

茶汤入口,味甘回甜,沁人脾,顾倩云慕容舒清娴熟的动,笑问:“舒清泡茶?”喝茶的姐,见很,泡茶的,倒是少又少,更别说,做有感的,就更不见了。

慕容舒清轻抿了一口,才方回:“平喝了,懂一些。”说泡茶,是绿倚更有分,己教一些,揣摩研究,现在泡的茶,才是一分嫌,少一分嫌少,恰处。

两人沉浸在茶香的甘中,秋容在屏风外声禀报:“太,皇娘娘、淑妃娘娘、德妃娘娘、冷妃娘娘、蓉嫔、冬嫔、柳嫔、慧昭仪、颜昭仪、舞婕妤、欣婕妤、黎人,在门外候着,给您请安了。”

惜了壶茶,慕容舒清轻轻身,的场合,并不适合再坐着,退旁边宫女所站的位置,才站定。顾倩云似乎有些意犹未尽,挥了挥手,有些不耐说:“宣吧。”

不一儿,秋容身,跟进一群人,是的,一群。

虽说,玄一国君,在位将近十年,有十几嫔妃,已经是数量很少的了,除他是太子就已经纳的皇及德妃、冬嫔不算,他称帝,纳了不十名妃,并且将三年选秀改五年一选,见他是一不贪恋女色人。是十几人加各带的宫女,一齐走进,就是相壮观的情。

慕容舒清不觉往退了一步,满室的彩衣锦缎,珠宝金饰,晃眼花缭乱,眼前谓环肥燕瘦,女云,就是身边的宫女,花似玉。是真的应了那句花眼乱,几乎不清的长相,不再虐待己的眼睛,慕容舒清轻轻垂了头,安静站在秋容身。

品级宫位站,除了皇三妃是半跪着,其他嫔妾及宫女全双膝跪,整齐说:“给太请安,太贵体安康。”

太微微点头,说:“免礼,赐座。”

“谢太。

(本章未完)

第84章 圣旨难违(1)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