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海阔天空

今日,慕容舒清很早,有两,就是宫的日子,该的应该快了吧。亲手沏了一杯龙诞,慕容舒清站在窗边,让晨光洒在脸、身、,暖洋洋的,照人直睡觉。慕容舒清拨弄着茶叶,并不急着喝,任淡淡的茶香环绕身畔,沁人脾。两气晴暖,早春的梨花已经跃跃试,淡淡的雪白娇蕊奋力绽放着,虽不灿烂,却在那份努力舒展的脾。

慕容舒清享受着花语茶香,殿门却轻轻打,一悦耳的男声轻笑着问:“舒清,身体点了吗?”

终是了,慕容舒清微笑转身,回:“很了。”

今精神很,长长的丝轻绾着,在微风中飞扬,闭目沐浴在阳光中的子很,有些缥缈,像一幅水墨画。端着茶,慢慢走,在圆桌前坐,玄轻轻抬手,童阜将手中的药放在桌,便躬身了殿外。

慕容舒清了一眼桌的浓黑药汁,几喝的药差不,不同的是,今送药的,是今皇。

在慕容舒清身边坐,玄轻柔说:“朕知你不喜欢宫,很快你就了。”他让从此生活恬静无忧。

慕容舒清轻轻挑眉,笑:“是啊,有两。”子,玄是今就。端桌的药汁,慕容舒清着玄,淡淡问:“是给我喝的吗?”

玄着眼前的药汁,喝,一切很。轻轻点头,玄回:“是,喝了你就的。”

慕容舒清轻抚着药碗,浓黑的药汁,在白玉碗的映衬,泛着幽深的波澜。扬了一抹绚丽的微笑,低喃般轻轻说:“你我,真。”,一口饮尽碗中的浓黑药汁,一股辛辣气由喉间流淌。

玄被的笑容震动了魂,从有他笑,是何,他忽有一胆战惊的感觉?着空碗塞己手,玄不安的似乎了一些安慰,很快就属他了。

握着慕容舒清的手,玄宠溺问:“你喜欢南方的旖旎是北方的恢弘?”他带着游历名山川,喜欢的。

慕容舒清并有挣他的手,是含笑着,眼带着柔的光芒。玄情更了,一定是蒙草了,,含笑着他。轻抚着慕容舒清柔的脸颊,玄轻柔说:“你的字写很,空闲的候,我一习字。”

玄沉溺在与慕容舒清平相处的景中,并有注意笑越吃力。直慕容舒清脸色有些苍白,在初春的早晨,额间竟满是薄汗,玄才觉不劲,轻拍着的脸,问:“舒清?你怎了?”难蒙草人的身体有损?

慕容舒清暗暗深吸了一口气,压腔燃火般的疼痛,依轻笑着,是有些勉强。轻轻抬手,拂玄微微皱的眉头,低声说:“你不怕,我喝了蒙草,忘了他,忘了你,更忘了我己?那,你处积虑的,或许是一块鸡肋已。”

知?那什喝?玄震惊慕容舒清的话,但是让他更在意的,是鸡肋说。握着慕容舒清的肩膀,玄掩盖不中的急切,“不的,你忘了他,才乖乖待在我身边,我疼你,宠你,爱你,给你的一切。”

疼……慕容舒清抓住桌布,虽已无力微笑,但仍是淡淡问:“包括由吗?”

由?什是所谓的由,就是逃离他?慕容舒清的一句话,彻底激怒了玄,让他忽视慕容舒清泛青的脸庞苍白的色,他摇晃着慕容舒清的肩膀,狂暴低吼:“什?什你一定逃离我?”

他的暴力,让慕容舒清本就疼痛的身体再经受不住,慕容舒清觉血气扬,一抹鲜血的角滑落。暗红的血渍,间一滴一滴落,滴玄的手,他才被手背的温热惊醒,玄惊慌问:“舒清?舒清你怎了?”

血并有停止,仍是不断从慕容舒清的边滑落,玄一次觉己的似乎随着流淌的鲜血变冰冷,一边擦着慕容舒清角的血渍,一边厉声喊:“人,人,传御医!”

