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将计就计

“慕容舒清参见皇。”一早,皇就派人祥瑞宫将请了,虽不明白皇意何,是了。

毕芯穗一脸笑意,情似乎非常愉悦,甚至迎了,拉着慕容舒清的手,将扶,笑:“舒清你了,不必礼了。”

慕容舒清有些不在轻轻抽回了手,毕芯穗突的热情,觉有些蹊跷,脸却仍是微笑着,随殿前坐。

“本宫今叫你,是谢谢你送的蚕丝棉。”毕芯穗一边说着,一边向身的宫女说,“人,茶。”

慕容舒清总觉今的毕芯穗有些不劲,一间,又不知是哪不劲,应付回:“皇不必太客气。”

不一儿,侍女端两杯热茶,毕芯穗笑:“听说慕容姐是惜茶、爱茶、懂茶人,本宫有一的外邦进贡的陈茶,请姐品尝。”

“谢皇。”慕容舒清轻掀杯盖,一股醇香浓郁的茶香迎面扑,光是闻味,竟让人感微醺,茶汤暗红,却清澈鲜亮,确实是的陈年老茶。浅尝了一口,茶味甘,回味悠长,口留余香。慕容舒清笑:“果是茶。”一般很少喝陈茶,今日,确实别有一番风味。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一宫女慢慢进入殿内,在皇面前行了跪礼,声说:“启禀皇。”

毕芯穗有些不耐,却仍是一脸威仪问:“什?”

“初晴公主的侍女传话,请慕容姐升云宫。”

请?慕容舒清轻轻勾角,什候始,受“欢迎”了?

毕芯穗着慕容舒清,讪笑:“不知丫头又搞什,一定是因轩辕逸的关系,弄你。”

慕容舒清但笑不语,昨晚淑妃的话伤了初晴的,女孩怕是找气吧。无初晴纠缠些争风吃醋,所并不说话继续品茶,现在身在皇宫中,一切是由应付。

毕芯穗慕容舒清并不回话,是懒懒挥挥手,说:“回了吧,就说慕容姐在本宫品茶,空。”

宫女一脸难不敢抬头,说:“是公主说姐不,就祥瑞宫等姐回。”

位公主是不善罢甘休了,罢了,耍不什花,最不就是逞口舌快。慕容舒清不舍放手中的茶杯,身笑:“公主邀请,舒清是一趟吧。”

毕芯穗无奈笑:“,吧。”

慕容舒清了飞凤宫,毕芯穗脸高雅的笑容立刻隐,轻轻靠向背的椅子,毕芯穗疲惫闭眼睛。

慕容舒清,你别怪本宫,一切,因你的存在,已经伤及国运,本宫身一国母,不饶你,不,很快就结束了,你不很痛苦的。

跟在初晴的侍女身,慕容舒清并不急着走,几乎是一步三停闲晃着,侍女有些不耐烦,却不敢催促。两人走御花园,前方一袅娜的身影迤逦行。

待人走近,慕容舒清微微眯了眼,躬身行礼:“慕容舒清参见柳嫔。”身的宫女赶快半跪着行礼:“奴婢参见柳嫔。”

柳璃霜了跪的婢女一眼,微微抬手,着慕容舒清说:“免礼,姐哪?”

慕容舒清浅笑着回:“升云宫。”

柳璃霜轻轻点头,回:“那就不打扰姐了。”

就在柳璃霜与慕容舒清马擦身的候,忽,踩己垂的流苏,叫一声,“啊——”

慕容舒清连忙接住倒向怀的柳璃霜,担问:“您吧?”

柳璃霜扶着慕容舒清的手,勉强站,才抬脚,却又疼站不住重新倒向慕容舒清。试几次,柳璃霜疼皱着眉,困难说:“本宫的脚扭伤了。”

慕容舒清一手扶着的手,一手轻轻揽着的腰,说:“舒清送娘娘回宫吧。”

柳璃霜有回话,初晴的侍女却立刻说:“慕容姐,我公主等着呢。”若是请不慕容姐,公主非扒了的皮不。

慕容舒清却并不理,扶着柳璃霜,淡淡回:“麻烦你你公主说一声,舒清送了娘娘回宫,就。”

“是——”

侍女再说什,柳璃霜冷冷说:“怎,你让本宫瘸着腿己回宫?”