童阜被命令留守在殿外,忽听玄的怒吼,连忙进入殿内,见慕容舒清毫无血色软倒在皇怀,皇则是满手的鲜血,脸色不比怀中的慕容舒清,满目的狂乱。他吓赶紧冲殿外,让人通知最的御医前,生什他不明白,他知,慕容舒清千万不死,不——他不敢象。

怎?玄搂着浑身冰凉的慕容舒清,脑中根本不思考,是不住说:“舒清,你不有的,不。”

皇药,果厉害,慕容舒清觉全身无力,冰凉的感觉似乎将淹,腔火烧一般的感觉倒是不似刚才强烈。慕容舒清低喘着,力抓紧玄的手,虽吃力,却仍是一字一句说:“原,你的,是我的命。”

虽知,一切是皇做的,但是,变今,玄才是最终原因,既他说己有爱,那,就死在他手,死在他怀。他一辈子忘不了在他怀死的情景,该是他最的惩罚。

玄紧紧抱在怀,痛苦说:“不,舒清,你不死。”冰冷的体温烫人的鲜血,煎熬着他的,他现在希望,不死,不的方式离他!

慕容舒清轻咳一声,不断涌的腥燥气,让慕容舒清将一口鲜血喷玄的口,暗红的血,一朵鬼魅的花朵,炙艳浓烈。

慕容舒清轻轻将贴在玄耳边,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说:“你永远,永远不我的,因,因你……不配。”

不配——

玄觉像被挖空了一般,痛苦着手中软倒的身躯,留给他一抹仿佛解一般的浅笑,便闭了双眼,任己怎呼喊,怎摇晃,不再有回应。

“不——”

童阜带着御医进入殿内,听见一声痛苦的低吼,震所有人愣在那,有一人敢前打扰那满目情殇、痛苦哽咽的帝王。

玄嘴角的血渍擦干,却仿佛永远不一般,血仍是顺着他的指缝滴落。童阜咽了咽口水,胆战惊前一步,战战兢兢说:“皇,御医了。”

御医?玄忽回神,站在门边的御医吼:“快,快,朕活着。一定救活。”一定的,一定。

御医旨意,立刻围着慕容舒清脉,皇却不肯放手,将抱在怀,不住拭血,嘴不断叫着“舒清”。

几御医轮番脉,每人的手几乎是颤抖的,皇怀的人他知,先不管与皇间生了什,让皇般狂乱,单就的身份说,是有万一,轩辕逸祁不善罢甘休。

待五御医诊脉象,相视一眼,五人低着头,退一步。玄他几站在一旁,却不救人,厉声怒:“救,你杵在那干什,救人。”

皇怒,五人立刻跪了,不是他不救,实在是——

他仍是不前一步,玄隐隐感觉了什,抱紧怀中的慕容舒清,玄带着轻颤问:“怎了,你说话。”

五人一眼,最由御医首林太医艰难抬头,回:“慕容姐中了剧毒,脉象气息——全无。”

东隅二百三十四年三月,慕容长女慕容舒清,殁宫中。

同年四月,苍月言无信,再次兵,将军轩辕逸力战苍月,在最的战役中,敌帅尤霄死将军剑。回程途中,将军遭敌方伏击,殁临风关。

京城外悦客栈。

往常一,不的客栈厅,聚集了很路的商贩旅客,路途无聊,聚在一闲聊,是些百姓寻常。是今众人讨论的话题,却是今京城乃至东隅国内最热门的件。

一穿着蓝衫的书生不敢相信叹息:“怎?皇不是一向仁慈高贵的吗?怎做?”

坐在右边的一中年男子嗤笑:“唉,些宫的女人,狠毒着呢!”女人围着一男人,不耍机玩手段才奇怪呢!

与他同桌的男子兴致勃勃听着他说话,有些担拍拍中年男子,说:“点,别乱说话。”

中年男子却不意,灌了一口酒,有些义愤填膺说:“我说又错,怜了慕容姐,亲了被害死。轩辕将军国捐躯了,真是一同命鸳鸯。”

听,

(本章未完)

第89章 将计就计目录+书签-->