“奴婢不敢。”侍女立刻跪了,宫,什人不随便罪,更别说是两年,深皇喜欢的柳嫔,是一直未有所,不晋升四妃不是有的。

“走吧。”

侍女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着急立刻跑回升云宫向公主汇报。

才刚走进藏霜殿,柳璃霜立刻慕容舒清怀站直身子,抓着的手,激动叫:“主子。”

慕容舒清叹了口气,说:“我说了少遍,不叫我主子。”代的人,怎倔?

柳璃霜低头,并不回话,在中,慕容舒清是救全的恩人,就是的主子。年,身户部侍郎的爹爹,被冤枉贩卖国库存粮,在东隅,是重罪,满门抄斩。已经是待选秀女,母亲花了很钱才买通宫的官吏,在皇旨前,将偷偷放了。

一路逃亡,不放年迈的父母,是己又不知应该何救他。逃花,向父亲年的友求救,结果,不仅救父母,差点丢了命,就在慌乱奔跑的候,撞了一辆纯黑马车——

是慕容舒清花了无数的金钱力,帮父亲洗刷冤屈,己因皇觉愧柳,一入宫,就给婕妤的封号。主子安排在宫的人很照顾,不,不活今不知,更别说封嫔。

慕容舒清又倔犟低头,见己说的听不进。

觉女子坚韧聪颖,父亲确实刚正不阿,需在朝廷有人,才帮了他,谁知,女子便是了了。

仍是扶着的手,慕容舒清担问:“你的脚吧?”刚才的确听骨头错位的声音。

柳璃霜摇摇头回:“,主子千万不初晴那。”

慕容舒清将扶椅子坐,不解问:“什?”就是故意扭伤脚的原因?

“昨日……”

柳璃霜在昨日离飞凤宫,就见初晴一身狼狈跑了进,觉很是蹊跷,悄悄跟了进。隐身树丛间,见一群宫女奴才被赶了,更奇所说的内容,待宫女奴才退了宫外守着,才走窗,却让听见了皇初晴的话。

听完柳璃霜的述说,慕容舒清久久不语,良久才轻轻说:“你是说,皇我的命?”

“是。”

原,那杯陈茶,居了药,单独服食不有,但是果再吃了升云宫的糕点,那就是致命的毒药,且是慢的,难察觉。慕容舒清冷笑,,己倒是有机见识了一番宫中,此迂回却狠辣的手段。

果是一国母,果是一皇,了所谓的国利益,皇室的体面,了一无辜女子的命。在目中,或许觉己是伟的,但是,在慕容舒清,却是泯灭人。怒极反笑,慕容舒清轻柔笑:“真是热闹。”他倒是夫妻同,一的命,一的。

慕容舒清眼神犀利着殿外,说:“既我的命,我的行踪一定派人跟踪,我先走了。”

柳璃霜拉住慕容舒清的手,担问:“主子您?”

“不。”慕容舒清轻轻摇头,轻声回,“因我在路晕倒。”既游戏始了,总不一直是他在玩。

走门边,慕容舒清忽回头,说:“有一件情,我请你帮忙。”

“什请您吩咐。”一定竭尽所。

慕容舒清了,说:“让皇知,皇让我服食蒙草,将我送宫。”果,毕芯穗就此罢,不难,但是果仍是置死,那,不软。

“是。”

“你己。皇有什异动,你再告诉我。”忽觉很累。

“慕容姐晕倒了。”

“晕倒?”毕芯穗一双凤目微眯,怎晕倒,服食了岫蔺,有岫水同食,不中毒,更不晕倒?难是中途了什差错?

“晕倒?”玄拿着毛笔的手一顿,怎无缘无故晕倒?

“晕倒?”初晴圆睁着的眼睛有着疑惑、无措,有一点惊恐,慕容舒清,怎

(本章未完)

第88章 怒由心生(2)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